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医生需要练就一颗强大的心

我是一家肿瘤专科医院的医生,下班后,习惯伫立在医院职工宿舍的阳台上,静静地望着楼下穿着病服在花坛边散步的患者,有的和亲密的爱人并肩走着,有的由孝顺的子女搀扶着,本应是一幅夕阳下美丽的剪影。然而,由于专业本能的反应,我总会忍不住回想关于肿瘤患者生存期的那些统计数据,于是心底会泛起悲天悯人的感叹——他们还能拥有多少个如此美丽的黄昏?

x.jpg

是的,人世间的苦,源于执著、放不下。


作为新入职的年轻医生,病史的采集和病历的书写基本上由我们完成。由于白天需要做手术及完成其他的一些医疗诊治操作,通常需要晚上返回科室加班写病历。有时候,会有患者来询问病情或咨询一些医学问题,熟一点的患者就会和我谈天说地,聊聊他们自己的“故事”。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容易被患者的“故事”所触动,嘴上在安慰鼓励他们,自己内心却早已笼罩着纠结和悲悯,挥之不去。因此,时常问自己——该不该去聆听患者背后的故事?但是,发现自己做不到。就这样,怀着一种很想聆听却又“害怕”的矛盾心情感受着他们背后触痛心扉的故事。


前几日,今年高考成绩陆续揭晓,不禁让我想起了那位阿姨。她是一位中年妇女,中等身材,衣着朴素,半年前首次来我们医院就诊。如同寻常,我去询问病史:“阿姨,我是您的主管医生,我想详细了解一下您为何不舒服。”她立刻很配合地起身,坐在床沿,看了看我的工作牌,说道:“陈医生,我现在完全没有任何不舒服,只是五天前不知为何肚子痛。”接着用手指着肚子疼痛的部位(右上腹),继续描述:“到我们当地医院做了检查,说我肚子里有个肿瘤,陈医生你看我现在的状态像是有病的人吗?”


其实我在问她病史之前已经从上级医生得知,根据这位阿姨在当地医院的检查结果,已经可以确诊为胆囊癌,并且已经侵犯肝脏,无手术指征,只能行姑息性化疗。于是我试着安慰她:“阿姨,不用担心,你先配合我回答有关你肚子不舒服的相关情况,这样我才能更准确地了解你的身体状况。”就这样,纠结地完成了病史的询问。


原来,这位阿姨来自湖南农村,文化程度不高,丈夫是一位乡村教师,抚养着一儿一女。她侄儿在广州工作,听说她得了这个病,于是就把她送到我们医院治疗。跟她的交流中可以判断,她已经知道自己得了肿瘤,只是觉得平时身体很好,不太相信这个事实。


她的内心有些担心害怕,但还算挺乐观的,并且相信自己的病可以治好。她说:“我以前听村里的人讲过,癌症,很可怕的,很难治得好。不过我侄儿告诉我,广州是个大都市,这里的医疗水平全国领先,好多癌症病人在这里都治好了。我侄儿读书读得多,我相信他。”幸好有他侄儿善意的谎言,幸好她的“不懂”,让她得以保持着一颗乐观的心。所以,有时候,懂得太多,未必是件好事。很多人谈癌色变,还没来得及进行科学的治疗,内心早已溃败,惶惶不可终日。


渐渐的,这位阿姨跟我的关系越来越熟,她也喜欢在我晚上加班写病历的时候找我聊天,因为我也是湖南的,所以她就干脆叫我“老乡”。她很乐意跟我聊她儿子的一些事情,看得出来,她儿子是她的骄傲,是她最牵挂的人。她得病的时候,儿子正读高三,在市里最好的中学读书。因为担心影响儿子高考复习,就一直没让她知道自己得了肿瘤。有次她说:“老乡,你对待病人的态度真好,我觉得你这项职业挺好的,救治病人的痛苦,自己内心也开心。我想让我儿子以后也当医生,所以我建议他高考报考医学院校,但是他不怎么愿意。我儿子是个很内向的人,十分善良,胆子很小,我估计他是害怕拿手术刀,害怕见到血,所以才不愿意。”


如今,她已经化疗了六个疗程,化疗的过程很辛苦,有时候会恶心呕吐、精神差、没食欲。她有时也会表露一些悲观的情绪:“老乡,你说我还能活多久?我的要求不高,希望能看到儿子考上大学,希望能看到儿子大学毕业后结婚成家……”她的面容有些憔悴,头发也因化疗的副作用而稀疏了不少,但眼神却充满了憧憬之情。


只是,医生不是万能的,对于当前医学暂时无法治愈的疾病,我们除了对患者实施姑息性治疗之外,也只能给予他们最大程度的心理安慰罢了。依照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我怕她是没机会看到儿子大学毕业的那一天了……


虽说医者仁心,然而在医学有限的前提下,在医生需要常常目睹患者死去的现实中,医生究竟要练就怎样一颗强大的心,才能让自己少受点痛苦,少几次陷入情感上的折磨?(作者:陈军)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谁来关心医生“过劳死”?

医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人?

80后骨干医生“弃医”原因调查

医生为何不受劳动法保护?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