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互联网医疗发展终将受制于整个医疗变革

1436836952279822.jpg

医疗可能是发展至今最具有挑战的互联网领域,不仅找不到清晰的商业模式,而且服务方和需求方都对使用这一工具动力不足。医疗的核心是问诊,呈现的结果是疗效,其他都是围绕着这一从问诊到疗效呈现的过程。作为控费工具的互联网医疗事实上要解决的是利用互联网这一工具来提高疗效,从而最终降低医疗费用。


因此,以控费为目标的互联网医疗是紧紧围绕着医疗的本质——提高疗效来展开的。无论是远程问诊、远程监测还是慢病管理,都是围绕着将疾病控制在一定范围,可以及早进行干预,从而降低医疗费用,提高病人的治愈率和提高疾病的可控性来展开的。如果没有明白背后的运营逻辑就匆忙进入这一行业,就很容易从一个错误试到另一个错误,直到最后的失败。


既然疗效是互联网医疗的核心追求,这与互联网其他领域强调的极致体验就成生了不一致。虽然说服务也很关键,但病人使用互联网工具的目的是治病不是为了体验的。因此,线上的服务优良只是项目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但却不是核心因素。如果不能解决疗效的问题,服务再好也无法留住用户。


要保证疗效,优秀的医生就显得不可或缺。只有经验丰富的医生才能提高看好病的几率,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医疗项目都把圈医生资源作为最重要的任务。但是,中国的医疗制度很特殊,医生大部分都是有编制的单位人,他们首先要满足的是单位的任务,而不是自己接的私活。这种以单位为核心的医生资源与国外的自由执业的医生有着天壤之别。如果互联网项目圈的都是体制内的医生,他们无法及时有效的满足用户需求,因为医生无法掌握自己的时间。


另外,医生也缺乏经济动力来上网看病。在以药养医的体制下,医生主要依靠产品赚钱,对于通过互联网推送过来的服务,医生的动力是明显不足的。当然,在广大的非三甲医院,医生的收入总体不高,从产品上获得的收入也较低。


因此,这一群体的医生是有动力来提供服务的。但是,他们的诊疗能力长期被用户质疑,在线下的可获得性又过强,病人并没有对他们的线上需求。也就是说,病人认为他们并不能提高疗效。这与美国的全科医生受到病人的信任是有很大的不同。


而对医疗机构来说,大医院不愁客源,对在线上提供服务始终是保持不温不火的状态,只有一些门庭冷落的大医院才有动力。虽然基层医疗机构很希望能通过互联网的工具来和三甲对接,从而提升自身的实力以吸引更多的病人。但大部分大医院与基层的合作更多的是行政性的,或者说是为了进一步虹吸病人来就诊而建立的新通道。这对基层的发展并不利,也无法切实提高互联网对病人的疗效管理,从而导致互联网医疗无用武之地。


因此,在支付方对医疗机构的制约能力薄弱的状况下,以疗效来考核医院和医生的机制在短期内还无法展开。虽然病人对疗效的需求很大,但在支付方无力支持的前提下,互联网医疗自身的发展动能无法获取。既然无法以疗效来取悦病人,圈再多的医生也无济于事,更何况这些医生并不是按照疗效来给他们付费的,他们自身也对提供这些服务的动力不足。


通过上述的分析可以看出,互联网医疗是无法制定新规则来推动自身发展的,一切都受制于整个医疗体系的变革。如果大环境不发生变化,不向以病人为中心的疗效管理演变,互联网医疗始终无法获得发展的动力。当前的发展也只能更多的去寻找一些本身在线下自费且医生又能收取高额服务费用的项目,但这毕竟不是行业发展的主流,无法成长为投资人期望的明星企业。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