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普万象

细微的干扰更容易分散注意力

令人分心的事物有很多种形式——鲜艳的颜色、闪光和响声——这类事物相对于周围环境越“突兀”,就越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

2.jpg

想象一下你下了班,开车回家,自在地穿梭在拥挤的街道中。现在想像两个场景:第一个,你的电话响了,震动着亮着光,明显有电话来了。第二个场景,你注意到手机屏幕闪了一下,进来一条短信。这两个场景中哪个更影响你开车呢?新研究表明,我们的行为和认知对干扰的反应存在差异,干扰越是细微,对行为的影响反而更大。


你也许认为电话更影响注意力。但最近发表在《当代生物学》的研究结果则认为不是这样。95个志愿者参与了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的心理学家杰夫•莫赫(Jeff Moher)和宋朱铉(音译,Joo-Hyun Song),以及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布赖恩•安德森(Brian Anderson)的实验。他们发现微妙的干扰和明显的干扰虽然看上去不同,但前者更容易使我们的注意力从正在做的事上转移到干扰物上。


让人分心的事物有很多种形式——鲜艳的颜色、闪光、响声——这类事物相对于周围环境越“突兀”,就越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分心的事物引起的反应也因人而异。当某人发现自己对某个事物特别感兴趣——酒精、香烟、或是金钱——这些东西就特别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力。之前的研究发现酗酒者更容易注意到周围事物的变化,如果这些事物与酒有关。


在这项试验中,研究人员想知道不同的干扰对在做不同事情的我们影响有多大。毕竟这些干扰在我们被动地看电视和开车时造成的影响是不同的。


他们设计了四个实验。前两个实验中,研究人员设计了一个较弱干扰和一个较强的干扰:实验者指出红色圆圈可以被奖励2美分,指出绿色圆圈则可以得到10美分。这个练习告诉他们绿色圆圈更有价值。在习得这层关系后,第一组的参与者完成了一组需要在一堆灰色的物体中指出特别图案的实验。第二组参与者的任务是通过按键判断在多种图形中显示的线条是平行还是垂直的。在这两组实验过程中,一半会显示更有价值的绿色圆圈和价值较低的红色圆圈,另一半作为对照将不会显示这两种圆圈。


在(第一组)指出实验中,相比于价值大的干扰物,价值小的干扰物出现时,这项任务中手部动作的偏差——即指向干扰物的程度更大。在(第二组)按键实验中则出现相反的情况——相比弱干扰的物体,强干扰物出现时受试者的表现更差。换言之,在需要做出动作的任务中,体积更小而且不太重要的干扰物更容易吸引注意力,而在只需要观察的任务中则恰好相反。


两组实验者重复了相同的行为和认知实验,不过在这两组实验中,研究人员用了颜色而非金钱奖赏作为干扰。在这一系列实验中所有屏幕中显示的物体都是红色的,干扰物为蓝色或粉色。蓝色相比于粉色,与红色的差异更大,所以是较强的干扰。较弱干扰的粉色物体比起较强干扰的蓝色物体更容易干扰指示动作。反之,蓝色物体比起粉色物体更严重地削弱了认知的准确度。金钱奖赏实验和颜色实验具有相同的结果,这表明,不同种类分散注意的事物都具有类似的干扰效果。


据未参与实验的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of Toronto)实验心理学家蒂姆•韦尔什(Tim Welsh)所说,这些发现也许会改变研究人员的认识方式,让他们重新审视是什么影响了行为和注意力。“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重拾把认知、注意力和行为视为互相分离的过程的旧模型,但这引发了另一个观点:行为系统的表达方式与认知系统不同。”他说道。


为什么我们对干扰的反应不同呢?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大脑有一个阻止干扰物干扰工作的抑制过程——例如开车时是否该接电话。但这个过程只在特定的范围生效,因此细微的干扰依然会影响到我们。“我们还并不确定这个过程是什么,但发现该过程的神经机制是我们下一步研究方向。”宋说道。如果这个抑制过程存在,它则显现于行为系统中而非认知系统。我们的大脑也许已形成了这个体系,因为行为通常与生存息息相关。“适应性的行为通常与寻找食物和避免成为其他动物的食物有关,”莫赫说,“所以如果你看到无关的干扰时,更重要的是不要让行动被它们吸引。”


莫赫认为行为和认知的差异随着我们从笔记本电脑过渡到平板电脑会变得更加重要,因为这个过程让我们与屏幕的互动从间接转变为直接。这在注意细节的工作中尤其重要,比如机场安检或放射医学检验。检查包裹寻找炸药,或是医学扫描中寻找肿瘤——也许在屏幕上圈出可疑的东西会容易遭受较小干扰的影响,然而被动地审视整体图像更容易被较大干扰所妨碍。注意这些细微之处也许会帮助我们提高工作的准确度。


虽然注意我们身边即刻的威胁很重要,比如迎面驶来的车,但是我们周围大多数刺激物和手头的工作并不相关。我们的大脑可以屏蔽干扰——但似乎我们没在意的事物是最影响我们注意力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