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评论:消费时代,你有“身高焦虑”吗?

现在,从人们对“高帅富”的在意中,“高”排在了第一位。虽然近些年来,我国人均身高出现了加速增 高的现象,但关于“身高”的商业炒作和理念误导几乎是同步的。身高与职场竞争力、择偶取舍标准 乃至个人魅力指数等挂了钩。身高,不再是个孤立数据,在其数字“背景板”上隐身的生活环境、经济 状况、福利状况、健康意识、身体文化、身高歧视等诸多问题,无一不值得人们坐下来冷静思考。

1.jpg

社会性:从儿童免票线“长个”说起


身高真的只是个人的事情吗?身高真的与社会没有关系吗?也许,一个人的身高是这样,但是,当一群人的身高变了,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根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1日起,江苏景区的儿童免票线就要“长个儿”了,对6周岁(含)以内或身高1.4米(含)以下的儿童免收门票。而目前国内很多地方的儿童免票身高基本上都是1.3米以下,有的还执行1.2米以下。


卫生部2006年12月31日发布的全国第四次儿童体格调查结果显示:30年间,中国儿童的平均身高提高了6厘米。显然,孩子“发育快”了,免票线也得应该“长个儿”,这是人群身高变化对于城市管理提出的要求,如果身高线不适应人口身体状况变化的现实,死活就是“不长个儿”,那肯定会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弹。


其实,早在2008年,铁道部就下发《关于调整儿童票身高的通知》,对符合购买半价条件的儿童标准身高的上限做出调整,由1.4米提高到了1.5米。


可见,身高不是孤立的,它在一定情况下具有社会性。现在人们对于“人高马大”一般持赞赏和鼓励态度,身材高挑成为一种崇拜。但是,身高的增加其实也隐藏着一定的社会隐患。


有研究表明,一个人的身高每增加5厘米,人口即使不增加,光是身高增长,就要增加10%的衣服和16%的食物供应。据称,如果双脚大三分之一,美国每年制作的皮鞋就要多用掉一万平方公里的皮革。麻省理工学院的未来学学家麦尔茲利警告说,人们往往只注意到人口膨胀给世界带来的危机,并未认识到人类身高增高对生存环境造成的冲击。而且,身高变化对公共设施也是一种挑战。如公共汽车、公共厕所的高度和座位、百货商场的层高、电梯规格,甚至床单和衣服尺寸都要重新设计或改造。


正如一位经济学家所说:“人是小的,小是美丽的,追求庞大,就是自杀。”


身高文化:从审美跑偏到法律纠偏


曾经有一段时间,对于某个身高尺度以下的人,社会上曾有一个比较恶俗的词:二等残废。


这样的说法几乎到了歧视的地步,但是背后的文化背景却是深厚的。有个调查对女性心目中“完美先生”进行问卷,其中包括收入、座驾、饮食、穿着、卫生习惯等30项条件,但几乎所有人都将“完美先生”身高定义为1.83米,其余选项则各取所好了。


当人们对于身体的审美过多倾斜于高度,这种跑偏往往会导致荒谬绝伦的事情。据报道,北京海淀区曾有一酒楼招保安,明确规定,身高1米80以上月薪800,达不到1米80月薪600。就这样,身高和身价对等了起来。


2002年1月,就发生了一件全国知名的诉讼事件。


该年度,四川大学法学院毕业生蒋韬因身高原因被某公职单位拒绝录用。当事人蒋韬接受采访时说,自己身高虽只有1米65,但学业优良,其他条件均符合招工方广告中的报名资格。


在听到学生这一遭遇后,老师周伟博副教授毅然决定担任蒋韬的诉讼代理人。在周教授出示的行政起诉状称,被告招考国家公务员这一具体行政行为,侵犯了原告享有的依法担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平等权与政治权利,限制了原告担任国家机关公职的报名资格,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含有身高歧视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责令被告公开更正并取消报名资格的身高歧视限制。


舆论认为,针对不同专业和未来不同行业的工作特点,制定一些有关身体条件方面的要求和标准,还是需要的和必要的。法律容许“特殊岗位,特殊要求”,毕竟,身高对军人、警察、体育专业等正常从业有直接影响。但身高与能否成为银行合格员工不存在必然关系。银行以身高为由将蒋韬拒之门外,当然属于以不合理的差别对待,进而构成歧视。


