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政策法规

卫计委:全国医院将建立新的统一评价体系

着新医改的深入和城市公立医院改革步伐的加快,公立医院已发展至新的历史阶段。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如何对公立医院乃至整个医疗服务体系进行科学的规范和引导已引起政府、医院及研究人员等业内各界的关注。


7月22日,由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主办,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协办的现代化医院评价与评估高峰论坛举行。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疗管理服务指导中心(以下简称“国家卫计委医管中心”)主任赵明钢在为论坛致辞时指出:“要改变过去抽样式、随机比对的检查,因为这种方式的准确性差异很大。未来对医疗机构的评价应该是基于数字、科学、规范和准确的评价。评价对象主要包括机构、专科及治疗方案等。对全国医疗机构质量进行评价必须加强质控中心的建设,从国家一直建到地市,横向按照行政层级建,纵向按照学科建。”


他强调,未来对医院的评价是基于数据的,因此国家卫计委医管中心正在全力以赴建设国家医疗数据中心,挂靠在北京大学。除了制定大型医疗机构的评价指标体系,国家卫计委医管中心还制定了地市级医疗机构评价指标体系,以便统一全国医疗机构的评价体系。


坚持医院的自查自评


在这一新的评价方法的指引下,国家卫计委医管中心制定了《委属委管医院绩效评价与考核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据悉,《办法》及相关指标体系推行的第一步是,由委属委管医院对照详细的评价手册进行自查自评。


而医院绩效考核评价和结果将与委属委管医院的预算、发展规划编制、重大项目的申报相结合,特别是将建立相关公示制度,让委属委管医院之间可以相互交流学习。


与过去评价非常不同的是,未来的医院综合评价,包括基于病种对比的医疗服务能力分析和基于DRGs的医疗服务绩效分析两大部分,将充分运用大数据理念,依托国家医疗数据中心。


对于《办法》中提到的让委属委管医院自查自评的原则,清华大学中外医院评审评价研究中心主任刘庭芳表示认同。“医院的评价是专项标准,无周期性,与医院等级无关,更要强调医院内部的自我评价。”


在国外,医院进行内部评估是整个评价体系中非常重要的内容。加拿大的医院评估包括两大类:第一类是授权及实施全国统一性的外部评估;第二类是医院进行内部评估。


德国的医疗机构认证体系包括KTQ(德国医疗透明管理制度与标准委员会认证体系)及ISO认证体系。它们都不是国家标准,是医院自愿参加并在德国医疗行业中北普遍运用的认证体系。


将价值观引入医院评价


刘庭芳介绍,在国际上医院评价的模式共有以下八个特点:以患者为中心;以患者为导向;以独立第三方专业化,权威评审机构为主体;以专业、公正、职业化评审专家为团队;以科学化评审标准体系为基准;以科学有效的评价工具为利器;以指导医疗机构不断开展质量持续改进为使命;以协同医疗机构构建管理长效机制为远景。这些评价模式主要聚焦于安全、质量、服务、成本和绩效。


谈及国内医院评价时,刘庭芳称无论是制定评价政策的主体还是客体都是人,受他们价值观的影响。“价值观对整个医院评价体系的构建,包括标准制定和工具选择都和个人行为关系很大。医院评价标准的权重和聚焦的靶向等都与价值观密切相关。”他强调,医院要将价值观与“围评价期”结合起来,形成“围评价期”医院评价理论矩阵,包括戴明PDCA理论、质量层次论、质量教育论、管理三力论等。


在对医院进行绩效考核方面,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做了很多尝试。2015年该市对22家市属医院制定的绩效考核和评价体系的出发点是按照市属医院的功能定位和发展方向确定个性化指标导向,评价重点聚焦在临床能力建设、重点学科主要科技成果、重点强化的管理项目。


针对当前医患关系紧张的现状,北京市医管局也制定了一系列解决办法。“在医院职能部门设置文件中明确‘医患办’为一级或二级职能部门,组织市属医院医患办成立课题组,对投诉流程、投诉标识、投诉接待部门进行规范。”北京市医管局副局长吕一平提到。


如何将医院评价标准和客观情况结合起来做评估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对此,JCI中国区首席咨询顾问刘继兰认为,医院要把资源可及性、人员能力结合起来,把有底线的内容标准化,而一些软实力的内容则可根据具体情况分析。


北京协和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持相同观点,他指出:“现代化医院评估必须把握客观规律,不能超越国情,重视社会安全网的作用,在医疗质量、安全、服务和效益上不断探索。”(作者:杨永燕)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卫计委:建立两岸医疗信息共同标准

史上最严医药广告发布标准正在博弈

2015版中国药典实施公告引发的争议和讨论

全面二孩政策最快将年内实行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