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普万象

精神病医院,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7月10日上午9点,头天的雨让成都的天空格外的蓝。成都市营门口互利西一巷的一个院子里,80多位男男女女正在做体操、唱歌、画画、练书法、打乒乓球……要不是他们身上的病员服,你一定不会想到他们是一群病人。

5.jpg

这个院子就是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成都市精神卫生中心)康复中心。而这些病人,是各类精神病患者。


说起成都四医院,成都几乎人人皆知,但对于发生在这个院子里面的事,却鲜有人知。“以前,对病人就是一个字‘关’。只要不出门、不自杀、不自残,就算完成任务。”成都四医院护理部岳玉川主任告诉记者,现在不同了,医院对精神类患者不仅要进行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和心理治疗,还要帮助他们学习生活技能,让他们在走出医院的大门后能融入社会。


精神病患者在医院到底是怎么接受治疗的?有多少和人们想象中不一样的地方?近日,记者走进了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精神病专科医院。


想象铁窗、铁锁、铁栅栏?真实医务人员24小时在患者中间


在医生带领下,记者走进了3楼和4楼的急性精神障碍病区。


急性精神分裂症病人,属于重度精神病患者,也是人们俗称的“疯子”。为保护患者安全,只有医护人员才能打开病区的门。那些被闭锁在大门里的神秘感,在记者踏入病区后迅速消失,病区里,有的患者正在走道上独自漫步,有的三三两两在聊天,更多的人在休息室里看电视。


看起来,这里与其他医院没有什么区别——楼层中间是护士站,每个病房的门都可以自由打开,患者可以在病区里自由活动。


“重度精神病患者的病区在过去很不一样。”已在医院工作多年的重症科护士长何昌九告诉记者,那时,考虑到医护人员的安全,会有一道厚厚的玻璃门把医护人员与患者严格分开,医护人员平常的工作主要是看管和定时给患者吃药,医患间少有沟通和交流。而现在,医生办公室和护士站就设在病区里,医务人员24小时都在患者中间。但是,考虑工作量和风险防控等因素,与别的医院有所不同,这里的护士都是设双人岗。


这个病区还有一些与其他医院不同的地方:患者每天都有相对规律的作息时间,早上6点半左右起床,然后洗漱,7点半早餐。早餐之后是治疗时间,接着在病区进行各种康复活动,患者每天还有专门到露天康复中心的娱乐时间。


由于重症精神病患者的特殊性,有些患者不愿起床,护理人员会耐心劝导,有的患者不会洗漱,护理人员也会协助其完成。最令护理人员担心的是吃饭时间,患者们聚集在病区餐厅里吃饭,有时会发生抢食、噎食等情况,所以每到吃饭时间,护士们都会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在重度精神病区,还安装有不少摄像头,医护人员可以通过摄像头随时观察病人的举动,一旦发现狂躁攻击的征兆,医护人员会及时到达并进行保护性处理。


想象治疗手段就是“吃药+捆绑”  真实“药物+物理+心理康复”


近年来,到精神病医院就诊的心理疾病患者也在增多。临床心理科是一个开放式的病房,患者及其家属可以自由出入。


记者走进临床心理科病区时,几位患者正在接受物理治疗。病区里有一张特制的沙发,沙发配有一个类似电脑的屏幕,可以播放各种治疗性音乐。一位患者坐在沙发上,戴着耳机,听着为自己的病情定制的音乐,进行着放松治疗。另一间病房里,两位患者正通过仪器进行大脑调节治疗,这样的治疗能有效缓解抑郁低落的情绪和失眠,很受患者欢迎。“这些年,医院在治疗手段上变化很大。过去,对患者一般都是药物治疗,现在除了药物还有物理治疗、个体和团体心理治疗及康复治疗,立体式的治疗方法对患者全面恢复起到了重要作用。”医院科教科科长段明君说。


一些细节的改变,也为精神疾病治疗增加了“温度”。


对重度精神病患者来说,突发性的狂躁和暴力倾向在所难免。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医生会采用束缚的方式控制患者。过去,“束缚”就是用布条将病人绑在病床上,虽然小心细致,但由于病人发作时自我控制力差,动作过大,容易导致手臂等部位受伤。为此,医院特地从香港购进加宽、柔软、可调节长度的专用束缚带,避免了患者因束缚受伤的情况。


电击治疗也是对重度精神病患者多年常用的科学方法之一。不过电击治疗并非我们在电影中看到那样,对患者直接电击。


治疗室的龚主任告诉记者,过去的电击治疗偶尔会对患者造成心动过速等症状,现在已经改良,是“无抽搐电休克治疗”。治疗前对患者先进行麻醉,然后再注射肌松剂,最后才进行电疗,睡眠中的患者几乎没有任何不良感觉就完成了整个治疗。这样的治疗对严重抑郁和极度狂躁的患者效果很明显。


想象医院只管治病  真实技能培训帮助回归社会


在成都四医院康复中心,墙上挂着各种工笔画、水墨画、书法和手工制作的精美工艺品。你能猜出这些是谁的作品吗?


答案就是:患者。


医院会定期在患者中开展各项技能培训,包括绘画、书法、音乐、棋牌、运动、舞蹈、手工制品等。在培训中,患者不仅学到一些基本技能,也学习到如何与人相处。今年,医院还特别修建了一个洗车场,让部分康复中的患者学习洗车,以便出院后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这些年,医院加大了对患者生活技能和社会康复及心理调节的工作,重点提升患者的社会功能。”护士长吴淮玲说,由于患病期间的生活与社会脱节,不少患者出院后无法融入社会,加大了他们重返医院的几率。


医院党办主任何江军认为,精神和心理疾病可防可治不可怕,但患者更深意义上的康复还需要融入社会。有的患者容易产生“病耻感”,如果出院后遭到排斥、冷遇和歧视,就容易旧症复发,最终丧失回归社会的能力,增加患者本人、家庭和社会的负担。“在接受系统治疗后,大多数精神和心理疾病患者与正常人没有区别,可以正常地工作生活,希望患者家庭和社会各界能给他们多一些关爱,多一些帮助,多一些接纳。”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