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美国:共享实验室为初创企业保驾护航

这非常令人激动,因为我们这里有许多处于创业初期的很酷的公司。

1.png

千篇一律的窗户、四四方方的砖块外观,这座位于主要街道的建筑,在19世纪可能只是一个仓库或工厂。但这座美国坎布里奇市的地标建筑的历史并不仅仅是生产,还有创新。1867年,它成为Thomas Watson的办公室。当时,Watson担任Alexander Graham Bell的助手,也是他们在波士顿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长距离双向电话通话。20世纪,这里成了偏振片之家,也是Edwin Land发明拍立得的实验室。


现在,一个名为LabCentral的非营利性机构占据了这个创业者摇篮。这个装饰一新的2600平方米的设施目前归麻省理工学院所有,并且租借给了生命科学“孵化器”LabCentral。该机构主要致力于帮助萌芽阶段的生命技术公司战胜波士顿—坎布里奇地区高昂的实验室和设备成本。


任何怀揣理想和报负的科学家都能在这里租一个工作台或一个实验室,与其他同样追逐企业家梦想的人分享空间、服务和高成本设备。“这非常令人激动,因为我们这里有许多处于创业初期的很酷的公司。”LabCentral创始人之一、分子生物学家Johannes Fruehauf说。


当然,现在也是LabCentral这样的机构的萌芽阶段。坎布里奇、旧金山和其他生命科学企业的“温床”也开设了类似的孵化器,以满足初始企业对办公场所的需求。这些孵化器降低了进入企业的门槛、培养了各种网络,并能向风险投资者和大公司展示这些转瞬即逝的好点子。


Extend Biosciences 公司创始人Laura Hales是这里的第一批租客,Hales表示:“如果你要开始与大型制药公司谈判,那么你需要告诉它们你已经成立。任何人一走进这里都会印象深刻。”


切身经历


LabCentral的设想源于2006年。当时,Fruehauf的博士导师、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院肠胃病学家Chiang Li开设了Cequent制药公司。依靠2200万美元风险投资,员工从1人骤增至17人,Fruehauf在肯德尔广场选择了一个地方。围绕着麻省理工学院,这里聚集了大量的生物科学公司,号称波士顿的创业超星系团。


他成功谈下了实验室的租约、装修和设备等事项,并跳过了一系列令人望而却步的允许和遵从性障碍。但在拿起吸液管前,Fruehauf仍然“烧掉”了150万美元和6个月时间。“回顾往事,那是一个使用金钱和时间的失败案例。”他说。


1年后,Li以460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Cequent制药公司,而Fruehauf也开设了自己的公司,名为ViThera。由于只有自己口袋里的少量资金,Fruehauf不得不寻找更便宜的方式。


于是,他转租了一家位于肯德尔广场的正在裁员的公司的实验室。2011年1月,Fruehauf分拆出一家新公司——坎布里奇生物实验室(CBL),主要为创业企业提供量身定做的最小实验室空间。


Olivier Boss是这家公司的第一个顾客。Boss和两个同事开办了Energesis制药公司,开发一种基于褐色脂肪的技术。由于急需实验室,Boss起初先与波士顿大学医学院肥胖症专家Stephen Farmer展开了合作,但得到的实验室只能进行学术研究,为Farmer的研究炮制出大量褐色脂肪干细胞。


当然,这一策略是成功的:Boss和Farmer分享了9万美元小企业技术转换(STTR)计划经费。但Boss仍需要进行商业研究。最后,当他在2010年遇到Fruehauf时,找到了“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Fruehauf为Boss提供了一个工作台,并允许其以3000美元一个月的费用使用该公司的设施。Boss接受了这份合同,并在6个月里得到结论,并获得75万美元的STTR经费。3年后,他在租借的CBL的实验室里获得了另外一笔100万美元的经费。


没有孵化器,他能做到这些吗?“肯定不能。”Boss说,“我们需要实验室,其他人也需要。”


