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患者安全转运 美国医院这样做

美国急救研究所(ECRI)患者安全部(PSO)患者安全分析师Kelly Graham说:“在患者转院或者转科的过程中存在着患者安全风险,无论是负责照护的护士还是负责转运的工人对此都是一件很不轻松的工作。”


安全转运患者包括患者身份核查,有针对患者需求的适当的转运工作人员和必要的设备物质,受过良好培训的工作人员更有利于交接过程的沟通和安全保障。否则,患者可能送错地方,也可能送错了患者,患者被送达后也可能会被置之不理。标准化的患者转运和交接流程可以减少在转运开始、途中以及接收过程的安全风险。

z495.jpg 

转运患者的风险随患者疾病紧急程度的不同而有所不同。“理想的情况是,患者在运送过程中接受的医疗照护水平和他在运送前是一样的。”Graham说。比如危重患者在运送过程中会出现不稳定, 当转运过程中患者的病情恶化,持续供氧和激活抢救程序都潜藏着危险。


为了保障转运安全,危重患者在转运过程中需要有专业的医护团队照护,有监护设备和呼吸机等支持。运送过程和之后的交接要有正式文本记录,该文本记录的内容应该遵从美国重症医学会(Society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和美国重症医学院(AmericanCollege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关于危重患者转运的指导条款。由于任何患者在转运过程中都有风险存在,因此规范文件中还应包含对非ICU患者安全运送和交接的指导。


美国联合委员会要求每位患者的交接中都用标准化并相互配合的方法,以确保患者可以安全地从一个医疗机构转移到另一个机构中。Graham指出,患者的转运是一个整体过程,交接只是多个环节中的一部分,如果在任一环节不够谨慎,错误就会发生。


根据2009年3月发布的《宾夕法尼亚患者安全警讯》(Pennsylvania PatientSafety Advisory),从2004年5月到2008年9月间,宾夕法尼亚患者安全局(PennsylvaniaPatient Safety Authority)收到的2,390份患者转运相关的安全事件,其中41%是由于沟通不畅所致。我们和其他的PSO也收到了很多这样的报告,以下就是其中之一:


一位患儿在手术后,立即转入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NICU)。但是在交接过程中,没有人告知NICU的医护人员该患儿在手术室内的体温较低,也没有人告知该患儿是从手术室直接转过来的,同时也没有人告知该患儿未在恢复室进行恢复监护。NICU的护士在安置患儿时,发现其脸色苍白,呼吸减缓。随后对患儿进行了脊髓刺激,来恢复其体温和呼吸,并且在体温和呼吸没有恢复到正常情况前还进行气管插管。


Graham建议,各机构的患者安全事件报告系统都要注意患者转运相关的安全事件。通过这些事件,我们才能发现有制度、流程和培训方面存在的问题,也会发现需要重新评价和改进的其它问题。


Graham提出,患者的转运需要考虑很多因素,以下是其中的几条:


1. 列出患者最常转运与接收的科室,并了解这些科室最薄弱的患者安全风险点。


2. 建立患者转运团队标准(根据患者的危重状况和所需医护级别而定)。


3. 确保患者转运过程中的设备完好,落实责任确保转运过程中的设备维护和故障排除。


4. 确定运送过程中可能所需救护人员都进行过培训、有丰富的经验和较高水平。


5. 制定并实施患者转运过程中的医护团队、运送人员和接收人员间沟通的方法及交接清单。


患者转运的制度和流程可能都会合并在一种运送模式中使用,该模式称为“旅行车票”(Ticket toRide),即从出发地携带患者的基本信息和交接列表,经运送者最后到达接收者手中,其间再结合“现状-背景-评估-建议”(situation- background- assessment- recommendation,SBAR)的方法来加强沟通,并完成交接。ECRI也制定了这样的策略,具体可在ECRI网站上进行查询。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基于GS1标准的唯一器械标识提升全球患者安全

放射免疫疗法对淋巴瘤患者安全有效

促进患者安全:美国医疗保健研究与质量局发布患者安全措施报告

器械消毒不严,连续6年成为美国突出危害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