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医者自白:我为什么放弃三甲医院

一位住院医师,一个故事,一段真情。踏着2015年的步子,关于《有一段人生叫住院医师》的系列报道已经正式开启。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支战斗在医疗岗位一线的生力军,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媒体关注的目光,公众的理解和信任或许是这个社会能够给予他们最珍贵的礼物。他们热爱生活,满怀憧憬,将一腔热忱倾注于工作的点点滴滴,医者之路正扬帆起航。准备好了吗?让我们紧跟他们的脚步,共同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我们期待着一个个年轻的主角跃然纸上,或许,下一个主角就是你。

z.jpg

主人公:徐高洁,2006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现任东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团队长。


主人公自述:


还记得在仁济医院的时候,有一天我上急诊夜班。途经补液室,我被一位年长的补液护士叫住,要求我帮忙查看一下补液室72号座位的一位老太太。


当我来到老太太的身边查看病情时,我发现82岁高龄的老人全身冒冷汗、脸色惨白。我赶紧询问老太太哪里不舒服,她有气无力地告诉我,因为上腹部突然疼痛来看急诊;陪伴在侧的老伴接着说,刚才急诊医生给老太太作了检查说可能是急性胃炎,所以先开了点补液,现在就等验血报告的结果。


问诊的同时,我麻利地给老太太测了血压,发现只有70/40mmHg,而且老太太化验单里面心肌酶的指标很高。我心想:完了!综合老太太的情况来看,她的症状似乎更像是急性心肌梗死!


为了不延误病情,我赶紧和老先生一起把老太太转送到我所在诊室的诊查床上,给她做心电图。不出所料,老太太患有急性下壁心梗伴随频发室性早搏!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心电图刚做完没多久,老太太竟然突发阿斯综合征,于是我赶紧开始抢救。


经过一轮抢救,老太太的神智恢复过来了。我把老太太移送到抢救室里面,并叫来了心内科总值班医生对其进行检查;同时,我将老太太病情危重的消息告诉老先生,并让他通知家里的孩子赶紧到医院来。


由于老太太频发阿斯综合征,在整整2个多小时内,我和心内科总值班医生在急诊室里除了轮番给老太太做胸外按压和除颤,连进一步的处理时机都没有。


好不容易,凌晨3点以后,老太太病情开始稳定了,阿斯综合征发生的频率也降低了。经了解,我才知道老太太一年多来一直会在活动后出现胸闷的情况,她心想可能是自己心脏的问题,就去社区医院配了保心丸之类的药物服用,没有正儿八经地去医院检查。


我告诉老太太的儿子,社区医生可以做些简单的检查与规范治疗的建议,如果能早点发现问题就不会演变成现在这么严重的情况了。但他们告诉我,老百姓到社区医院看病不放心,到大医院看病又要排长队,因此老太太就这么一直拖着,没想到病情已经发展到这步田地,早知道就早点带她来看病了。


让我难过的是,经过了我和数位医务人员一晚上的努力,老太太最终还是没能挨过这一关,第二天早上因为抢救无效病逝了。


事后,我通过多方面了解到,老太太两个儿子的反应的确是当今老百姓看病的一个窘境:大医院人满为患、看病难、看病贵;在社区医院,有经验的医生相对匮乏,老百姓就算是常见病和多发病也希望到大医院就诊治疗,这进一步加重了三甲医院医生的工作负担。这是一个没有期限的恶性循环!


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四年前,我放弃了大医院,连降三级,选择做全科医生。


恰逢那年,党中央吹响了大力发展家庭医生事业的号角,曾经壮志未酬的我,顿时豁然开朗!我还年轻,何不赶上这波浪潮、奋然一搏、为我的青春注入更多色彩?


一转眼,我已在东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了4年,对于我当时放弃了“高、精、尖”的发展平台,却选择了这个“宽、广、平”的崭新舞台,很多人不能理解,可是这一路走来我所收获的感悟,总让我的生活那么充实、心头那么温暖。


2012年,我成为了东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第一任的全科团队长。至今,我已成为近2000个居民的签约家庭医生。我的努力赢得了居民的肯定、赞誉与信任。2013年初,我成为了东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务科副科长,为社区卫生中心的建设和管理出谋划策。


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在东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所取得的成绩,是我在三甲医院所无法取得的。说到这里,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巨杉树。虽然巨杉树的幼苗相当柔弱,但是长大后可高达百米、十人环抱。


我觉得目前方兴未艾、却拥有无与伦比的未来的全科医生之路,就好比一棵巨杉树。我很庆幸自己先踏出了这一步,我深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年轻医生与我们一起迈出青春的脚步,共同筑建全科医生的成长之路!同圆一个“健康梦”,用“健康梦”托起我们的“中国梦”!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社科院专家:三甲医院扩张不利于医改目标实现

互联网医疗模式或将加剧看病难

作为医生,我为什么不愿花“一分钟”帮你看化验单?

挂号难看病时间短?广州48名医生看1万人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