孵化梦想


CBL的成功促使Fruehauf寻找其他支持者。他从马萨诸塞州生命科学创新项目获得500万美元,建立了第二个孵化机构LabCentral。


这里是科技企业的梦想,LabCentral充满了细胞培养设备、生物安全级别为2的实验室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细胞、DNA和蛋白质分析工具。一扇崭新玻璃门后面就是“梦想集散地”,这里有洁净的公共区、玻璃墙会议室和储备充足的厨房。为了省钱,许多创始公司甚至分享工作台。


而这样的排列就好像信息技术领域的云计算。LabCentral等孵化器实际上是为生物科学研究提供了一个云。“我们致力于打破昂贵实验室资源的羁绊,为创业科学家提供一张促使其奋力前行的信用卡。”加州大学研究机构QB3副总监Douglas Crawford说。QB3为加州大学员工和其他科学家提供位于旧金山海湾地区的孵化地点。


另外,这些孵化器提供的不只是实体设备。例如,LabCentral调查了“寄居”在这里的公司的其他需求,找出他们对律师、专利代理和管理服务的需求,然后部分转让解决方案。金融、法律、制药甚至废物处理公司都等在Fruehauf的门外,提供免费或低成本的资金、辅导等服务。一些赞助商认为,如果能尽早且便宜地提供服务,随着这些创业公司的成长和搬离,它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会进一步加强。


此外,羽翼未丰的企业家有什么时间和金钱跋涉在环境健康和安全规范中?“作为一个科学企业家,你的时间应当仅仅集中于你的企业能解决什么问题以及你如何用科学解决它。”三位一体环境公司董事长、执行总裁John McQuillan说。该公司主要为生命科学公司提供建议和废物管理/环境服务。“其他事情都应交给其他人。”McQuillan说。


建立网络


启动半年后,2014年,LabCentral已经达到饱和。现在,Fruehauf手中有一长串的等待名单。无独有偶,在2013年启动半年后,QB3也在2230平方米的孵化场所中安置了46家公司,大部分公司的职员少于5人。去年,马萨诸塞大学风险发展中心的3个开放实验室区域收到104份申请。由于供不应求,孵化器也开始选择“寄居”企业。


在肯德尔广场,第二家为与生命科学相关公司打造的共享实验室空间(“大众创新实验室”)诞生。与LabCentral专门服务于发展早期的公司不同,“大众创新实验室”也欢迎成熟的公司入驻。创始人Amrit Chaudhuri表示,他将致力于在“大众创新实验室”中创造“一个真正独特的生态系统,包括小公司、学术团体和机构、较大的公司以及契约研究组织”。Chaudhuri等人也将考虑在这里提供动物活体研究平台,这样租客就可以在此开展临床前研究。据悉,“大众创新实验室”的办公区域大约有6500平方米,是LabCentral 面积的两倍还多,大约可以入驻100家公司。


另外,大企业宣召新点子,孵化器也是便捷的搜寻区域。通过参加孵化器内举办的会谈、研讨会等,大企业能接触到最具吸引力的初创公司,它们可以投资其技术、资助特殊项目,或直接买下该公司。实际上,辉瑞制药就出租了其位于缅因街的部分建筑,并资助了LabCentral,以选择LabCentral两个位置的受助者。


LabCentral的租客也相互帮助。例如,Hales与合伙人、病毒学家Tarik Soliman就与处于同一楼层的Advirna公司的研究人员展开合作。两个初创公司联合撰写了小企业创新研究经费申请书,以计划将Extend Biosciences 公司研发的维生素D代谢物添加到Advirna公司的RNA中,以阻止它们在人体内分解。该项目获得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资助。


也许人们会认为,同样是生物技术领域的公司,这些初创公司极可能是竞争对手。但LabCentral的租客表示,这里的环境更像是一个密切合作的学术实验室。“我以为人们会更神秘,但现在(合作)进展良好。”Ymir基因公司联合创始人Shannon Pendergrast说。


目前,LabCentral正在圣迭戈、教堂山和纽约城建立“特许经营”。Fruehauf还与来自欧洲和日本的团体进行了磋商。他梦想建立一个孵化器网络,容纳全美约150家初创企业。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