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网售处方药泛滥 多家医药电商卷入其中

尽管网售处方药还未放开,但一些医药电商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卖处方药了。自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去年5月28日就网售处方药等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后,医药电商们便认为今年放开处方药网售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1.jpg

然而,今年3月27日,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明确表示,网售处方药方案短期内不会出来,网售处方药的放开将涉及安全、支付等多方因素,真正执行和监管起来面临多方挑战。王国强的表态让一度网售处方药开闸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过,未放开处方药销售并不意味着医药电商们坐等政策放开。调查发现,手握互联网药品交易正规牌照的网上药店变相“解禁”处方药销售,其中不乏行业领军公司的身影,金象网就已经暗自里出售处方药。


网购泛滥


网购的处方药使其在原有的病症基础上又出现了新的症状。患有心律失常的王丹(化名)女士后悔在网上网购处方药。虽然听说过网上不能买处方药,但王丹并不知道如何区别处方药是与非。


王丹说,其在网上购买的一款治疗心律失常的药物,服用后眩晕、口干、视力模糊,停服后第二天也没见好转。后来到医院找医生诊治,医生明确说,有一些治疗心律失常的药物可能有部分呈现的症状,但该药物服用后绝对不会出现这个症状,并断定可能服用的药物有问题,最终建议其住院治疗。


王丹联系了该网上药店,但药店人员认定他们卖的药品肯定没问题,如果有疑问,让其找生产厂家或快递公司问询。然而问来问去的结果是,没有任何一方承认是自己的问题。


王丹仔细回忆购药过程,也慢慢想起网购处方药的不合理之处。


起初,王丹经过网上搜索,进入了B网上药店,简单和对方聊了几句后,对方就给了一个电话号码,让王丹给一个据说是实体店药师的人打电话,药师只是问购买什么药,根本没问询病症,就让王丹直接下单付款。经过5天后,王丹收到了药物,是C快递公司送的,当时快件有些破损,打开后发现药物没问题,回到家就服用了,结果就出了问题。


由于担心用真实身份维权给自己带来麻烦,王丹未透露具体的药品和网上药店。


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即使是拿到《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和《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的合法医药电商也只被允许出售非处方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用邮售、互联网交易等方式销售处方药。


不过更加触目惊心的是,王丹网购药品的网站不是唯一销售处方药的网站,大多数医药电商网站已经让国家禁令变成一纸空文。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向记者透露,他曾经随机抽选了10多家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的网店进行测试,基本都可以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购买到处方药,只有一家,让把处方笺照片传给对方才允许购药。


史立臣搜索某个处方药,在搜索引擎发现好多家销售这个处方药。很多连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都没有,而且基本是只要完成在线支付,就可以邮寄药品,而邮寄药品的都是普通快递公司。


作为处方药品流入的源头,一些制药企业也不让人省心。史立臣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公司在全国随机抽取20家制药企业,电话说要购买整件处方药药品,绝大部分制药企业基本不会直接对消费者进行药品销售,只是让我们找合作商,而其中有2家小制药企业,同意先支付购药款,免费邮寄处方药。


随后,史立臣及其公司工作人员随机抽取15家医药流通企业进行电话咨询,10家同意整件销售处方药,先打款,后通过快递邮寄给消费者,5家稍大型的流通企业不同意销售给消费者,让其从药店购买处方药。


明禁暗售


为证实上述说法,记者随机打开了一家医药网站金象网,在该网站上搜索治疗心律失常的药品,该网站显示共有19款药可以治疗心律失常。记者随机选择了一款药盐酸普罗帕酮片(悦复隆),该药品名的上方明显标注着:“药品监管部提示:如发现本网站有任何直接或变相销售处方药行为,请保留证据,拨打12331举报,举报查实给予奖励。”


显然金象网在其网站上挂出这款药并非摆设,在这款药在线咨询的下方,写着“本品为处方药,如需咨询,请点击‘在线客服’,或在‘药师回拨’处填写联系方式,金象大药房实体店为您服务”。


