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打通医生工作室的“任督二脉”

张强医生奔向体制外,尝试走医生团队与合约医院签约服务的路子;“岭南三剑客”的医生工作室和孙宏涛的医生联盟却“寄生”于体制内,两者都是以“宿主”医院为后台,向个人或向其他医院提供服务,但前者试图通过独立医生工作室,创立个人的社会品牌和提升医生的社会价值,后者则融入互联网思维为医生建立中介平台,为“淤积”在公立医院的年轻医生、普通医生建立“假日”炒更团队……

2.jpg

如此种种医生“出走”的形式,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在国家医师多点执业政策的鼓励下,把现在医生私下的“飞刀、走穴”合法化。他们的勇气在于敢于冲出公立医院强大的磁场,冒着脱离公立医院轨道甚至已经脱离轨道的危险,重塑个人品牌,这对重建中国医生的社会价值有着重要意义。


虽然他们把路走出来了,但是如何走下去,尤其是在强大的利益搏击场上,如何以胜利者的姿态展现在人们面前?我认为,这需要两个决定性的关口:一是法律、规则的保障,二是个人品牌的创立与维持。如果套用中医术语,就是任督二脉。也就是说,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就是如何打通这任督二脉!


目前,我国鼓励医生多点执业的政策文件是有的,而且国家层面是积极推动的,但还有两个主要症结没有打开:一是大多数院长的办院思维依然禁锢在计划经济模式下。不仅大医院院长担心“管不住医生”,小医院院长也怕。


总之,就是没有信心适应市场机制的新模式,不能主动建立吸引医生的服务平台。二是适合医生流动的支付制度没有建立。首先,医生的劳动价值体系没有建立起来,没有给医生的服务确定一个合理定价,也不敢对医院真实的运行成本进行定价,反而制造出医生为医院“创收”的畸形制度。第二,目前的支付制度是鼓励患者住院治疗的,是医院越做越大的原动力。这种制度非但没有体现医生的价值,所衍生出来的毫无意义的住院治疗更是造成医疗资金的极大浪费。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张强医生、“岭南三剑客”等行医模式多么叫好,或是昙花一现,或是孤芳自赏。这不免让人扼腕叹息!从这个现象更看出我们医改6年不成功的根本所在:没有脚踏实地、真抓实干地促使我们的医改目标落地。


假如以上两个症结解开了,就意味着打通了医生工作室与医生团队行医模式的任督二脉。医生工作室只是医生“接诊”的一个私人平台,或者做一些门诊治疗,是为有需要的人提供个性化服务的前台或前端。如果这些病人需要普通住院或者需要享受高端住院治疗,就送到医生签约的医院。普通住院治疗不成问题,公立医院的普通病房即可解决。问题在于如果患者要求有舒适的住院环境,要享受高端的服务,而且又支付得起合理的费用呢?这也就是医生工作室高端服务的可延续的后端,解决办法就是在公立医院有限的10%的VIP病房解决,或是在条件合适的私立医院解决。


目前,张强医生与孙宏涛医生的模式既没有前端,也没有后端,也就是这条私人订制服务的服务链是中断的,整个医生的价值链是打断的。诚如林峰医生所说:我在私人医生工作室是承诺不收红包不收回扣的(大家也没有必要避讳这种灰色收入),假如病人要求延续这种个性化的住院服务,但后端是公立医院的话,即使是送到公立医院的VIP病房,其服务和收费还是受到物价局限制,那么收费方式不一致、价值观念不一致,这种服务是难以延续的,私人医生工作室的承诺也因此而中断。


除了“岭南三剑客”的私人医生工作室,其他形式的医生再创业模式都存在“任督二脉”的闭环问题。假如我们将互联网思维也加以考虑,必定会带出更多崭新的思维碰撞,产生更多的医生就业模式。


如果医生自己做移动医疗创业呢?也就是将医生工作室建在互联网上。我看并不是不可能!有专家认为,未来的医疗生态是“手艺”与“人工智能(AI)”的竞争,瞄准一个细分垂直领域,在线下构筑重度运营体系,在线上运用IT系统形成O2O闭环(重度垂直理论),提取每一个专科领域的“知识”,并使之智能化越来越高,越来越准确。当它准确到一定水平时,目前医院的运行模式一定受到影响,医生的就业模式也会随之发生很大的变化。这时候,医生就不是医院可以控制的“单位人”,反倒是医院要想法方设法去制定赢得诊断精准、手艺高超的医生到医院签约的战略。


我不是互联网的狂热者,但是互联网已经对我们的学习、生活和工作产生了很多改变是一个事实。如果我们连一个医生多点执业都不能容忍,又如何接受互联网医疗呢?技术上的任督二脉容易打通,但观念上的任督二脉要打通就难了!诚如林峰医生所担忧的,如果在公立医院不可实现,那就只能依靠有品位的私立医院了。对于社会资本拥有者而言,还真的没有必要与公立医院平起平坐去竞争基本医疗,社会资本的市场空间更加广阔。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