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北京史上最大医托案 150人落网

20150709072143875.jpg

6月20日,平安里育德胡同,男子(左)正给家里打电话让汇钱,“医托”守在其旁边。


今年六月,无业的湖南籍打工女刘某到北京求职,经老乡介绍入行开始诱骗来京求医的患者到小诊所看病抓药,赚取高额酬劳,上班一阵后,识得几株草药的她还被医院负责人看中,顺利被提为“护士”,而其尚无任何执业资质。


7月6日,北京警方成功侦破一起特大“医托”诈骗案,一次抓获涉案嫌疑人150名,其中“医托”80余名、医疗机构工作人员60余名。“医托”傍上“中医小诊所”,几十元成本药品卖上万元。


据悉,这是北京有史以来打击医托诈骗犯罪规模最大,抓获人数最多的一次。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就在警方查处这起诈骗案的当天,新京报独家刊发了《疯狂医托 组团坑人》的调查报道,医托们通过在北京西站、北京站、积水潭医院、协和医院、阜外医院、301医院等患者集中地,通过交谈引诱等方式将来京就医的患者骗至一家名为“百德堂”的中医诊所。诊所则通过低价药高卖谋取暴利,医托则跟诊所倒三七分成,患者消费1万元,医托拿走7000元。


七家中医诊所存医托被点名


北京警方昨日通报称,今年5月,通过日常警情分析研判,警方发现了隐藏在朝阳、西城等区的多个“医托”团伙。北京便衣警方随后牵头组织相关业务单位和西城、朝阳分局成立专案组,加强案件串并分析,及时开展专项打击。


遭到警方深入调查的医院包括慈睦国研中医院、北京京城国中医门诊部、子安堂中医诊所、中豫丹草中医院门诊部、奥东中康医院、瑞丽妇科门诊、俊丽中医门诊部等多家“医托”警情突出的医疗机构。


经过1个多月的侦查,专案组在深入掌握了本市多个团伙实施“医托”诈骗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后,开始制定详细抓捕方案。


7月6日,北京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总队会同朝阳分局、西城分局等相关部门共计400名警力,在涉及“医托”诈骗的诊所,以及嫌疑人的暂住地开展抓捕行动,共抓获涉案嫌疑人150名,其中“医托”80余名、医疗机构工作人员60余名,收缴账本、电脑、药品等大量涉案赃证物。现已将嫌疑人分别移送西城分局和朝阳分局进一步审查。此案的侦破,对隐藏在本市的医托团伙予以毁灭性打击。

t2.jpg

7月4日,北京西站A2出口,一名“医托”胸口挂着“北京西站工作证”。


专盯老年人 “神医”做诱饵


张先生是山西一名大学教师,7月1日他带着舅舅、舅妈、表妹一家子来北京给舅妈看病。早上8点在协和医院看病,遭遇了一男一女俩“托儿”。


听说老太太有嗜睡病,“托儿”立马拍着胸脯说他的表妹就是在一家中医院看好的,很快便把张先生一行人忽悠到了一家小医院。花了101块钱挂了号并拿了一个病历本,在等待叫号的过程中,有一名自称是患者的陌生人主动上前与张先生一行人闲聊,说她丈夫就是在这边看好的嗜睡病,把这个医生夸得神乎其神。看病的过程异常顺利,这位“名医”熟练地给老太太开了几服中药,一交钱才知道,总共7383元。千里迢迢来北京治病,贵点也值了,老太太满怀希望踏上了回家的路。


仅过了一天,张先生接到了表妹打来的电话,说可能被骗了。7月6日一大早,张先生拿着买的中药去这家医院退款,接待他的不是医生而是正在调查情况的民警。


看“医托”如何秒变护士


二龙路派出所里,嫌疑人之一的刘某正在接受调查。她的身份很特别,据她自己交代,无任何资质的她在医院里当护士,而就在几天前刘某还是这家医院的“医托”。


“今年6月我来北京找工作,在北京西站我认识了一个老乡,老乡知道我来找工作,就推荐我去当‘医托’,说干这个挣钱多,然后我被介绍到这家医院。”


