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从食物到药物:食物提取物的抗癌研究进展

来自食物的一些活性物质被证明有很好的医用效果。实际上,很多保健食品的提取物(nutraceutical)有抗癌(例如血液和淋巴相关的癌症)的潜力。Hematological malignancies(有时被称为血液癌症),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骨髓瘤,另一种是淋巴肿瘤。有60-80% 的血液癌症患者都会吃一些保健食品或者保健药品(非处方药品)。没有非常多的证据证明这些保健食品或者药品对于患者健康存在好处,但是现有大量的研究正在试图搞清楚这食品提取物可能存在的抗癌潜能。

1.png

已有的一些数据表明,有些不同的食物选择可以抑制癌症的恶化。再例如大蒜很早就作为食品调味剂使用,而且也被证明能够降血压、增强免疫力以及诱导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的癌细胞程序性死亡。在大蒜中的主要活性物质就是大蒜素(allicin)。但是想这些保健食物的提取物大蒜素(以及其他一些食品提取物)没有通过早期临床的实验,因此很多没有被作为药物来使用。

 

很多来自食物(包括中草药、食用菌等)的提取物,具有很好的生物活性,被用到了很多种血液循环系统、淋巴系统的癌症临床的治疗的不同阶段。小编整理了近期使用活性提取物在不同血液、淋巴相关癌症的临床实践和实验进展。


白血病

 

白血病起源于非正常的造血活动。在造血干细胞的正常分化中,来自骨髓的造血干细胞会分化成各种不同的成熟血细胞或者淋巴细胞。白血病发生是因为这种分化过程受阻,很多造血细胞最终不完全分化,迅速形成了很多无法正常工作的、或者不成熟的血细胞或者淋巴细胞。最早的一个研究表明,全反式视黄酸(ATRA,维生素A的代谢物)针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ML)有很好的效果。全反式视黄酸可以在体外诱导急性早幼粒细胞的分化。后来,针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患者使用全反式视黄酸,患者的症状得到了显著缓解。此后全反式视黄酸就被用作了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主流治疗方法,使得患者的五年内存活率升高了超过90%。

 

在临床实践中,针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还是有些时候会用到化疗和ATRA结合的方法,即便化疗对患者有很大副作用。近期有个三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是使用三氧化二砷(砒霜的主要成分)和全反式视黄酸ATRA结合的方法,被证明相比于化疗和ATRA结合的方法具有更好的效果。

 

除了三氧化二砷和ATRA之外,还有很多来自于食物的提取物被用到临床试验中。例如蒲公英根泡茶被证明针对白血病有效,而且被批准了进行第一期临床的测试。

 

淋巴瘤

 

淋巴瘤起源于淋巴细胞的恶性增殖,并导致淋巴结肿大。还比如,口服茶多酚E(来自绿茶)被证明对淋巴细胞性白血病有积极效果,而且已经通了二期临床。还有证据表明姜黄素可能对这种肿瘤有一定的效果。正在进行的一个二期临床试验使用姜黄素,来治疗意义未定的单克隆丙种球蛋白病(MGUS)的患者。姜黄素和茶多酚E类似,都属于多酚类化合物,被证明是很健康的植物提取物。

 

另一项临床研究,使用每日口服白藜芦醇5.0g来治疗多发性骨髓瘤,并通过了二期临床测试。虽然白藜芦醇效果并不如以前常用的硼替佐米(bortezomib),然而这种来自葡萄的多酚类提取物却很安全,没有像硼替佐米一样有副作用。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是由造血干细胞很正常分化引起的。非正常的造血细胞分化进而引起了外周血细胞减少。这就导致了患者对细菌已经病毒感染非常敏感,因为这些感染一不小心就会带来致命威胁。很多低风险性的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患者死亡都是由细菌感染引起的。

 

多个课题组都发现了,β-葡聚糖可以增强免疫能力。这是一种来自蘑菇(一种灰树花菌类)的提取物,针对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的测试,已经进行到了二期临床阶段。通过每天6mg(每千克体重)的这种提取物,12周后,患者相比对照组免疫水平有所提高。

 

此外,骨化三醇(一种维生素D的存在形态)针对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和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效果也通过了大量临床实验,然而效果似乎并不显著。

 

保健食物提取物的安全性

 

考虑到大多数这些提取物都是来自食物,这些提取物还是相对安全的。因为人们已经食用过这些食物,就相当于已经通过了某些类型的测试。然而,因为在用药的时候,这些提取的剂量都很大(起码高于食物中的剂量),这些提取的剂量效应不能被忽视。因此,患者并不建议自行摄取这些来自保健食物的提取物。

 

而且还有研究表明有些提取物会干扰其他药物的效果。比如茶多酚和维生素D会影响硼替佐米治疗淋巴瘤的效果。


总结

 

来自食用的提取物相对于人工合成的药物具有很大的优势。首先是,食疗的方法让患者更容易接受。同时,这些提取物对人体的副作用已经经过很多“自然”的测试,如果剂量不大的话,这些提取物作为药物会更加安全。


这个研究其实也链接起了中医学和现代医学。中医学中使用的大量草药,如果仔细研究我们通过组合不同草药的提取物,活性能够达到很好的效果。然而,针对中草药的成分以及提取物的研究,似乎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关注。作为中华传统医学的精髓,中医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我们去发现,去继承,去革新。用“现代化的方法”,通过找到中草药中的活性物质,古老的医学应该会焕发新的生机。


相关阅读:

光线精确激活的抗癌药物

新基$6.2亿加码Epizyme,推进表观遗传抗癌药研发

抗癌新药PV-10花落勃林格殷格翰,将在中国上市

免疫疗法有望成抗癌新“标配武器”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