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加州大学起诉辞职教授窃取研究数据

2.jpg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对一位6月离职他就的研究人员提出诉讼,声称该研究人员与同事们密谋偷窃关于阿尔茨海默氏症的研究数据。该研究人员反驳说自己并没有错误。


7月2日的一份诉讼文件中,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声称,该学校阿尔茨海默氏症研究人员Paul Aisen到南加州大学另谋新职,但是他试图带走他领导项目的大量临床研究数据。


Aisen负责阿尔茨海默氏症协作研究项目(ADCS),该项目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发起已经运行24年的临床试验网络,从2007年开始到2015年6月21日离职Aisen一直负责该项目。2周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对Aisen提起诉讼,控告他和一起离职的同事违反工作合同窃取了ADCS研究数据。Aisen等也被指控阻止他们的同事到UCSD管理控制ADCS研究数据。


Aisen反驳说自己所以离职是因为在操作ADCS上一直存在困难。他告诉《自然》记者,“我觉得在UCSD该研究项目没有受到足够支持。我多年一直试图解决这些问题,尤其是在过去六个月,但最后我觉得改到南加州大学将会受到更大支持。”他离开是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也与许多ADCS 项目PI在多个临床试验中继续保持合作关系。这一诉讼更多是因为学校之间的矛盾而不是处于对研究项目的保护。UCSD起诉另一个大学的一名教员和工作人员的决定非常不一般。


但是UCSD认为Aisen未经过学校许可试图转移研究和数据不合法也不合常理。UCSD健康科学发言人Jacqueline Carr.说,当一名研究人员离职时,一般有通知和移交计划。但这次所有这些都没有,NIH和资助机构从来不会同意研究人员不经过大学同意随意带走研究数据。


Aisen反驳说他多次请求UCSD允许他将ADCS项目转移,但是这些请求被拒绝。解释原因是ADCS项目一直在UCSD。


因为数据所有权产生法律纠纷也曾有先例。制药公司对药物开发的兴趣和基础研究之间存在脱节导致转化“死亡谷”的出现,NIH针对这一问题推动了转化医学研究。这导致许多大学越来越多参与临床试验相关课题。随着大学参与转化医学研究项目的增多,这种由于和经济利益关系密切的数据引起的法律纠纷也变得更多。


大学也希望更好利用研究人员的研究项目。加拿大阿尔伯特大学公共健康学者Tania Bubela说,这一纠纷是关于阿尔茨海默氏病的研究,这不只是简单的基础医学研究,而涉及到药物效果评价,这将与将来进入市场的药物有密切关系。


ADCS项目不是一个简单的研究,是一个包括11个阿尔茨海默氏病临床试验的合作网络,涉及美国和加拿大70多家研究机构。老年研究所2013年资助UCSD和Aisen高达5500万美元负责ADCS项目到2018年。礼来、、纳波利斯与日本富山化学公司一直赞助ADCS的临床试验项目。UCSD估计该项目总规模可达到1亿美元。


在起诉书中,UCSD声称Aisen在4月准备转到南加州大学时就讨论将该研究项目移交给南加州大学,他的手下也与日本富山化学公司协商将项目合同转移到南加州大学。


这显然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将设备、人员和项目向南加州大学转移的阴谋。起诉书提供了Aisen在6月18日告知UCSD的e-mail,说他移职到南加州大学的意愿是7月1日。UCSD代理律师建议Aisen不要从UCSD带走任何用ADCS项目购买的设备、记录、电子数据或软件。但是在6月21日的另一e-mail中,Aisen说自己立刻辞职。项目组的一些研究人员改变了进入研究数据库的管理访问代码和密码,然后突然集体辞职。


Aisens说,员工们保留控制数据库的权限是为了保持对临床试验数据监管力度和数据安全性。他否认这些同事改变了密码。


威斯康辛大学法学院法律和生物伦理学家Pilar Ossorio说,数据转移的问题说明在学术研究中会反复出现的一个问题。许多学者都认为研究数据就应该归研究人员自己,但其实是错误的。


Aisen案件也说明,近年南加州大学接连从临近学术机构挖人导致了紧张关系。去年7月,斯克里普斯研究所所长Michael Marletta因为倡导与南加州大学合并被辞退。南加州大学10月宣布从斯克里普斯研究所招募了结构、化学、癌症生物学等4个顶级科学家。7月7日,UCSD健康系统主任宣布接受南加州大学附属洛杉矶儿童医院院长职务。


在起诉文件中,Aisen声称自己离开UCSD是因为经费延迟和短缺影响了ADCS进度。例如研究人员数量不足,人员工资不高等导致该项目招聘人员困难。法庭接受多家机构支持Aisen负责ADCS研究数据的声援信,这些机构包括哈佛大学医学院、耶鲁大学医学院、维克森林医学院和礼来公司。


根据UCSD的诉讼书,南加州大学提供给Aisen年薪50万直到2020年,包括低息和无息房屋贷款。Aisen说工资和待遇从来不是他和南加州大学讨论的话题。


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神经科学家和干细胞学家Jeanne Loring说,南加州大学拥有海量经费,但仍对自己的科研水平没自信。他们已经决定要投入这些钱,以提升某些生物研究的水平,这是很酷。南加州大学的这些政策对许多挣扎在研究经费申请过程的学者有非常大的诱惑。Loring说,“我虽然对Paul Aisen突然决定换一个更好的工作很惊讶,但是完全理解。在研究经费非常不确定的情况下,如果可以让自己继续从事充满吸引力的科研工作,谁都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