刘某说,她当“医托”时一般在肿瘤医院转悠,看到病人就上前搭讪,问明病情后就和患者说她有亲戚以前也得过同样的病,并且全程护送患者前往小医院就诊。刘某说如果遇到看病的湖南老乡,她就会用家乡话跟对方拉近距离,取得信任,对方上当的几率非常高。


“干了一阵‘医托’后,医院的负责人问我是否学过医,我说在老家的时候学过一阵子识别草药,他说让我当护士负责带患者去取药。”刘某说,就这样,没有任何执业资质的她成功晋升为护士。


“医托”变护士、工作人员与医护人员鱼龙混杂的现象在与医托相勾结的小诊所中较为普遍。7月6日,百德堂被曝光当天,新京报记者回访时发现,该诊所几乎人去楼空,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妇女留守在诊所,当新京报记者询问其身份并希望其出示医师资格证时,此人急忙脱下白大褂称自己只是普通工作人员。


医托伪装“病友”热情搭讪


北京警方在调查中发现,“医托”主要以主动搭讪、诱人上钩、贬低名院、抬高“诊所”、主动带路的方式进行呲活。


首先由“猎物者”负责寻找目标,与患者主动搭讪,并使患者产生前往涉案诊所就诊的意愿。在此基础上,会有“医托”扮演“病友”上前佯装患有同类疾病,为患者带路至涉案诊所并一同看病。此外,等事主看病买药后,会有专门“护送”人员将其送至地铁或公交离开。作案时,团伙人员分工明确、组织有序、密切配合,整个诈骗过程环环相扣。


7月5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医托”时,就有受骗患者讲述他们是如何被医托一步步忽悠的。家住河北燕郊的郭女士陪同老伴到协和医院看“白癜风”。没想到抓完药刚走出医院,就在东单的天桥上碰到一男一女,还自称河北老乡。


“他们先是很热心地问我们要看什么病,然后就说自己有个得了白癜风的亲人也来协和医院看病了,但没看好,最后是在‘百德堂’中医诊所给看好了。”郭女士回忆,医托还谎称自己也会去医院看病,急于把病看好的老伴执意要去试一试。


到了医院后,一个自称姓朱的70多岁的老中医,花了不到两分钟给郭女士的老伴号脉问诊,然后就开了一大包中药,一共花费3728元。


“在协和医院都没花到这么多钱,当时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些药这么贵,但就想着看看药效再说,也就没有追究。”郭女士说。


因肿瘤病在百德堂抓药看病的刘女士、因肝胆疾病在百德堂抓药的张先生等人与郭女士的遭遇几乎一致。


其实,在民警办案中也发现,有的患者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医托儿”,小医院也不正规,可这类患者多是患有疑难或顽固性疾病,有时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正好着了“医托”的道。

t3.jpg

昨日,位于平安里育德胡同里的“百德堂”诊所已自行摘牌暂停营业。


行业内幕1:几十元药品最高卖上万


“医托”的收入很可观,由医托变护士的刘某称,只要她带来的患者在医院开药自己就有200元提成。


据警方调查,“医托”的收入远不止这200元。涉案诊所一般将成本为几十元的药品以成百上千甚至上万元的价格卖给患者,由诊所收取高额挂号费、药费后,再将获利与团伙成员进行分成。


其中,事主首次交纳的药费由诊所和“医托”按照一定比例(通常为诊所占三成,“医托”占七成)进行分割,诊所通过电话“回访”、邮寄药品等方式对患者进行2次联系,所得收益归诊所所有。


行业内幕2:开药有秘笈 瘸腿皮肤病同药方


“‘医托’绝不仅仅是骗点钱那么简单”。一位负责侦办此案的民警介绍,主要是误诊。嫌疑人不是治病而是开药,对他们来说对症下药是空谈,什么病都是那几套方子,反正治不好也治不死。可你用了几个月甚至几年吃这些根本不对症的药,贻误了治病的最佳时机。一名来自广州的跛脚男子在诊所开的药方,竟然与第二天来此看皮肤病的孩子的药方一模一样。


