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并购潮下小药店卖药不如卖店

扎堆街边的零售药店生存不尽如人意,连锁药店频繁关店为医药零售行业蒙上一层阴影。然而,总有一群在这个领域里偷笑的单体药店经营者。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在药店选址难度升级的局面下,老百姓等大型连锁药店规模化拓展更多依靠并购,这也助推了提前抢位布点的单体药店抬高“身价”,不以卖药赚钱。

1.jpg

借势猛炒身价


近日,有消费者反映,小区底商曾经不太景气的药店换了门面,挂上了“连锁药店”的牌子。原来的药店老板举家移民加拿大,据说是药店卖了个“好价钱”。卖药不如“卖身”,这就是北京单体药店的发展缩影。


在房租、人力成本快速上涨下,单体药店近年来的处境并不好。北京的租金成本逐年增长,人力成本也在不断提高。益丰大药房2011-2013年的员工薪酬支出从14.29%增长到15.56%,且仍有上涨趋势。执业药师的稀缺也无形中抬高了成本。


《国家药品安全“十二五”规划》提出,所有零售药店法人或主要管理者必须具备执业药师资格,所有零售药店和医院药房营业时有执业药师指导合理用药。而目前执业药师的供远小于求。另外,缺少优质进货渠道也让药品毛利率下降,单体药店的利润被进一步摊薄。某小药店老板透露,“我早有卖店的想法,朋友却劝我先别卖。想不到的是,几个连锁药店都来和我谈价,出价一个比一个高,50万元的门店炒到了200万元。我打算等它再涨点卖了药店换辆好车”。


连锁品牌委曲求全


比起小药店老板的春风得意,大型连锁药店的经理很苦恼。谈起并购的话题,某位不愿具名的连锁药店负责人坦言北京药店并购难。“今年以来各大药店都在并购,药店连锁化是行业趋势。我们公司在北京有扩张的想法,公司挑选了一家体量不大的连锁药店为并购目标。没想到的是,第一次谈就开出天价,比我的心理价位高出数倍。”


由于大型连锁药店对市场范围有要求,区域子公司不得不增开新店。受政策限制,北京的并购之路远比在其他省市要艰难。北京市药监局颁布的《北京市开办药品零售企业暂行规定》指出,开办药品零售企业应与已有药品零售企业之间具备350米以上的可行进距离,店堂使用面积应在100平方米以上。这加大了在京开药店的难度。


“虽然小药店盈利状况并不好,但半径350米内的社区居民养活一家药店不成问题。目前市场已处于满负荷状态,很难在保证盈利的前提下再开出新店。所以即使被报天价,我也不能直接拒绝。慢慢磨合了一个月后,我才敢试探性地报出我的价格,对方表示‘可以考虑’。但这个‘可以考虑’的价格已比心理预期要高出不少了。”该负责人说。


社区门店最抢手


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试点城市所有公立医院医药分开,医院的药品零售将由一定体量的连锁药店承接。中小型连锁药店想要分得这杯羹必须增加门店数量,正是竞争的加剧引起单体药店价格的飙升。


王先生从连锁药店离开后经营起自己的连锁药店。王先生与竞争者同时看中了一个药店,与轻装简行的竞争者不同,王先生背了一个大大的登山包。与收购方谈判时,王先生直截了当地询问报价,价格在心理预期内,王先生把登山包打开,里面装得满满都是现金,直接签下了合同。“中小型连锁药店的优势在于速度快,大型连锁并购需要向总部报告,一来一回要很久。对于小药店老板来说,当场拿出现金更容易成交。”王先生说。


除自主经营的小型连锁药店外,也有一些企业并购是为了“卖身”。业内人士透露,并不是每个药店都能得到“争抢”的待遇。对于收购目标,150平方米左右的社区型药店是并购首选。部分小型连锁药店嗅到了这一商机,提前抢下了地盘。待并购大潮来临之际,自然能和大型连锁药店签下一张价格不菲的“卖身契”。在这样的连锁反应下,小药店价格上涨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