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一个年青孩子如何击退艾滋病:只感染病毒却不发病

1996年,一个婴儿在出生时感染了艾滋病毒(HIV),立即就开始接受抗艾滋病药物(ARV)的治疗。但是,在该孩子6岁时,她的家人不顾医师的劝告,停止了治疗。12年后,这个法国女青年仍然是健康的,她的血液中没有可检测到的HIV。今天,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国际艾滋病大会报告的这个罕见病例,可能会对其他HIV感染人员,在没有ARV药物控制他们的感染时,提供有助益的线索,以及为艾滋病疫苗的开发提供新的思路。

10.jpg

该病例为早先报告的自己管理控制本身HIV感染,增添了新的内容:这些所谓的特异控制者(elite controllers),他们从未接受过治疗,仍抑制病毒于低水平,她类似于那些治疗后控制者(posttreatment controllers)中的“密西西比婴孩”,她在18月龄时停用ARVs,仍保持无HIV 2年以上。2013年时,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个婴孩可能已经治愈,但其在停止治疗27个月后,HIV返强复制。


位于巴黎的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免疫学家阿塞尔·萨兹-希利雍(Asier Sáez-Cirión),在报告她的情况时说,这个法国女青年,很明显没有治愈:研究人员在她的免疫细胞中,发现了一些HIV DNA的强烈信号,这些HIV DNA可容易地引起病毒的产生和复制。萨兹-希利雍首次阐明了HIV感染的孩子放弃治疗后,仍长时间处于缓解的情况。他说:“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一些线索,可能来自于称为维斯孔蒂群组(VISCONTI cohort)的HIV成年感染者,他们停止ARVs治疗后,仍保持没有病毒许多年。正如,萨兹-希利雍和其同事们于2013年3月出版的《公共图书馆·病原体》(PLOS Pathogens)中所描述的,这些成年人在感染后不久,即开始ARVs治疗,并使他们的治疗平均坚持3年。论文发表时,这些人已平均停用ARVs 7年。萨兹-希利雍和其同事们的维斯孔蒂群组,现在的病例数已增加到了20个。


维斯孔蒂群组的成员明显地不同于特异控制者,有1%的HIV感染者,尽管从未接受过治疗,他们体内却一直没有高的病毒水平,即使在感染的第一个星期也这样,虽然没有可以用单因子来解释特异控制者抑制HIV的异常能力,不过许多遗传素因可使人具有高水平的CD8淋巴细胞,CD8淋巴细胞可识别HIV和使细胞免被HIV感染。


治疗后控制者,如维斯孔蒂群组中的人,感染后不久就有高病毒水平,以及他们的免疫系统迅速地恶化。矛盾的是,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免疫系统的遗传本底,对HIV倾向于只有微弱的适应性免疫反应。


萨兹-希利雍考虑,他们可能正在从更原初的和较少强力的“固有”免疫系统得到帮助,固有免疫系统是一个抗击侵入者的前线防卫体系。研究人员怀疑,人类具有很小的病毒DNA储藏库,固有免疫系统可能强大到足以控制HIV的程度。维斯孔蒂群组成员在感染后,很快地就开始治疗,以以致使那个储藏库一直没有放满的机会。


另一方面,有些不合常理,治疗后控制者的微弱免疫反应,甚至在开始药物治疗之前,可能会促使限制人体病毒储藏库的容量。HIV优先地靶向和感染CD4白细胞,CD4白细胞可帮助细胞抵抗感染。CD4对病毒的反应微弱,意味着病毒感染的靶细胞较少。萨兹-希利雍还指出了第3种可能性:一些治疗后控制者出现被较弱型病毒感染——HIVs突变导致病毒的易错复制。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负责人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说,他被新的法国病例所吸引,觉得她与密西西比女孩适于归类在一起。福西说:“某些事是有关很年青人们免疫系统的问题。”“密西西比女孩,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们不会置之不管——27个月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何种原因还不知道,密西西比女孩保持病毒控制的方式,可能与这个法国新病例一样。我的思路是完全开放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