社会对身高的审美出现偏差,并引发一系列不合理现象时,法律就需要出来纠偏。应该说,这是一种有效的社会平衡机制。


价值排序:富贵病面前,健康高于身高


其实人们对于身高的在意,有时候不光是“魅力指数”的需求,更是牵扯到其他方面的利益竞争。


比如,有一种说法叫做“身高政治学”,其中提到西方竞选的电视辩论中,政治人物的身高对比和选举结果有极大的默契。据统计,战后16次美国总统大选中,由较高那一位胜出的总共有11次; 由较矮那一位胜出的却只有4次。而在英国大选投票中,卡梅伦此次连任,竟也被认为符合英国流传的“首相身高定律”:英国近40年来,还没有出现身高低于180厘米的男首相。可见,有时候,身高就是好处,有一项调查询问人们对身高的满意程度,结果发现,近七成的人希望自己的身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然而,身高的价值排序往前了,但是在“致命”的健康问题面前,可能人们要进行重新考虑了,毕竟,营养膳食的改善,带来的不仅仅是身高的增加,更是肥胖和各种肥胖疾病的接踵而至。


现在,大胖子、小胖墩越来越多,富贵病频发,一些疑难杂症、老年病呈现年轻化趋势,这些都是营养过剩带来的。以北京为例,2013至2014学年度中小学生肥胖检出率为15.6%,与上学年度相比上升2.6%。对于这个趋势,我们显然没有做好准备。《营养改善条例》还处于草案状态。但是境外有些国家已经走得很远了。日本1947年颁布了《营养师法》,结果就是,“40岁以上的日本人比中国人矮,40岁以下的日本人平均身高比中国人高”。2009年,日本甚至专门针对公民的腰围立法,男性不得超过85厘米,女性不得超过80厘米,不管多大的官,腰围超标就地辞职。


网上有这么一句话:你可以矮,但你不能又胖又矮。


站在国家和政府的态度,应该对国民体质问题高度重视,为全民健身提供支持。


身高焦虑:你跟的风,有可能是商业陷阱


当下,自己的孩子长得不高,似乎成了许多家长的心头之痛。这就是所谓的“身高焦虑”。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孩子们的身高也正在逐步升高,受社会观念的感染,家长对孩子身高期望值更是“节节高”,大家好像进入了一个“恐矮时代”。然而,一个人的身材长多高是有客观规律的,不能违背。


协和医院矮小症门诊曾接诊这样一家人:一对中年夫妇带着一个身高1米4左右的男孩,目前男孩是10岁,小学三年级。孩子的妈妈焦急地表达了诉求:“我们想给孩子打生长激素,他长得太矮了,他同学都长到1米5几或是1米6了!”


医生告诉这位妈妈,不要给孩子灌输越高越好这种错误观念,而是营造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让孩子多运动、多接触自然,身心充分得到自由发展。顺其自然,如果只是一味地拔苗,身高是长了,可能心理成熟度却跟不上身高“成长”的步伐,最后会造成孩子的身高和心理严重不对称。


有观察者称,现在社会上的“身高焦虑”,很大程度上是不良的商业文化制造出来的。一些商人利用人们“恐矮心理”和知识匮乏,设立一系列商业陷阱,使好多家长和患儿上当受骗。有网友就说:鼓吹越高越好的,只剩下商家,否则那些卖增高鞋垫、卖各种号称神奇见效增高仪的店家怎么活下去啊?


文化学者陶东风曾说,消费社会的文化就是身体文化,消费社会的经济是身体经济,而消费社会的美学是身体美学。但是,现在人们对于外表的关注在很大程度上依然具有功利目的,比如增加自己在职业市场、婚姻市场的竞争能力,增加“身体资本”。


防止身高焦虑背后的“商业陷阱”,此次国民平均身高数值的出炉是一个契机。正如评论所言:男性平均身高167cm说出了真相,不要再在身高上跟风了,所谓“高有所短,矮有所长”。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