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免疫疗法投资经历细胞因子风暴

今天免疫疗法投资如同免疫反应失控的细胞因子风暴看的令人惊心动魄。陈颂雄的免疫疗法公司NantKwest创纪录IPO,募集2.07亿美元,市值一度超过30亿美元。默沙东以6.05亿收购以色列生物技术公司cCAM,获得另一个免疫哨卡抑制剂,CEACAM抗体CM-24。赛诺菲则出资18亿美元把整个抗癌药研发外包给再生元,主要开发PD-1抑制剂。

1.jpg

NantKwest的前身是默默无闻的ConKwest,被陈颂雄收购后改为现在的名字,为了和其核心技术Natural Killer细胞技术合辙押韵(都是NK)。陈是一医生,早年发明一种胰岛移植技术但好像因此惹了官司。后来成立注射剂公司APP挣了不少钱,但成为巨富是因为Abraxane,以29亿美元卖给赛尔基因。


陈认为现在免疫疗法没有泡沫,而且他的NK细胞比CAR-T更好。一是NK细胞能选择性识别肿瘤细胞而不会袭击正常细胞,二是NK细胞不需要从每个病人提取,而是可以批量生产。当然陈有一系列过度推广自己技术的历史,Abraxane是个例外还是他真有火眼金睛几年以后可见分晓。


默沙东显然是把免疫疗法作为头号战略重点,前一阵已经卖了CGRP抑制剂。但除了和Opdivo打的不可开交的Keytruda,他们的抗癌产品线相对空虚。Keytruda虽然第一个在美国上市,并在黑恶略微领先,但在更大的肺癌却是落后于Opdivo,在其它肿瘤的竞争中也落后6-12个月。所以补充点后备力量意料之中。施贵宝、诺华也先后收购了IDO、STING抑制剂补充产品线。


赛诺菲和再生元在PCSK9的合作显然很是愉快,通过一张优先评审卷第一个在美国上市。但赛诺菲自己的研发乏善可点,自波立维过世后靠胰岛素支撑,但和Mankind的合作项目吸入胰岛素Afrezza表现平平。再生元则是研发高手,其CSO最近成为史上第一个研发十亿富翁。他们最成熟的抗癌在研药物是PD-1抑制剂。作为单方这已经太晚了,但和其它自主产权抗癌药的组合却依然有很大市场前景,这也是赛诺菲打开钱包的原因。

1.png

最近免疫疗法投资如同免疫反应一样高强度、高速度。PD-1抑制剂和CAR-T的成功令整个制药工业对广泛意义上的免疫疗法信心百倍,和免疫疗法相关的项目无论收购和IPO都频繁创纪录,令部分投资者担心这个领域是否存在泡沫。


罗氏、礼来、葛兰素的CEO最近都在公开场合指出这个市场存在泡沫,当然有人说这些公司是因为没赶上大潮说葡萄酸而已。我认为在制药工业亟需颠覆性大领域的时候出现免疫疗法几乎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泡沫。一是免疫疗法范围很广,二是已有哨卡抑制剂和CAR-T两个成功先例,大家不把所有相关的免疫疗法试个遍才是意外。但20年后回头看这些疗法没有大量失败案例也是不可能的。根据历史上新技术起伏的规律,现在的投资者可能是在即将出现的低谷中被惩罚的那一拨。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