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普万象

DNA技术厘清欧洲史前社会变迁

1437376706305599.jpg

最近,欧洲史前考古领域产生了诸多研究成果,许多一度被认为是“难解之谜”的问题,逐渐有了清晰的答案。为什么该领域的研究成果会在近期爆发?其中固然有学者对于学术难题孜孜以求的不懈探索,但不可忽视的是,欧洲史前考古学领域的多种新方法的应用,对厘清这些难题起到了重大作用。
  

DNA技术揭示人类血脉传承谱系
  

近年来,随着生命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在史前考古尤其是旧石器时代晚期和新石器时代的考古领域,DNA检测技术已成为诸多学术项目的主要研究方法,日渐成为主流。通过DNA检测技术,学者解决了许多过去没有办法解决的难题,如厘清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祖先混血的时间范围和地点。


人们过去认为,尼安德特人在5万年前的中东与现代人祖先混血,其后裔逐渐向西伯利亚方向和欧洲方向迁移。但是,近期的DNA检测结果表明,两种人类混血的时间最晚可下探到距今3.6万年左右,地点在东欧罗马尼亚。这个结果说明,史前人类的进化和血缘交叉,在空间上范围较大、在时间上具有持续性。
  

此外,通过DNA检测技术还证明,地中海东岸属于现代人祖先进入欧洲的必经通道以及现代欧洲人祖先的构成。传统史前史认为,现代欧洲人祖先是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克罗马农人,但是最新的DNA检测表明,虽然现代西欧人几乎都有克罗马农人基因,但是这种以游牧—采集为生的人,在当时并没有形成很大规模。


DNA检测结果发现,现代欧洲人祖先还包括由近东迁徙而来的原始农民和由东欧大草原迁徙而来的颜那亚人(The Yamnaya),后者甚至在欧洲人的遗传谱系中居优势地位。
  

尽管DNA技术对于史前考古学非常重要,但是,该项技术促成欧洲史前考古学产出诸多成果的背后,也离不开传统的考古工作。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教授让-雅克·于布兰(Jean-Jacques Hublin)认为,应用DNA技术进行考古研究的难点在于,目前能找到的古代人类遗骸十分稀少,特别是已发现的欧洲和地中海东部地区的旧石器晚期现代人祖先遗骸尤为稀少,这种不利局面为DNA技术的应用带来了困难。


有学者表示,由于年代久远,许多遗骸DNA保存情况不甚理想,这也对检测结果的准确性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因此,未来DNA技术想要进一步在考古领域发挥效用,就一定离不开考古学者最基本的野外发掘工作。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