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独立调查团痛批世卫组织应对埃博拉不力

1436752067746693.jpg

世界卫生组织亟须改变


独立调查团痛批该组织应对埃博拉不力


如果世界卫生组织要更好地保护人类不受主要传染病的威胁,该机构必须彻底改变。这是一个负责评估世卫组织应对西非埃博拉疫情的独立小组得出的结论,这场疫情导致11000多人死亡。这项于7月7日完成的报告对世卫组织的回应给予了严厉批评,并对该机构的结构改革和政策制定提出了广泛建议,包括在世卫组织机构下新设立一个应急准备和响应中心。


然而,该组织在报告中也总结称,世卫组织需要成员国赋予其更大的权利、更多的资金和支持以履行其职责。“我认为,这是一项坦诚、重要的报告。”挪威乙型脑炎流行病学家Preben Aavitsland说,他曾参与起草《国际卫生条例》—— 一项于2005年起草的条例,阐述了世卫组织在国际卫生危机中的权利和责任。“这项报告的发起人提出了大胆的建议。”他说。


作为联合国下属机构,世卫组织成立于1948年,该机构的宗旨是“让全人类获得尽可能高水平的健康”。但很多人认为,该机构在去年应对埃博拉疫情的过程中却被搞砸了。


今年3月,由英国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前首席执行官Dame Barbara Stocking带领的一个6人专家组被委任调查是哪些地方出现了问题以及哪些地方应该作出改变。专家组成员访问了世卫组织的内部人员和外围专家,和许多救济组织代表进行了会面,还飞去西非疫情感染国家。


在报告中,专家组对世卫组织的若干问题作出了批评,最显著的是该组织在宣布国际关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爆发时存在“严重且不合理的延迟”。世卫组织直到去年8月8日才正式宣布埃博拉疫情对全球的威胁,这一事件比疫情发现晚了4个多月。当时,已有2000多例疫情报道。


这份报告承认,在疫情暴发早期评估其发展形势确实因为受到若干因素的影响而变得复杂。例如,患者在隐瞒或是由其家人隐瞒病情,在疫情发生国家普遍存在否认疫情暴发严重程度的情况。尽管如此,该报告指出,世卫组织应该认识到,疫情形势在呈螺旋上升,并很快就会脱离掌控。


“在埃博拉疫情危机初期,世卫组织总部和非洲区域办公室有经验的工作者就曾对疫情状况包括现场的工作部署以及疫情的严重程度作了上报。


然而,或是这些信息没有被传达给高层领导人,或是高层领导人没有认识到疫情的严重性。”该专家小组写道。部分问题在于世卫组织的组织文化不支持“高层领导人和员工之间开放和批评性的对话,或是在政策制定上允许冒险”。专家组表示,担心冒犯非洲三国政府以及扰乱贸易和经济交流阻碍了世卫组织在疫情早期宣布进入PHEIC状态。


当前,世卫组织对疫情程度的界定分为两个标准,或是PHEIC,或者不是;专家组建议,应建立一个“新的预警阶段”。然而,这样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Aavitsland说,“我认为,应该降低宣布PHEIC的门槛,而不是把门槛设立得很高,等到出现全球层面的疫情才宣布。”


该报告还总结认为,应该让世卫组织变得更加“适用”,而不是成立一个新组织解决全球疫情危机事件。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该报告建议,把世卫组织的经费提高5%,同时迅速成立世卫组织卫生紧急事件预备与响应中心,该中心可以负责抗击疫情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这两项工作目前在世卫组织内部是分开管理的。专家组还写道,该中心应该由一个独立委员会监督,并由“有政治、外交、危机协调、组织和管理能力的强有力的领导人和战略思想家所领导”。


建设新中心是影响最远的一项提议,Aavitsland说,他认为这是个好办法。但他补充说,该中心可能难以与世卫组织管理相协调,因为这样做很容易在一个组织内部成立另一个组织。


此外,报告还批评了世卫组织花费过长时间协调疫情暴发,以及在疫情初期没能动员社区领导人尤其是女性。报告还指出,该组织因为消耗过长时间,而没能优先处理好文化敏感信息,从而获得受灾人群的支持。


在首次回应中,世卫组织表示欢迎这份报告,并强调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将召集一个委员会回顾《国际卫生条例》。在那里,“成员国可以讨论专家组的建议,包括讨论成立一个中级水平的警报系统,以便在早些时候发出警报,而不是达到国际关注公共卫生应急事件的最高程度时才发出警报”。世卫组织在通过邮件发给媒体的声明中说。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