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广州约60家医院可使用手机挂号 发力移动医疗

7月7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正式启用“手机门诊”,方便患者通过微信等移动终端进行预约挂号和缴费。这座有“中国最古老西医院”之称的老牌名院,成为广州又一家拥抱新技术的公立医院。如今,使用手机已可以在市内约60家二级、三级医院实现挂号了。

1.jpg

2014年5月底,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成为支付宝“未来医院”项目中全国首家上线医院,陆续实现了在手机端当天挂号和预约挂号、预约住院、就诊缴费、查看病历检验结果、院内3D导航等功能,在患者中推广顺利,使用率不断攀升。


医院发力移动医疗


去年下半年以来,广州多家医院不约而同在移动医疗上发力,“接入移动终端方便病人就诊”已被视为医改的大势所趋。广州华侨医院在去年11月底与支付宝钱包合作;地处老西关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从去年12月12日开始使用微信服务号;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今年1月推出支付宝服务窗和APP;7月1日,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微信服务号正式上线。


广州市统一预约挂号系统也在去年11月底接入微信,已有50多家医院依托“广州健康通”微信号开展了移动医疗服务,今年下半年还要开通支付宝服务窗。目前“广州健康通”的粉丝用户已经达数十万人次并迅速增长。


妇婴类医院应用最多


目前市内各家已开通移动医疗服务的医院,使用率有所差别。其中在妇婴类医院应用的效果最佳。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数据显示,该院服务窗上线30日,累计使用支付宝钱包挂号就医用户已达3万人次,占医院门诊比例超过10%;上线半年,有8.5万人次患者使用过该功能。而在开通一周年之际,使用该服务就诊的患者,占市妇儿医疗中心就诊量的四成。


这是市内移动医疗使用率最高的医院。以每日门诊量1.2万计算,每天使用该服务的患者达4000人次。


综合类医院应用较少


患者年龄结构偏大的综合类医院的使用率相比略低。据广医三院办公室主任刘丹介绍,到目前为止,移动医疗客户端已有“粉丝”两万多人次,每天新增的“将诊疗卡跟医院微信新媒体绑定的患者”约在100人左右。目前,微信挂号约占10%。自从预约挂号功能上线后,预约量达到了现有挂号量的3倍以上。


男女用户比例约为4:6


性别比方面,各家医院获得的数据显示,男女用户比例约为4:6左右,符合门诊患者中“女多于男”的情况。“我们发现年轻女孩比男孩更爱使用微信和支付宝预约支付,比例约为65:35。”中山六院信息网络中心主任王文辉表示,这也和“女性网上消费习惯以及女性健康意识更强”的人群特点相一致。


患者:挂号免排队省时间


当天挂号和预约挂号功能,是目前各医院移动医疗服务的最核心内容。有不少医院还增加有门诊缴费、验单查询、预约住院、候诊顺序查询等内容。服务项目越多,就诊效率提高得就越显著。挂号、缴费这对导致就医时间长的巨头,如今普遍一两分钟就能搞掂。


其中,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移动医疗服务省时间效果最显著。统计显示,与传统就医流程相比,挂号时间可以完全省去,候诊时间、缴费时间分别缩短2/5和4/5,在门诊高峰期使用“未来医院”移动就诊服务,用户的就医逗留时间可缩短一半。据估算,该医院的支付宝服务窗上线一年,一共节省用户就诊时间228100小时,相当于26年的时间。


医生:挂号情况心里有数


对于医生来说,移动医疗的好处,就是让剩余号源患者可以选择不同时段就诊。有中山六院的年轻医生告诉记者,以前出诊可谓“听天由命”,有时上午病人40多个,医生忙坏了;下午病人才几个,医生太闲了。现在通过移动终端预约,出诊前就知道当天就诊安排,既有利于病人平衡时间,又有利于医生安排工作,必要时请求支援。


节省排队挂号、缴费时间,改善患者就医体验,也有利于改善医患关系。调研显示,通过“未来医院”服务,用户对医生好评率超过八成。以市妇儿医疗中心为例,其“未来医院”用户对医生的评价中,九成以上打了满意好评,当中超过六成都打了五星点赞好评。即便一些用户有意见,也会通过留言向医院反馈,帮助医院改进服务。


医院:及时收到患者意见


移动医疗对医院管理也提供了方便。调研发现,以挂号员300次/天、收费员200次/天的工作量计算,一年相当于为医院“增加”7个挂号、收费服务窗口。


患者看完病后是“点赞”还是“吐槽”,也可以通过支付宝服务窗即时进行意见反馈,院领导可以及时收到。


市妇儿医疗中心院方通过支付宝服务窗统计发现,全院90%的投诉对象集中在5%的医生身上,院方甄别情况属实的,对于偶然差评的医生会在大会上作不点名提醒;但如果某位医生一段时间集中收到的差评较多,医院就会进行了解、寻因。


■问题


老人更难挂号?


使用移动医疗的用户大半都是中青年,会否挤占就医需求更高的老年人群的医疗资源?


在地处老西关地区的广医三院,老年患者多,大多数老年人不会或者是不太习惯使用微信,这也是微信新媒体功能使用的最大限制。广医三院办公室主任刘丹坦言,这也需要老百姓的就医习惯能够进一步改变。


在市妇儿医疗中心,挂号系统会根据用户使用数据,划拨一定比例的号源用于移动端,余下的号源留给现场窗口挂号、诊间预约。


中山六院目前将五成号源留给现场挂号,并会根据现场就诊情况,随时调配增开号源。该院门诊办主任王辉表示,老人家通过现场挂号、电话预约,依旧可以挂到号;也可以请子女孙辈帮忙,通过移动终端进行预约,“移动医疗的潮流无法阻挡,等到‘80后’一代步入老年,可能就不存在现场挂号困难的问题了。”


报销何时畅通?


目前广州市内大部分能提供缴费服务的移动服务端,仍然未能与医保系统实时互通,传统窗口缴费时刷医保卡可以实时报销,而移动医疗暂时未能实现。刘丹认为,在微信功能推进中,如果能够实现医保的实时支付,肯定会吸引更多人使用。


另外,受公医政策影响,公费病人不能使用支付宝挂号和收费,门慢病人、门特病人和生育保险的病人,虽然挂号无忧,但受医保政策影响,无法采用移动终端进行缴费。“我们医院服务窗口排长龙的只剩下医保窗口。”中山六院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医保政策需要顺应新的就医潮流,拥抱新技术。”这是多位医院工作人员的共同心声。他们表示,移动医疗端亟待医保配套支持。


然而,记者了解到,“保障信息安全、防止医保资金被滥用”是移动医疗未能接通医保系统的原因。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