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院长:社会办医“自嗨”太尴尬

6月1日,湖南省卫计委发布《湖南省2014年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公报》。这是一份极其详尽的湖南版国家卫生计生工作晴雨表。既然是《公报》,就自然无机密可谈。

9.jpg

在医言医,我关注了《公报》中的民营医院数据,喜中有忧。


医疗机构数来看,2014年湖南省医院机构有1018个,其中公立医院548家,较上年减少5家,床位数211901张,比上年净增21036张;民营医院470家,较上年增加101家,床位数35117张,比上年净增10673张。数据表明,年内湖南的医院总数增加96个,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却减少882个。


从业务开展情况来看,公立医院诊疗人次7786.64人次,床位使用率94%,入院病人702.6万人,占总住院人数的88.93%;民营医院诊疗人次774.53人次,床位使用率60.52%,入院病人87.44万人,只有11.07%的份额。


公立医院单体规模越来越大


2014年全省公立医院数量上有所减少,但机构数的减少并没有影响床位数的增长,年内反而新增病床21036张,原因不外乎是自身扩张、合并与兼并。医疗机构数减少,床位数反增,说明公立医院都是坐地膨胀或集团整合。


公立医院一门心思把自己的盘子做大,资源却并没有因需求的变化而得到合理配置。院长们在衡量自己任期内的“作为”时,会不自觉地把规模与收入作为两个指标标榜得至关重要,效率和质量指标总是难拔头筹。


实际上,不断扩张的公立医院,并没有在质效上规划布局,强调的是“先做大后做强”的理念,致使常见病、多发病这样普及型的公立医院比比皆是。公立医院“公”字号的历史渊源和民营医院创业初期的不规范,影响了社会资本进军医疗的品牌空间。社会资本选择合营合作、加盟入股等形式“借壳入市”,又遇到超大型医院的规模扩充,民资遭遇大型医院融资渠道多、资金供应充沛等尴尬。


大医院通过扩充和布局调整来稳固公立医院地盘,打乱了分级诊疗的节奏。长期下去,甚至会垄断了医疗资源,导致新的“看病难”与“看病贵”。遏制大医院的无序扩张,尤其是限制大型医院在中心城市扩张已是现实所迫,对于均衡医疗资源、推动医疗技术的下移至关重要。如不及时刹车,可能会给未来留下灾害性难题。


民营医院道路曲折漫长


民营医院的增加,并没有使自己的床位数量像公立医院那样猛增。可见,民营医院还没有摆脱边缘化、小专科、夹缝中求生存的尴尬。


公立医院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无论是规模、技术还是影响力,目前的民营医院还无法抗衡。2014年,湖南民营医院的住院病人数并不乐观,在大型公立三甲医院住院爆棚的情况下,民营医院的床位使用率仅仅只有60.52%。新增的床位,有很大一部分成了“规模”的摆设。


仔细分析《公报》中“医疗服务工作量”后发现,民营医院的住院病人约占门诊病人数的11.2%,高出公立医院20%还多。意味着民营医院在收治病人时遇到了诸多问题,门诊工作量不饱和,可选择的住院病人少。之所以住院病人的占比高出公立医院,不排除存在住院指征的值得商榷、业务管理还需要进一步规范等问题。


社会资本进入医疗就其自身来讲,需要重建民营医院的信用体系,需要摆脱“一进就赚”的定式思维,需要有五年以上不断投入的资金准备。如果还是一味的借用广告推销的模式,不在质量、技术和服务上做文章,采用不正当的竞争手段,不能建立诚信品牌,则很难立足,更谈不上发展。政府在推动社会办医的实践中,需要适度调整税负政策,鼓励并加快人才合理流动,必要时还要将民营医院纳入区域卫生规划通盘考虑。


基层医疗遭遇民资困局


2014年湖南的村卫生室、诊所和医务室减少了864家,导致总量减少有政策的原因,有生存的问题,有规范并强化管理的现实要求。但不管哪一种原因的减少,对老百姓就近看病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目前,医务所、室的功能定位其实已经很清楚,不外乎是小病的排查与处理,方便、应急、应点和转诊分检等主要功能。然而,大部分所、室的医务人员并没有经过规范、专业的培训,疾病的识别诊断还存在诸多技术问题有待突破。个别地区超限执业的情况时有发生,客观上与医务所、室自身的生存不无联系。


按照“稳基层”的原则,需要将社会资本引入基层,助推社区健教普及、基础医疗、预防保健和双向转诊的发展。民资愿意进入基层所、室吗?显然,基层的医疗保健不像城市医院,受政策的影响,回报率还不足以吸引社会资本的广泛渗透。更何况,由于基层所、室还负担一部分公共卫生等其他社会职能,引进民资的可能性不大,除非政府愿意把基层所、室的网络全交给民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