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达安基因原高管暴富疑点多 潜伏子公司赚11.5亿

在A股上市公司中,高管持有公司或者子公司股票实现暴富的神话不在少数,现在达安基因又上演了这样的“好戏”。辞去公司副总职位的高管李明潜伏公司控股子公司达瑞生物多年,所持股权目前估值已经超过10亿元。而在这背后,违规代持、母子公司同业竞争等疑点开始浮出水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深入的调查和详尽的采访,试图拨开重重迷雾,为读者还原事件背后的真相。

1.png

这又是一出A股上市公司高管的暴富神话。


7月9日,A股市场中的基因测序龙头——达安基因持股47.71%的达瑞生物在新三板挂牌。而已辞去公司副总职位但仍担任研发总监的李明,已经潜伏达瑞生物近12年,持股市值约11.5亿元。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深入研究调查后发现,李明暴富的背后,不仅牵扯出其前期蹊跷代持,国企高管违规持股的问题,还有达瑞生物与达安基因业务的种种关联等疑点。


研发总监潜伏达瑞生物


2015年2月7日,达安基因发布达瑞生物增资扩股的关联交易公告称,达瑞生物为完善股权结构,优化公司治理,以满足未来经营业务和发展规划的需要,拟申请其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同时定向发行股份,引进9家战略投资者,实施增资扩股方案。


达瑞生物本次拟定向发行351.11万股,每股价格为79.11元,募集资金2.78亿元,9家战略投资者中的广州安健信医疗健康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广州达安京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余江安进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安健信、达安京汉及余江安进均是达安基因的关联企业。


在本次增资前,达瑞生物的股权结构是达安基因持有53.01%股,余江信诚创业投资中心(以下简称“余江信诚”)持有46.99%股权,而在增资完成后,达安基因持有达瑞生物股权下滑至47.71%,余江信诚持股为42.29%,依然是达瑞生物前2大股东。


公告信息显示,达瑞生物为达安基因的控股子公司,成立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为3160万元,现任法定代表人为李明,主营业务为优生优育和定量免疫领域诊断试剂及相关仪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主要产品主要包含试剂和仪器两大类。《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达瑞生物招股书发现,2013年2月,李明以“李仪”的名义设立个人独资企业余江信诚,余江信诚分别于2013年2月、11月受让孙启鸿、李仪所持达瑞生物股权。


股权转让后,余江信诚成为达瑞生物股东(持股46.99%),李仪作为名义投资人代李明持有余江信诚权益,并间接持有达瑞生物股权。2014年9月,李仪将余江信诚投资人变更为李明。


达瑞生物招股书显示,李明于2007年4月就职于中山大学达安基因股份有限公司,任达安基因副总经理、研发总监。2014年9月至今兼任达瑞生物董事长。2015年7月15日,达安基因公告称,2015年董事会收到副总经理李明辞职报告,李明因工作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位,但仍担任公司研发总监及达瑞生物董事长职务。


400万变11.75亿的暴富神话


在对达瑞生物招股书的研究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余江信诚持有达瑞生物46.99%股权,2014年9月,李仪将余江信诚投资人变更为李明,由此李明从幕后走向了前台。


但从达瑞生物股权变更的历史来看,前期持有达瑞生物股权的两个自然人李仪、孙启鸿,其背后全部是帮李明代持的股份。《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03年8月达瑞抗体(达瑞生物前身)成立之初,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其中达安基因出资40万元,李仪、孙启鸿分别出资30万元,从后期股权变更看,这60万元出资,实际上是由李明支付。


而在达瑞生物股权变更历史中,2003年9月,达瑞抗体第一次400万元增资,由达安基因认缴;2006年8月22日,达瑞抗体增加注册资本330万元,增加注册资本由李仪、孙启鸿以技术出资,此后达瑞生物又经历了多次股权转让。2014年9月,达瑞生物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股本为3160万股,其中达安基因持股数量1675.1792万股,占53.01%;余江信诚持股数量1484.8208万股,占46.99%。由于余江信诚是李明独资设立的企业,因此李明仅有60万元的现金出资,以及330万元技术出资。


在本次达瑞生物增资扩股中,广东中联羊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达瑞生物股东全部权益于2014年7月31日的市场价值进行了评估,达瑞生物的股东全部权益于评估基日的账面值为4535.31万元,评估值为1.5亿元,评估增值9927.2万元,增值率为218.89%。


此次增资扩股的各个投资方在评估结果的基础上共同协商约定,以每股价格79.11元认购达瑞生物本次定向发行股份351万股,募资约2.78亿元,其中,351万元用于增加达瑞生物注册资本,剩余2.74亿元计入达瑞生物资本公积。


此次增资扩股完成后,原股东同比例稀释股权,达瑞生物的注册资本将由3160万元增加至3511万元,达安基因直接持有达瑞生物的股权由53.01%下降至47.71%,余江信诚持有达瑞生物的股权由46.99%下降至42.29%。


而按照此次新股东每股79.11元的入股价格估值,余江信诚持有达瑞生物的估值高达11.75亿元。2003年60万出资,2006年330万技术出资,在本次引入战投后,幕后老板李明在达瑞生物的估值已经达到了11.75亿元。


高管持股涉嫌违规


实际上,2003年8月,达瑞生物成立之初,李明就通过李仪、孙启鸿代持达瑞生物的股权。2013年2月,李仪将持有41%股权转让给余江信诚,同年11月,孙启鸿将持有的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余江信诚,由此达瑞生物的股权结构变更为了达安基因53.01%,余江信诚持股46.99%,这样的股权结构直至2015年初,达瑞生物引进9家战投。


而余江信诚是在2013年2月由李明以李仪的名义设立,2014年9月,李仪将余江信诚投资人变更为李明。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证券律师认为,对照南方医科大学的体制背景,李明当年与李仪、孙启鸿之间错综复杂的股权转让关系,有可能是在规避当时的法律法规。但由于不清楚具体情况,不便作过多猜测。


“我个人认为,达安基因应该披露李明与余江信诚的股东关系。”该律师表示,关联关系判断依据之一是,双方直接或间接持有第三方股份达到25%以上,达安基因和李明直接或间接持有达瑞生物100%股份,因此达安基因、李明和达瑞生物三方构成关联关系,达安基因需在公告中披露达瑞生物与李明的关系。


既然未涉嫌违规,李明为何要辗转由他人代持达瑞生物的股份?记者发现,李明潜伏在余江信诚、李仪、孙启鸿幕后,或许是为了规避国家相关部门对于高校领导校外兼职的禁令。


前述资深证券律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去年教育部门两次发布《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深入推进高等学校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的意见》、《教育部关于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及领导干部深入解决“四风”突出问题有关规定》,强调高校领导干部不得在经济实体中兼职和领取报酬,李明在达安基因、达瑞生物任职涉嫌违规。


根据中共中央纪委、教育部、监察部《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反腐倡廉建设的意见》(教监【2008】15号),学校党政领导班子成员应集中精力做好本职工作,除因工作需要、经批准在学校设立的高校资产管理公司之外,一律不得在校内外其他经济实体中兼职。确需在高校资产管理公司兼职的,须经党委(常委)会集体研究决定,并报学校上级主管部门批准和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备案,兼职不得领取报酬。


记者发现,除了在达安基因、珠海南医大生物医药公共服务平台、广东华南新药创制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身居要职以外,李明最为知晓的身份是南方医科大学生物技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在招股书中,达瑞生物也对李明的任职一事有所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7月15日达安基因发布了一则副总经理辞职的公告,李明因工作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职务,不再担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但仍担任公司研发总监及控股子公司达瑞生物董事长职务。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