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来,给基层医疗困惑找个出口

23.jpg

一边是大医院人满为患,一边是社区医院门可罗雀,社区医疗机构“没病可看”的尴尬长期困扰着基层医生。全科医师制度在我国推行并完善20年,不仅没能把患者留在基层,还让百姓对基层的信任程度持续走低。基层留不住人才、药品种类少等问题,一直是横亘在基层医疗机构面前的屏障。

难留人才


近年来,随医疗体系不断调整,各地基层卫生机构承担的国家基本公共卫生项目任务逐步增多,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人员配置不足问题日渐突出。与此同时,由于薪酬待遇及职业发展空间的限制,人员流失问题严重。以北京为例,2013年这个群体的流失率达到8%;截至2015年,北京市社区卫生技术人员存在50%的缺口。


一方是求贤不得,一方是愁于就业。2015年3月18日,“北京市区县医疗机构2015届毕业生专场校园招聘会”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举行,当天近百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入场参会,共提供200余个工作岗位。可是,健康界发现,尽管现场有百余名医护专业毕业生,但双方初步达成意向的却不多。


北京通州区一家社区医院的负责人告诉健康界,自己所在的医院往年会有一到两个编制,但随着北京对进京指标的收紧,今年一个编制也没有。“我们的医生收入没法跟大医院相比,很多毕业生选择留下来也是因为能解决户口,今年招聘会期间,不少毕业生一听说没有编制,连简历都不愿意留下。”


其实,相比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基层医疗机构更感招聘难,甚至个别卫生院出现人才断档,一些正常业务无法开展,所配置的部分医疗设备也不能充分发挥效能。目前坚守的一些医生时常担忧的是,20年后,谁来给乡亲们看病?


药品种类少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王女士患有二型糖尿病,小区里就有一家规模不小的社区卫生站,但不能给她提供必须服用的格华止,因而每隔半个月左右,王女士就要坐车到4公里以外的一家三级医院去开药。每当她颤颤巍巍与众多患者挤在挂号大厅时,总不禁感慨:“要是社区医院也有格华止该多好。”


部分地区规定,一种药品在基层医疗机构只能存在两个规格,而且选药时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为主,哪个便宜用哪个,确保药品价格能让大部分人接受。此外,部分药品由于不属于常用规格,价格较其他两种贵很多,“不太符合基层需要”便被拒之门外。


医生缺乏“把患者留在基层”的意识


目前,全国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这其中又有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基层的医疗水平显得愈加薄弱。在这样的情况下,社区医生沦为“开药工具”也不足为奇。


北京一家社区医疗机构的医生说,每天找他看病的患者近七成是为开药而来,患者经常拿着几张在大医院的开药单,点名就要上面的那几种药,自己想要多问几句,便会招致患者反感。他觉得自己的工作状态,特别像过去的厂医务室。


基层医疗机构的工作本应是“解决与居民有关的一切健康问题,解决不了时再把患者转至大医院”,但患者出于对基层的不信任,生病后往往首选大医院。出现这种现象,一方面源于分级诊疗制度不完善,而也存在另一个不可忽略的原因--基层医生缺乏将患者留在社区的意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层医生说,想要把患者留在基层,不能单靠政策,也并非靠越盖越漂亮的社区医院大楼,恰恰应该依靠基层医生自己,只要能解决居民的问题,他们就不会去大医院跟着拥挤。“社区医生不仅需要提高业务水平,更需要提高行为干预能力,让患者养成自我健康管理习惯,这需要的是一种自信。”这位医生总结。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