点开在线客服,网上客服就开始咨询有什么需求。称家人有心律失常等症状,在金象网上搜到悦复隆可以治疗心律失常,询问能否直接购买。


金象网客服的回复是:“为了用药安全,这方面的药请咨询医生,在医生的合理指导下用药,金象网不是专业的医疗机构,无法做这方面的推荐。”


随后告诉客服,此前家人服用过悦复隆。金象网客服回复称,悦复隆是处方药,在网站上不能下订单,其需要登记订购信息转给实体店再发货。订购信息包括收货人的名字、联系方式、购买药品数量以及发票抬头。


购买两盒悦复隆,并提供了联系方式和收货地址,购买两盒悦复隆,并填了一个记者可以收到货的地址。


不出一分钟,金象网客服就出了订单,并将订单具体内容发给记者。由于订单未满100元,未达到其免费送药标准,金象网又加了5元配送费,并称将由中通快递送货上门。


这笔交易完成的如此轻松,以至于记者也难以置信。记者再次询问,购买处方药难道不需要医师处方吗?


金象网客服回复称,记者所咨询的问题可由金象网医师来回答,稍后医师会回拨记者的电话。不出一分钟,一个金象网的电话打过来,对方声称是金象网的医师,询问记者家人的大致状况,并称可先服用少量的悦复隆,若感觉不适,可再去医院治疗。


随后该医师将电话又交给了客服人员,客服人员再次确认是否够药后确定了订单。记者咨询客服人员该医师是否有医师证编码,如果家人服用药后出了问题,能否追究医师的责任。


该客服人员回复称,如果不放心,可以去医院检查后再进行购药,至于医师证问题则选择了回避,并匆匆挂了电话。


记者再次向在线客服询问医师证问题,金象网在线客服人员仍然回避这个问题,并告诉记者,悦复隆已经出库,两天后可以送到家。


几分钟以后,金象网在线客服提示记者,回话将结束,系统会自动关闭页面,记者迅速剪切了与该客服的聊天记录,并截图存照。当页面关闭后,记者再次打开在线客服,此前的聊天内容已毫无踪迹。


随后记者收到的提示信息显示,订单已由京东快递配送,记者按照给出的订单号进行查询,确实是由京东快递配送,且信息显示物品已在配送途中。


鉴于金象网网购处方药的成功经历,记者发现医药电商B2C网站虽然表面上以拒售处方药来规避核查风险,但实际上对于有实际需求的消费者,却在一步步推进网购处方药交易成功。


记者查阅金象网的背景,得知金象网药店是北京金象大药房医药连锁有限责任公司的官方商务网站,拥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和《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是一个集医药产品、健康资讯、专业咨询服务为一体的全新业务平台,为消费者提供全新的健康消费体验。


记者拨打北京金象大药房医药连锁有限责任公司的办公室电话,并向其询问金象网网售处方药是否得到了金象大药房的支持和默许,对方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金象网实际上跟金象大药房没有实际关系,双方的业务也都是各自独自开展。


“这几年,金象网遭到的投诉特别多,已经给金象大药房的品牌带来了损害,公司正在考虑剥离这一业务,并拒绝金象网再使用金象这一名字。”该工作人员声称。


事实上,金象网与金象大药房之间存在着复杂的关系。2014年12月10日,复星医药集团召开第六届董事会第三十七次会议(临时会议),审议通过了向国药控股国大药房有限公司转让北京金象大药房医药连锁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复星药业有限公司和上海复美益星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股权的议案。根据公告的内容,复星医药将分别向国大药房转让公司所持有的北京金象大药房53.13%的股权。


而早在2014年7月,北京金象大药房利用天津市启东金象大药房医药连锁有限公司的主体申请了第二张牌照,金象网的资产得以从北京金象大药房剥离而转入到天津公司中。


另据了解,挂号网已经完成对金象网的控股,金象网两位创始人已经离职,挂号网副总裁芦子贵出任金象网新的CEO,已到金象网任职。在完成这笔交易后,复星医药从金象网的大股东变为二股东。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