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政策法规

日本5年科技计划放弃增女科学家量化目标引争议

2014年,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学术带头人高桥政代被选为干细胞研究领域的“年度人物”。

1.jpg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再表示,打算“创建一个让女性闪耀光芒的社会”。如今,该国女性研究人员都想知道她们是否被纳入他的愿景中。最近,日本顶级科学顾问小组发布了一份5年期国家研究计划草案。其放弃了长期存在的增加科学领域女性人数的量化目标,并且引发针对该国承诺重塑这个由男性主导的领域的担忧。

  

这份由日本科学、技术和创新委员会(CSTI)公布的草案引发了关于已存在近十年的目标是否为促成改变的最好方法的争辩。“此前的目标所产生的影响并未如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大。”CSTI执行委员、政治学者Yuko Harayama表示,“我们需要分析为何会这样。”不过,日本大学分子生物学家Hisako Ohtsubo认为,放弃目标并不是正确的回应。“没有量化目标,我们担心进步会停滞。”不久前,Ohtsubo和一些同事开始游说CSTI和其他政府官员将这些目标和额外的扶持举措加入将于今年年底制定出台并在明年4月生效的最终计划。
  

在招募女性加入学术和科技队伍尤其是顶尖研究型大学方面,日本持续处于下风。名古屋大学占据领先地位。截至2013年5月,其女性职工占到全部教员职位的14.5%。这一占比在被认为是日本一流高校的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分别为11%和10.6%。日本国立大学协会的数据显示,除去教学助理,日本86所全国性高校中女性教员的平均占比为14.1%。
  

从2009年到今年3年担任名古屋大学校长的癌症生物学家Michinari Hamaguchi表示,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这些数字“是非常低的”。东京大学科技政策专家Sotaro Shibayama和来自意大利都灵大学的Aldo Geuna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女性占到全部教职员工的36%;而在英国、德国和法国,这一占比分别为44%、36%和33%。
  

为帮助缩小差距,从2006年起,日本的5年科技计划将招募女性的量化目标包含进来。例如,2006年被采用的计划要求到2011年女性占加入科技队伍的全部研究人员的25%。它还为特定领域设置了目标,包括在卫生领域女性占30%,农业领域占30%,自然科学领域占20%,工程领域占15%。2011年被采用的现有计划将整体招募目标增加至30%。2013年,日本政府下属性别平等局敦促将30%的目标应用于高校的校长和其他领导职位,而不只是普通教职员工。这一目标的完成时间是2020年,但迄今为止,日本并未处于实现这些目标的轨道上。
  

新的2016~2020年计划草案放弃了性别目标,转而提出到目前为止尚未明确的促进女性发展的策略。这种方法引发一些倡导者的忧虑。作为其中一员,Ohtsubo认为,“量化的目标”对促进女性发展来说是“绝对必要的”。她和一些同事还在推动扩展其他扶持举措。例如,早先的计划鼓励资助机构创建针对抚养完孩子后重返工作岗位的女性的基金,并且放松对青年科学家基金项目的年龄限制,以免使休产假的女性处于不利地位。
  

倡导者指出了一些机构作为典范。在名古屋大学,Hamaguchi创建了一项方案,即在不考虑其专业的情况下,每年招募一到两名有前途的女性研究人员,并且让她们在年纪大的教授退休时填补教职岗位。一个辅导项目鼓励资深女性教职员工同新来的人分享经验,学校则组织领导力研讨会,为女性就任更高职位作准备。它还使日托中心开放的时间变长,并且帮助提供对生病儿童的照料。该中心甚至会派出租车接送在附近学校上学的儿童。
  

Hamaguchi说,为女性提供支持“产生了雪球效应”。例如,2006年,名古屋大学的研究生部生物系只有一名女性教授和一位女性教学助理。如今,该系75名教职员工中,有18位是女性。“学校的肯定性举措带来女性教职员工数量的自然增长。”帮助起草一些计划的分子细胞生物学家Narie Sasaki表示。
  

Hamaguchi和一些人担心,其他地方缺少类似的支持正在导致女性智力资源的枯竭。日本外务省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西方国家以学生、教师和研究人员身份工作的日本公民中,女性占近60%。有一种说法是海外的女性日本科学家都属于精英之列。例如,过去10年,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将其最负盛名的资助项目仅授予了在美国工作的3位日本科学家,而且她们都是女性。
  

HHMI学者、华盛顿大学植物生物学家Keiko Torii说,这或许是统计学上的巧合。但她认为,日本的确需要“一些强有力的政府计划促进女性在科学领域的发展,并且帮助她们及其丈夫平衡好家庭和事业”。
  

来自CSTI的Harayama在东北大学担任了10年的教职。她对这些担忧表示赞同。不过,Harayama担心的是,过于强调量化目标可能导致研究机构只是简单地为女性腾出岗位,而没有解决好很多能留住她们的其他问题。
  

她介绍说,CSTI正在资助一项分析女性如何以及为何选择特定职业路径的研究。一项初步的研究结果显示,在科学界表现突出的年轻女性正在被诸如卫生保健、教学等领域吸引。这些领域会提供证书如教师资格证或从医执照,使女性从抚养孩子中抽身后重返岗位获得一张通行证。“女性在选择职业路径时正变得非常实际。”
  

Harayama还怀疑,很多女性会逃避领导岗位,因为她们发现工作在由男性主导、不透明的决策等级制度中的前途并不是很有吸引力。
  

最终计划将如何鼓励这些变革可能要到今年年末才能明晰。不过,Harayama预测,它将包括“更加具体的行动”来创建一个能有更多女性科学家闪耀光芒的学术界。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