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艾尔健405亿美元出售仿制药业务,5.6亿收购Naurex转向创新药

昨天制药巨头艾尔健宣布以405亿美元将仿制药业务卖给梯瓦,而以5.6亿美元收购抑郁药研发公司Naurex。多余的400亿美元现金据艾尔健CEO讲不会用于还债,而是会用于收购价值链上游的创新药物资产。梯瓦则放弃了401亿收购Mylan的计划。

1.png

艾尔健CEO Brent Saunders是个极具才华和创新能力的制药领袖。虽然只有45岁但已经买卖了总值达1500亿美元的制药资产。现在的艾尔建几年前还是一个名为Watson的卖仿制药小企业,经过几次并购已经成为行业巨头。出售仿制药后新的艾尔建将进入创新药领域。


今天福布斯的Herper报道艾尔健可能用这笔现金收购百建或艾伯维,也可能和辉瑞合并。但根据Saunders的理念他收购必须在合适的时间收购合适的资产,所以随机性较强,难以预测最后结果。现在生物技术股持续走高,最近礼来、罗氏、葛兰素CEO均在不同场合认为生物技术存在泡沫。所以我认为艾尔建不大会收购以现在热门药物为核心的企业,我看葛兰素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艾尔健这个理念似乎和收购Naurex一致。Naurex在开发NMDA受体调控剂。这个项目起源于几年前的一个临床偶然发现。2004年耶鲁的科学家发现氯胺酮可以治疗重度抑郁,而且起效迅速。通常几小时就见效,这和传统的抗抑郁药的几个礼拜有很大区别。氯胺酮是NMDA受体拮抗剂,但半衰期很短,只能输液,而且有致幻副作用。原来百特的CSO Riedel和西北大学的一个教授受这个发现启发成立了Naurex,试图找到可以口服、副作用小的类似物。他们的两个主要产品(一个注射、一个口服)已经在小型临床试验显示统计显着疗效。Naurex共募资1.6亿美元,今天以5.6亿头款加未公布的里程金,算是很成功的投资。


当然这里面变数还有很多。氯胺酮虽然是NMDA受体拮抗剂,但针对这类所谓biogenic amine受体的药物极少有选择性很好的,而且即使针对同一受体下游通路应答随配体不同完全不一样。发现氯胺酮的抗抑郁疗效但不知其准确机理好比你知道一个人身价5亿,但不知道这人是干什么的。


你怎么能让他身价提高到10亿呢?如果这人是个球星你让他去哈佛商学院学两年,或者这人是华尔街大佬但你让他练耐力那无法优化他的身价。所以如果NMDA受体确实是氯胺酮的疗效原因,这些产品可能彻底改变抑郁的治疗,NMDA受体也会成为热门靶点。但如果疗效不是来自NMDA受体,那么这些产品成功的可能和把大药厂赶出这个领域的那些失败产品无本质区别。


事实上阿斯列康曾有一个类似产品,结果在三期临床未能显示疗效而被终止。抑郁药开发的安慰剂效应是有名的难题,小型试验中观测到的疗效未必能在三期重复。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强生虽然也跟踪氯胺酮这个重要发现,但选择了一个保守的策略,即开发其中一个对映体,而且得到FDA突破性药物地位。如果Naurex产品失败,肯定会有新的假说来解释氯胺酮的疗效,但是否有人敢跟踪就是另一回事了。今天艾尔建以收购Naurex进入创新药我认为显示了他们超群的前瞻性。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