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二十年回顾:胃肠病学里程碑进展(下)

近期,David A.Johnson教授(Eastern Virginia医学院胃肠病学主任)在Medscape上对胃肠病学领域20年来具有里程碑式的进展进行回顾,内容涉及胃食管反流病和质子泵抑制剂,炎症性肠病,结直肠癌筛查,丙型肝炎,粪便菌群移植等多方面。


结直肠癌筛查


结直肠癌(CRC)筛查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来自美国癌症协会有关CRC最新报告[1]预测,到 2014年为止,美国约136830人将被诊断为CRC,约50310人将死于该疾病。目前,CRC是第三种最常见的癌症诊断,在男性和女性中第三位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


CRC预防和早期检测显著进展是通过提高CRC筛查准入和应用变为可能。虽然过去十年CRC发病率和 死亡率的显著下降归功于更多地应用结肠镜检查,而只有三分之二的50岁或以上的人群(推荐开展筛查的年龄段人群),在接受CRC检查的报告中少数民族群体依从性明显更低。


在过去二十年,我们发现结肠镜检查作为CRC预防的标准措施应运而生,技术的重大进步提供了多种选择来进行检测,包括计算机断层结肠镜检查,吞咽照相机胶囊形成的结肠成像,粪便DNA检测,针对人血红蛋白改善的粪便隐血试验(粪便免疫组化试验),和针对特定结肠癌通路基于血清的检测。


CRC筛查结肠镜检查应用的主要障碍是保险覆盖。继2000年弗吉尼亚州首次州立法授权损害保险覆盖CRC筛查以来,大多数州现在均有类似保险覆盖。此外,在经医疗保险与医疗救助服务中心对“高危”个体首先批准之后,2001年该覆盖面逐渐扩大到批准“一般风险”个体的结肠镜筛查。


虽然使用结肠镜检查进行CRC筛查的好处早已认识到,CRC预防仍面临重大挑战。仔细分析发现,这些挑战都归因于执行结肠镜检查医生的专业知识。由具有高腺瘤检出率(ADR)的结肠镜医生实施结肠镜检查(作为“一般风险”筛选的一部分)已被证明是一种降低稳定期CRC风险的预测方式。一些研究表明,结肠镜检查后稳定期CRC变得明显,最有可能是具有低ADR结肠镜医生实施的。由Corley和同事们[2]进行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ADR每增长1%,CRC风险就减少3%,CRC相关死亡减少5%。


我们在根除CRC的道路上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明确内在的问题。


丙型肝炎:一种可耐受的治疗


这是第一次,丙型肝炎可以被治愈——不需要应用会引起严重副作用以至于某些患者不能完成治疗的利巴韦林和干扰素。此外,与先前可变,低全程化,伴有显著复发率的治疗方案相比,该方案获得了成功。


在过去的2年内,新的抗病毒药物治疗方案取得了超过90%~100%的持续性病毒学应答(SVR)率。这些药物通过减少疾病进展,肝功能失代偿,和肝细胞癌,使严重纤维化或肝硬化的患者获益。


虽然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批准丙型肝炎的几种新药物,这些药物价格昂贵,很多保险公司仅将最严重的病人纳入医保范围。然而,成本建模数据显示,证据表明治疗丙型肝炎患者的费用可通过提高患者工作效率和减少医疗资源利用这种有利方式抵消。


扩大应用这些药物到同时感染HIV患者以及那些肾功能不全的患者身上,这些期待已久的治疗选择仍处在试验阶段。


微生物菌群操作


对人类来说,肠道是最大的免疫系统,合乎逻辑地推测病原体微生物菌群的变化,比如艰难梭菌可能预先选择一种疾病状态,这样就可以通过重建正常菌群来加以纠正。


这种菌群移植可能对其他疾病产生深远影响的认识逐渐被意识到。例如,如果将基因培育的胖老鼠粪便转入基因培育的瘦老鼠身上,那么瘦老鼠会变胖。事实上,生物菌群“足迹”已经被确认,并非仅存在于胃肠道疾病,包括肥胖,糖尿病,以及很多炎症,免疫病,和自身免疫性相关的疾病。


微生物群处理的这种观点——通过抗生素,益生元饮食结构变化,益生菌,或菌群移植——将成为未来几十年最令人兴奋的临床研究领域。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二十年回顾:胃肠病学里程碑进展(上)

遵义医学院破译胃肠病隐藏“密码”

专家:胃肠间质瘤患者 不要过度忌口以免营养不足

Science:胃肠道免疫系统研究新进展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