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急诊科医护:遭辱骂成常态,不奢望尊重,只求平等

1436840808603431.jpg

“我们不奢望尊重,只求平等”这是浙江省某三甲医院一名姜姓护士日前表达的心声。精神异常、醉酒、斗殴······急诊科护士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类型患者,并做好应对冲突、得不到理解的心理准备。


工龄三年以下急诊科护士多偷哭过 


近日,由浙江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浙江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相关研究人员对杭州市6家综合医院1112名护士的调查结果显示,75.6%的护士遭受过包括责骂、谩骂、辱骂在内的语言攻击,而忍让回避和耐心解释是护士应对暴力的主要方式(分别为52.7%和68.5%)。


日前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数据也显示,59.79%的医务人员遇到过语言暴力,13.07%的医务人员受过身体上的伤害,27.14%的医务人员遭遇过医疗暴力。


在医院各科室中,急诊科因重症病人集中,病种多,抢救和管理任务重,也因此容易激发医患矛盾。姜护士称,科室里几乎每个医护人员都有遭遇患者言语辱骂的经历。 


“有些患者为了省钱拿着家人或朋友的医保卡来就诊,我们核实身份后肯定会拒绝但患者就特别不理解,除了语言上的谩骂,甚至威胁称‘我记住你了,你出了医院小心点’”姜护士表示。


姜护士的遭遇也并非个案。北京某三甲医院急诊科护士周女士同样经历过因拒绝患者借用别人医保卡而遭辱骂的经历,“很多制度性规定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患者却常常把怨气撒到我们身上。”


此外,还有非急诊患者因为白天上班没时间去医院就会选择晚上去急诊科配药,一旦遭到拒绝就会觉得医护人员不近人情,进而恶言相向。 


“我们每天为了少上厕所不敢多喝水,只有中午十几分钟的吃饭时间” 有着9年从业经历的周护士特别希望社会能多理解护士工作的艰辛。据她介绍,科室里工作三年以下的护士几乎都有过躲到休息间或诊疗室偷偷哭泣过的经历。急诊科也经常抢救一些醉酒人士,挨打挨骂同样不少见,周护士就曾见证过科室里的男护士被醉酒汉硬生生拽进治疗室眼骨被打裂。 


不过,也有患者表示,有些护士的素质确实太低,缺少对患者和家属的同情和理解。郑州市民郑先生就对中新网健康频道表示,他曾因呼吸道疾病去郑州某三甲医院输液,“到了该换输液瓶喊护士时,她只简单回答好却一直待在医务室不出来,最后输液瓶都空了喊了好几遍才出来。”


郑先生表示,病人去医院心里本来就着急焦虑,医护人员态度再不好很容易惹患者生气。不过他也表示,无论如何不该动辄动粗口辱骂医生,如果对医护人员工作不满意完全可以通过投诉的渠道表达诉求。


北京市华卫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维权委员会委员邓利强表示,患者爆粗口原因在于没能认清医患关系的法律性质。“患者认为我花钱买服务,不满意了当然可以像对其他服务人员那样针对医护人员,事实上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医生和患者法律关系是民事关系是不容否认的,但医生绝不是为了商业利益而提供服务,患者花钱治疗是在弥补政府财政投入的不足,所以患者就医决不能等同于一般的花钱购买服务。


目前不少大医院为保证医护人员人身安全,安排安保人员24小时巡逻,急诊科夜间也会加强安保力量。同时,也对医护人员加强培训,通过学习典型案例掌握与不同患者发生冲突时的沟通方法和技巧。


此外,警方在维护医院秩序上也发挥重要作用。北京已有超50家医院实行了院警制,也就是警察驻进医院,维护医疗秩序,打击伤医犯罪行为。 


护士社会价值亟待认可


其实,医院发生医患纠纷也不仅是中国特有现象,世界普遍存在。据了解,国外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关注工作场所暴力的教育培训和研究,如美国加州于2010年开展的医务人员专项预防枪支暴力和武力防范培训,英国政府的“零容忍”教育培训项目等,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暴力事件的发生率。


“患者对医护人员的期望值太高了”姜护士表示,医护人员与患者没有恩怨,当然希望患者能治好病,但有时候患者病情确实已非人力所能为。而如果患者或家属一味责骂医护人员,只会让治疗氛围更压抑,“我们有时只能缩手缩脚地为病人护理”。


相较于医生,护士遭遇语言暴力的比例明显更高,邓利强对中新网健康频道表示,护士的价值应该同样得到尊重和认可,“没有医生,病人将陷于无望,没有护士,病人将陷于无助。”


医护人员遭遇患者语言暴力甚至人身攻击时有多少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中新网健康频道梳理今年以来多家媒体报道发现,尽管医护人员遭受患者暴力的情况时有发生,但施暴者一般被处以行政拘留和罚款,多数并未升级至追究刑事责任,大多都是作为民事案件处理,通常是打人方赔偿医药费并赔礼道歉。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