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揭秘村卫生室明暗药房背后的畸形生态链条

自2009年新医改以来,村医收入大幅度下降,随之而来的是村卫生室呈现明暗药房的情况。这一现象的出现无论对监管部门规范市场还是制药企业占领市场,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1.jpg

收入大幅下降 村医另辟蹊径


在2009年之前,我国乡村医生平均年净收入在8万~10万元左右,而在新医改之后,降到了目前的2万~3万。村医收入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国家要在此轮医改中限制村医以药养医,实施乡镇一体化。该改革需要村卫生室与乡镇卫生院之间形成上下游关系,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基本药物采购,二是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基本药物采购要求村医必须从乡镇卫生室买药。子君团队通过对20多个省市地区、300多个村卫生室的走访发现,一名村医每个月能在乡镇卫生院买到的药品品规是35个左右。国家基本药物有500多个品规,省一级目录有300多个品规,共计800多个品规。但到了乡镇卫生室,因各地方财政即县级财政给予的基本药物补贴力度不同,理论上有800多个基药品规可以买,但具体购买能力还是由财政补贴的情况而决定。这就直接导致在地方财政情况不好的县,村医拿到的药品品规非常少,甚至会出现村医给村民看病无药可开的情况。


村卫生室从乡镇卫生院拿到的药品价格往往是该镇或该县同种药品药店价格的130%以上,远远高于市场价。因此村医向外买药就非常困难。


就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而言,卫生行政部门要求各地建立国家基本卫生服务健康档案,要求把每个村民一年45元钱的人均公共卫生经费的40%给到村医,也就是45×0.4×村医管理的村民人数。然而这部分补贴和村医到乡镇卫生院买药的钱相抵消之后,村医能够拿到手的收入寥寥无几,有些地区甚至以个位计算。


明暗药房带来多种药品流通生态


在上述的情形下,村卫生室为了保证自身药品的充足,也为了降低采购成本,从而增加收入,明暗"真假"药房的现状应运而生。


明的"假"药房,即第一药房、基药药房。村医为应付上级检查所设置、复合管理规定、陈列药物全在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内的药房。在此条生态链上,制药公司虽然可以进入800多个基本药物品规的序列,但会因地方财政补贴不足而无形中流失掉很多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用药市场。


暗的"真"药房,即第二药房、非基药药房。村医为保证其收入,自己通过其他途径购买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以外药物所组成的药房,通常在隐蔽处,上级检查时可遮蔽隐藏。调查显示,我国有66.3万个村卫生室,平均每个村卫生室每年自采药品在8万元左右。据此估算,全国村卫生室每年药品采购市场有500亿~600亿元。虽然这跟全国药品采购的1.3万亿市场相比,所占市场份额并不高,但该市场一般情况下只是诞生于200个品规之内,按单个品规来说,市场前景依然客观。


暗药房的出现,催生了县级医药公司、镇药店的批发、药企车销以及村医自己成为医药代表等生态模式。


县级医药公司和镇药店是村医的主要进药渠道。村医在镇药店并不需要像在县级医药公司里一样填写进药单,只需现金支付。因为镇药店并不具备药品批发的资质,但这丝毫不妨碍它成为当地村医药品采购的主要集散地。


药企车销则是制药企业目前针对农村医药市场所采取的人海战术。药企开着车,车里装满药,一村一站地去卖药。


而村医自己成为医药代表的模式,则是这两年在共享经济背景下迅速成长起来的一类人,即有1%~3%的村医看病水平也许并不高,却非常有商业头脑。他自己可以成为周边村医的药品批发商,而把村卫生室交由家里人或是雇佣的工作人员在那里完成简单的日常工作。此类村医则会一直在周围的镇或县里卖药。


村卫生室明暗药房的现状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村医当下的生存状态,以及这种状态背后仍需完善的医改制度。在制度还不健全的情况下,市场自然会因资本驱使而选择各种生存方式。这种明暗药房的非常态存在也许是对农村医疗体制改革的一个警醒。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