其次是可能会加重病情。民警在坐堂的大夫桌上发现了一个开药秘笈,上边把常规的病开什么药都列出来,谁坐堂不重要,只要问一下病名,再按照这本秘笈开药就一切OK。不论上不上火都吃去火的药,不管虚不虚都开大补的方子,直接危害患者的健康甚至危及生命。


行业内幕3:买药催得紧 退药亦爽快


吴女士今年6月份在武警总医院看胃病时遭遇了医托,白纸坊桥附近一中医诊所仅开三包中药就收取了她2600余元。


“买药时我就觉得太贵了,旁边医托还有看病大夫一个劲地催赶紧交费,还跟我说有病得赶紧治,不要心疼钱。”吴女士称,回家服用中药后胃病越发加重,才怀疑上当受骗,上网搜索发现该诊所关于医托的投诉很多,于是她拿着收费单找到诊所要求退钱,让她没想到的是,诊所二话没说就给她全额退款。


前述郭女士的遭遇与吴女士遭遇几乎一样,在与百德堂负责人电话沟通后,昨天上午,郭女士也把自己手里的中药全部退掉,“不过他们没有退挂号费,还收走了药费收条。”郭女士说。


诊所医托、医师合作诈骗流程


医托头目:组织亲属、朋友以及老乡入伙行骗。

1号医托:负责寻找目标,与患者主动搭讪,并使患者产生前往涉案诊所就诊的意愿

2号医托:扮演“病友”上前佯装患有同类疾病,为患者带路至涉案诊所,并套取患者信息告诉诊所医师。

3号医托:负责在患者看病结束后继续忽悠,并将患者送至地铁或公交后离开,防止患者发现被骗。

医师:谎称“名医”负责看病开药与诊所医托进行勾结。


警方提示:三招识别“医托”


一是不要相信“病友”的话,这些“托儿”一般都是2、3个人,陆续出现在你面前,以病友的身份消除你的戒心。虽然他们能将你的病说得头头是道,这是因为他们事先背了功课。特别是如果他们坚持要带你去医院看病时,一定要提防。


二是要仔细识别“小医院”。这类医院规模很小,一般也就二层楼,负责人请几个大夫,雇几个护士,再招一大批“医托”就敢开张,目的就是开药,而且以中药为主。所以整个医院就是药房这个地方人多。您如果细看,因为是现搭的草台班子,这种医院化验、放射、住院等设施几乎没有,科室少,医护少。


三是当有人对您说有“名医”坐诊时,要及时通过上网查询以及拨打医院电话等方式认真核对,不要轻易相信。


追访:“百德堂”自行摘牌停业


经过新京报独家持续曝光,百德堂诊所从昨日开始,拆除北京百德堂中医门诊招牌,贴告示称暂停营业。


昨日下午3时,位于平安里育德胡同的百德堂诊所大门紧闭,未见任何人员出入,大门右侧“北京百德堂中医门诊”牌匾已摘除。两侧门柱上分别贴了一张白纸告示,称“内部装修 暂停营业”。


据西城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对百德堂涉医托相关问题尚在进一步调查中,尚未勒令该诊所停业整顿,对该诊所停业尚不知情。


针对百德堂拒绝提供患者处方问题,该负责人明确表示此行为违法。据悉,按照《处方管理办法》规定的诊疗机构须将医生开出的处方至少保留一年。


上述负责人介绍,卫生部门只能针对机构、人员、医疗行为本身进行监督执法。针对目前百德堂存在的医托等问题,他们要等公安部门认为存在非法问题后才能依据《医疗机构管理办法》、《北京市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积分管理试行办法》等法规进行查处。根据《医疗机构管理办法》,卫计委可给予问题医疗机构一次积6分的处理,超过12分,可以暂缓校验1-6个月,暂缓校验期间仍不停止执业的,可以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6名医托在深圳医院被抓 遭遇无法律处罚尴尬

安徽多名医生用病人遗体伪造车祸骗保

骗数百名无癌病人化疗 美恶魔医生牟利3500万

癌症病人串通亲友26人骗领农医保逾100万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