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谷歌帮助发现药物副作用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正与谷歌(Google)探讨如何借助后者的搜索引擎来寻找和确定某些药物以前并不为人所知的副作用。根据FDA官方网站公布的一份此前未见诸报道的会议记录的内容,FDA官员与谷歌公司某资深研究员于6月9日进行了一次电话会议,而后者是2013年发表的一篇论文的共同作者,该论文主题为通过搜索引擎的查询内容数据来发现药物不良反应。另据微软的研究人员声称,他们从数年前就开始了与FDA的非正式合作,共同寻找和确定药物副作用。

1437382041376191.jpg

FDA发言人克里斯·凯利(Chris Kelly)称,此次会议是FDA在该领域的首度尝试,同时也使“FDA有机会与谷歌探讨如何利用后者的技术和数据来帮助甄别药物不良反应事件的数据。”FDA回绝了对其官员的采访要求。对于FDA是否与其他公司进行了类似探讨,凯利不愿做出回应,谷歌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同样未做回应。


参加电话会议的谷歌研究员是叶夫根尼·加布里洛维奇(Evgeniy Gabrilovich)。根据其在谷歌研究页面上的简历,他目前职位是数据挖掘领域的资深研究员。加布里洛维奇曾经为雅虎工作过,在两年前与别人共同完成的那篇论文中,他们利用雅虎的搜索数据来寻找可能的药物不良反应。引述该论文的说法,借助于2010年雅虎的1.76亿条查询内容,他们能够找到“通过现有方法迄今未能发现的”药物不良反应。该文已发表在同行评议的期刊《医药互联网研究》(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任何药物在获得FDA批准许可前通常最多也仅有几千名使用者,这些人都是经过严格筛选得以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药物一旦正式上市,其使用者数量就可能达到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人。其中难免会有一部分人服药过量,或者因服药对其已有的其他病症造成影响。如果存在不良副作用的证据,那么监管者可以据此修改相应药物的安全警示信息或其服用方法。出于对安全性的担忧,某些药物被要求彻底下架。这样的案例数量很少,其中一例就是止痛药Vioxx。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政府跟踪所谓不良反应事件(涉及患者、医生乃至提交文档描述可能的不良反应的医药公司)的流程并未发生太大改变。FDA现在每年收到超过100万份药物不良反应报告。尽管FDA已经努力使相关数据更易于获取和查询,但仍有批评者称该系统可能遗漏了相当数量的不良反应事件,而且其监测药物安全问题的速度也会比较慢。


多年来,有很多公司试图从网上的信息中滤除噪音,筛选出有意义的发生药物不良反应的迹象。Treato公司的业务包括筛查患者论坛之类的网帖,公司首席执行官伊多·哈达里(Ido Hadari)说,“如果你用适当的技术去分析这些数据,你就能在非常非常早的阶段发现问题。”关于该公司是否与FDA进行了相关业务探讨,他未予回应。


除了与谷歌的探讨之外,有迹象表明FDA正进一步扩展其信息来源,并试图寻找新的方式监测已上市药物的安全性。FDA于上月对外宣布与网上患者社群PatientsLikeMe合作。去年有一位FDA的研究人员与他人合作了一篇论文,主题为通过Twitter监测药物安全问题。


据微软研究部门的杰出科学家、董事总经理埃里克·霍维茨(Eric Horvitz)说,微软的研究人员已经在这个问题上花费了数年时间,并且已与FDA的研究人员合作发表了一篇论文。


2013年时,霍维茨与来自微软以及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共同发表了一篇论文。该论文的分析表明,借助网上搜索的数据就可以发现抗抑郁药帕罗西汀(Paroxetine)与降胆固醇药普伐他汀(Pravastatin)之间存在的有害关联:同时服用这两种药会导致血糖升高。对于在12个月的时间内曾经在网上搜索过这两种药物的人,他们在同一时间段内搜索糖尿病、口干等与高血糖相关的关键词的概率也更高。


这一结论见于美国医学信息学协会(American Medical Informatics Association)的一份同行评议期刊。对谷歌、雅虎以及微软的“必应”海量搜索数据的分析始于2010年,而有关这两种药物有害关联的信息在下一年才发表。


在谷歌科学家加布里洛维奇的论文中,他分析了那些在搜索了“抽筋”、“体重增加”或“疲劳”等常见症状的同时又搜索了药物名称的人之间的差异。在服药不久后即出现的严重症状通常都属于FDA已经接到过报告的副作用的范畴。研究者们发现,搜索数据所揭示的主要是“开始服药很久之后才出现的副作用,因而该副作用与药物之间的关联常常被忽视了。”


总之 通过利用谷歌的技术和数据,FDA希望能够甄别药物不良反应事件。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