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葛兰素史克行贿大案审计细节揭秘

葛兰素史克行贿大案怎样水落石出


药品价格问题是关乎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民生问题,但让不少中国老百姓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中国的药价会那么高,知名药企的某种药品价格为什么在中国会高出其他国家多倍。在一次税收征管审计中,审计人员以专业视角抓住关键点,并以一查到底的精神,抽丝剥茧,重拳出击,才得以揭开这一鲜为外界所知的医药行业秘密。

5.jpg

2013年7月,公安部首次向社会公开了英国著名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葛氏公司”)的部分高管涉嫌严重经济犯罪,被湖南长沙、上海和河南郑州等地公安机关依法立案侦查的消息,引起社会舆论巨大反响。这一案件被公安部列为2013年十大经济犯罪案件之首。当然,此案所涉及的远不只一家药企,还有相关医疗单位,甚至包括政府官员。而葛氏公司因行贿被判罚金30亿元,被媒体称为“中国史上最大罚单”。


从葛氏公司“贿赂门”的曝光,人们终于看清了中国医疗行业滋生行业腐败的土壤以及医、药行业之间的潜规则:虚高的药价中包含了诸多的行贿成本。


这一轰动全球的行业行贿违法违规问题的线索,是审计署驻上海特派办在2011年的一次常规审计中发现和查实的,并依法移送公安部门进一步查处。


名不见经传的“临江国旅”


2011年年初,审计署驻上海特派办处长王海(化名)带队对某市国税局开展审计。审计过程中,王海和审计人员小肖、小陆等仔细分析了企业的年度报税资料,将营业费用居高的如药品、化妆品等行业作为此次审计关注的重点,发现一家外资药企两年营业费用约6亿元,达主营业务收入的30%。


“以审计职业的敏感,这么高的营业费用,背后很可能隐藏着‘秘密’。是虚列费用偷税,还是多列支出套取资金?必须看一看。”他们通过税务部门协调,对多家药企实地查访,并要求这些企业提供2009年和2010年两年营业费用的明细。


对药企财务资料的分析发现,药企的营销费很大一部分付给了旅行社。这些旅行社中,有国有的也有民营的。一家名叫“临江国际旅行社”(以下简称临江国旅)的民营公司作为供应商在药企中相当活跃,与许多药企都有业务往来。调查发现,有些药企第一年和某家国有企业合作,第二年就转到了临江国旅。这再一次引起了审计人员的关注。


审计人员的职业素养就在于,不能放过哪怕是一个极小的疑问,因为有些不起眼的问题背后也许就藏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强烈的责任感驱使着审计人员将药企的“生态环境”作为下一步的研究对象,而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临江国旅”是非延伸调查不可的。


当时收集到的资料显示,临江国旅为非本地注册企业,是注册地旅游局十大旅行社之一,日常主要业务是组织在沪外企高端商务人员在中国境内及世界各地开展会议、会务、会展和培训工作。


在税务专管员的陪同下,审计人员到了临江国旅。这是一家规模不大的民营企业,公司员工20多人。但是,在临江国旅的财务账上却发现,其年收入1.5亿元,业务量相当惊人,的确可以称得上当地十大旅行社之一。令人费解的是,这些收入基本上来自各制药企业,没有散客旅游收入。


审计人员通过对临江国旅账目的分析掌握了该旅行社的成本核算方式,从中找到了与其订单成本不符的几单业务,其中计入成本的几次50万元支出进入了审计人员的视野。经查,有200多万元最终付给了天津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而这家房地产公司与临江国旅并非有直接的业务往来。询问财务人员关于这笔资金的问题,财务人员闪烁其词。


临江国旅暴露出的种种疑点,使审计人员迅速作出一个决定:去天津延伸调查事实。


锲而不舍追踪多家药企和旅行社


在天津这家房地产公司,审计人员对临江国旅购买房产情况进行了调查。在公安机关配合下,审计人员取得了一个关键性证据,就是购房方是葛氏公司的一名业务经理,临江国旅为其支付购房款。这一线索的发现,为日后葛氏公司行贿事件的查证奠定了基础,并更加坚定了审计人员对药品行业进行“探底”的决心。


