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质疑:大脑植入物控制罪犯“改邪归正”?

电影《发条橙》里的问题男孩Alex,犯下施暴、强奸、杀人等累累罪行后锒铛入狱。为获得减刑,Alex自愿成为“厌恶疗法”的实验对象,作为“实验小鼠”最终被改造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法接近女色、对社会无害的“新人”。

1.jpg

现在随着生物科学的发展,电影里的桥段投射到现实中。


目前正投身于竞选美国总统的作家Zoltan Istvan于7月21日在Motherboard在线发表了一篇关于给犯罪分子大脑植入物对其控制取代死刑主题的文章。文章中提出一种技术——大脑植入物——能够对十恶不赦的罪犯“洗脑”,让他们成为正直善良的人。这是一种能替代囚禁或者死刑,以全新的方式帮助罪犯改邪归正。Zoltan Istvan信奉“超人主义”以达到活着体验世界的初衷。


Zoltan Istvan的观点


未来二十年内,我们将可能研发出大脑植入物,能够向大脑传输信号以控制失控的脾气和暴力行为,甚至于不堪的想法。这种技术会引发一个思考:替代死刑,我们应该改变他们的让他们变成好人吗?


头部植入芯片技术已经被用于医疗领域:成千上万的人借助植入物治疗耳聋、癫痫症或者阿尔兹海默症。随着数百万的政府资金投入到大脑研究,大脑植入物即将到来。


会有人抱怨植入物过于极端且有伤害性,但是转变罪犯的思想有利于社会的和谐。这种技术可以通过基因工程,纳米技术或者甚至是超级药物获得。事实上,很多罪犯服用过一些辅助控制心智或者行为的药物。毕竟,一些人相信很多暴力犯患有精神病。


质疑之声,来自Amanda Pustilnik


Amanda Pustilnik,马里兰大学法学院教授、哈佛大学法学院法律和应用神经学的高级研究员。


第一、植入物不是等价替换死刑的方法


首先,Istvan对死刑目的存在认知错误。如果只是想控制人们的行为,那么监禁他们就可以。死刑代表着最重的刑罚,让那些行为已经严重违法且不被宽恕原谅的人受刑。


Pustilnik 说:“给大脑植入物以控制行为的观点,忽略了借助监狱等设备我们已经控制了罪犯这一事实。”。


第二、大脑植入物还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技术并没有达到Istvan描述的水平。Pustilnik 说:“二十年,我们也许会研发出比我们现今想象的更好的技术。如果这些技术按照文章构思的脚本工作,那么社会惩戒秩序必将被打乱。”但是基于目前有的信息,我们离这种遥想还很远。


即使我们掌握这种技术,它会牵扯道德和法律方面的顾虑。在技术实施之前如果得不到罪犯本人的同意就是违法。即使他们同意,手术带来的任何可能或者费用问题仍然受到质疑。目前,因为它会剥夺囚犯的认知自由,美国法律对之禁止。


第三、罪犯不是都有精神病


Pustilnik认为罪犯之所以犯罪不是因为神经与普通人不同,只是由案发当时所处的环境和所面对的境遇导致。可能一百万个罪犯中仅有一个是暴力心理变态。这种心理变态分子需要被监禁或者借助某种生物技术的控制。但是普通罪犯,例如吸大麻或者偷窃或者打了别人的脸,这些占了多数的人并不需要给大脑植入“从良”技术。


小结


大脑植入物不能应对所有的刑事司法问题。Pustilnik认为,借助技术帮助改正罪犯的最好办法是更好地调用我们已有的——实现身体相机或者GPS手链脚铐等。此外,政府应该给予刑满释放的人提供住房帮助和心理咨询服务。这些简单有效的方法有助于终结犯罪恶性循环。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