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技术大全 > 医学技能

患者是弱势群体,病情一定要受到医护人员的保护?

s.jpg

在医患纠纷不断的环境中,每天都有大量患者由于病情需要,必不可少地要与医院和医生打交道。


在诊疗过程中,部分患者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我能相信这位医生吗?他能把我的病治好吗?


而每一位医生也会思考这样的问题:我的治疗方法是否能够获得患者的认可?


医生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是由于没有患者的配合,治疗是难以获得成功的。


这时,就出现了一个医患双方都必须直面的问题:

患者是否提供了所有相关的病情资料?包括个人隐私;

医生是否需要将所有病情都直接告知患者本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如何做好患者病情的保密工作。


实际上,医生对患者的病情保密包括两种不同的内容:

一种是将患者的病情作为医疗机密不对外公开;

另外一种是根据患者或家属的要求对患者本人或家属进行病情保密。


医生对患者的病情进行保密、不对外公开是最基本的原则,只要是医生都会这样做。同时,医生坚守职业操守为患者进行病情保密,尤其是对外界保密也是赢得患者信赖的重要原因。


从医学伦理学的角度讲,患者是弱势群体,一定要受到医院以及医护人员的保护。试想,如果患者知道自己希望保密的病情通过医院其他途径走漏消息,患者对医院以及医生的信赖就降到了冰点。


很多年以前,我为一位 16 岁的高中生进行了隐睾的外科手术。手术前,患者本人以及家属均获得了病情告知,手术后一切正常。但是有一天高中生患者找到我要求为他保密,不让前来探望的同学知道具体病情。


对于泌尿外科医生来讲可能没有把隐睾当回事,但是对于一位 16 岁的高中生来讲可能就是天大的事,担心将来会受到别人的嘲笑。


为了配合这位高中生,当时护士长专门临时取消了床头卡(含有疾病诊断信息)。当然,同学们走了之后马上又还原了床头卡。后来,这位高中生患者满意地离开了医院。


这件事实际上反映的是在不影响医疗安全的前提下,如何应对患者的诉求,最大限度地保护患者的隐私。


试想如果我们对于患者的诉求无动于衷,同学们通过床头卡知道了具体病情,这位高中生可能就会被别人怀疑如何如何,影响年轻人的身心健康。也许有医生会说治病救人是自己的天职,但是如果我们治好了患者的疾病,在不经意间却让患者增添了心病,这是得不偿失的。


还有一件比较难把握的事情是如何根据患者或家属的要求进行病情保密,同时还要获得患者的理解和支持,完成治疗计划。


当医生接受患者本人的委托,对家属等进行病情保密时可能需要面临的问题是一旦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发生意外或其他并发症,无法获得家属的理解。


当医生接受患者家属的委托,对患者本人进行病情保密时可能需要面临的问题是无法获得患者的配合,甚至导致患者对于医生的不信任。


因此,如何完成病情保密工作,确实需要我们站在患者以及医疗安全的角度全方位地考量后再做决断。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病情保密体现了对患者权利、人格和尊严的尊重,同时也是维系良好医患关系的重要保证。


但是,患者的知情权又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同时,如果对患者本人进行病情保密可能会引发不和谐的医患关系。医生有时出于无奈或为患者考虑的动机,会采用「善意的谎言」,但是也难以起到效果。


有一位手术前诊断为肾脏恶性肿瘤的患者,由于肿瘤较大需要切除一侧肾脏。但是家属坚决要求不让患者本人知道是恶性肿瘤,原因是这位患者平时比较孤僻,疑心重,担心一旦告知后会出现其他意外。


这样,就接受家属委托并决定告知患者本人是良性肿瘤,但是需要切除。手术顺利完成,患者也恢复如常。


但是出院前一天患者家属突然找到我说为什么告诉患者本人是恶性肿瘤?当时我也疑惑,没有告诉患者实情,他为什么会知道。


原来是这位患者看到其他患者手术后都有病理报告就非要看这个报告,主管医师没办法就让他看了。结果患者陷入了情绪低落状态,家属和我们都担心发生其他意外。


这时,实际上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如实地告知患者本人,获得患者的认可与配合。这样我找了其他两位肾癌的住院患者,希望他们能够配合我的工作,化解这位患者的疑虑。


通过与几位相同疾病患者的交流,再加上我们的解释工作,最终获得了患者与家属的理解与配合。后来回想这个病例,如果我们把这些工作都在手术前完成也许就不是这个结果。


那么国外的情况又如何?笔者曾在日本、加拿大学习工作多年,他们对患者隐私情况的保护更多地体现在医疗管理方面。


例如门诊时如果有其他人在场,包括进修医师,都需要首先征得患者的同意才能一起参加患者的诊治,如果患者拒绝就只能退出。查体、操作时一定要注意患者隐私部位的保护。床头卡一般不显示患者的具体病情,但是主管医师以及护士都会随身携带简易病例卡,在不影响医疗工作的同时保护了患者的病情隐私。


在日本,如果私自将患者的病情对外公布就有可能面临吊销执业医师资格的风险。为了保护患者的隐私:

当结束手术时,一定要将手术部位擦拭得非常干净,不留有血迹;

给患者家属过目的手术标本也要清洗干净;

手术患者返回病房后,在整个搬送、看护、治疗过程中非常重视患者隐私部位的保护,避免由于设施不全等原因造成患者隐私部位的暴露。


因此,国内外对于患者病情或隐私保护的出发点不同,结局也不同。而这主要归结于国外完善的管理制度以及患者对于医生的尊重和信任。


当今社会,医学已经从单纯的医疗行为转变为人文医学模式,对于医生来讲越早适应收获越大。希望我们都能够自如地在医疗行为和人文医学之间转换,在解除患者病痛的同时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促进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


不管从伦理学的角度还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的角度来讲,医师在执业活动中都需要履行尊重患者、保护患者隐私的义务,泄露患者隐私,造成严重后果的,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风险!微生物组可能泄露个人隐私

专家呼吁加强健康大数据隐私保护

可穿戴设备思考:精准度、大数据隐私问题待解

23andme叫停服务:大数据时代的基因隐私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