为了解开越来越多的问号,审计实施方案几经调整。他们从医药企业和旅行社中筛选重点企业,兵分几路进行延伸调查,将审计的触角不断扩大。


从2009年1月至2010年11月,葛氏公司等数十家制药企业以会议费名义支出5.2亿元,其中支付给临江国旅就高达3亿元。为什么没有组织游客旅游?临江国旅法人代表翁某的说法是,他们是专门为制药企业服务的,负责其会务等工作。由于机制灵活,在药企行业很有知名度。


在延伸调查中,一方面深入多家旅行社调取资料;另一方面,他们还延伸调查了5家知名医药企业,并多次赴异地调查。审计人员也曾面对如山的资料、千头万绪的凭证而感到无从下手,如去旅行社收集旅游行程安排数据,这些数据基本都在导游个人手里保管,数据不完整、材料缺损严重。


由此获得医药企业名单后,再延伸医药企业又能获得大量旅行社名单,旅行社和医药企业成蜘蛛网紧密联系。原因在于每家旅行社为多家医药企业服务,每家医药企业又会选择不同旅行社安排会务,因此审计工作量犹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但大家凭着执著的信念、精湛的业务能力和强烈的责任感,终于完成了艰巨的调查取证任务。


“会议费”是谁在消费,又是谁来埋单


审计人员以临江国旅为例向记者揭示所谓的会务服务是怎样的“平台”,以及葛氏公司与众多医疗单位、医务人员是如何沆瀣一气做成“买卖”、推高药价的。


旅行社收到制药企业资金后分期分批召集全国各地医院、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医学会的医务人员开会和旅游,地点大多选择我国的省会城市、旅游景点以及世界各地的名胜旅游城市,花费巨大。如,葛氏公司2009年4月邀请业内人士12人赴法国戛纳开会,耗资85.08万元;同年10月邀请业内人士13人赴加拿大蒙特利尔开会,耗资90.47万元;2010年7月邀请业内人士近500人在成都开会,耗资332.95万元。一些旅行社已成为制药企业违法违规向医疗机构和医药人员输送利益的专业“操盘手”。仅2009年和2010年,临江国旅就收到了葛氏公司2500多万元“会议费”。


审计人员推断,葛氏公司可能是通过旅行社套现行贿、赞助相关医药行业协会和给予代理商推广服务费等方式实施“带金销售”,向少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部分相关医药行业协会和医院领导及医生行贿。


按照《我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禁止药品的生产企业、经营企业或者其代理人以任何名义给予使用其药品的医疗机构的负责人、药品采购人员、医师等有关人员以财物或者其他利益。禁止医疗机构的负责人、药品采购人员、医师等有关人员以任何名义收受药品的生产企业、经营企业或者其代理人给予的财物或者其他利益。


奇高的会议费,这一审计线索日后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经公安部门侦查发现,葛氏公司多名中层干部还涉嫌职务侵占,比如,旅行社声称组织了150人的会议,葛氏公司将150人的费用打给了旅行社,但事实上,会议只有100人参加,多出的50人的经费便留在旅行社的账上,用于给葛氏公司中层干部回扣、行贿或组织关键人物旅游。比如,临江国旅为葛氏公司人员支付天津某房地产公司的购房款。


记者从有关渠道了解到,医药行业存在的权钱交易、商业贿赂问题,是国内目前药价虚高、过度用药的一个重要原因,加重了患者的医疗支出负担。“会议费”等推高了医药推广费,而医药推广费通常被制药企业列在营业费用之下。


移送查处 水落石出


“民生问题和社会热点难点问题是审计部门一贯所关注的,尤其是这些导致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我们作为审计人员有责任也有义务克服各种阻力查深查透。”王海说。审计工作在业外看来是一项四平八稳的工作,实际上却是一项攻坚克难的工作,既需要审计人员扎实的业务功底,又需要有锲而不舍的韧劲和顽强的突破能力。


2011年4月前后,根据法律规定,审计部门将线索移交给公安机关,并建议有关部门对涉嫌违规利益输送和商业贿赂的行为进行专项治理。案件随后步入司法的快车道。警方披露,包括葛氏公司4名高管在内,超过20名药企和旅行社工作人员被警方立案侦查。


2013年7月,公安部发布消息时,王海已经带领审计人员奔赴下一个审计项目了。对于这些东奔西走的审计人员来说,令他们备感骄傲的时刻正是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被挽回之际。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