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你无法想象,互联网医疗触碰临床试验后带来的变化

互联网医疗的创新不会以一个渐进的、增量的方式,而是通过充满戏剧性的重新想象的方式来进行。这也成了6月中旬,在美国费城举行的2015年生物技术大会暨展览会(BIO 2015)上,互联网医疗分会的晨间谈话中贯穿始终的主题,一起感受下互联网医疗为临床试验带来的翻天覆地的改变吧。


“我们正处在一个颠覆性的时代。一开始,人们会对登月计划说‘这实在太疯狂’,几年后,它就变得司空见惯。” Samba Energy的董事长兼谷歌X实验室顾问委员会成员Jack Hidary说道,“如果你用谷歌搜索‘自动驾驶汽车’,看看七八年前的结果,当时关于这一概念的报道都是‘这是永远不可能的事儿,简直太疯狂、太危险了’;


而在今天,全球各主要汽车公司都正在开发自身的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我们可以用这项技术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同时也能让我们的高速公路变得更加好。我对此已经亲身体验过,并坚信这个曾经的颠覆性的想法能够在短时间内成为主流。”


前高通全球战略副总裁、现Trial Fusion CEO兼Scripps Health首席数字官 Donald Jones表示,互联传感器将有助于在医疗护理中进行类似的模式转变。“传感器将在短时间内取得非常大的进展,”他说,“缩小后的传感器可以让人们在临床环境中对其进行测量,它还被制成了一次性的以供消费者在多种情况下使用——无论是作为可穿戴或可植入设备。许多传感器都已经实现商用或正在商业化的过程中。”


Jones还说,Scripps在临床试验上“打破了很多规则”。例如,在一项最近公开的与Deepak Chopra合作的试验中,研究人员生成了关于每位患者的大量数据,这让Scripps开始思考如何构建一个新的生理数据方式。为实现目标,他们并没有收集和分析所有的数据,而是为每位患者建立相应的规范,然后只搜索不符合规范的数据,并寻找这些偏差的原因。


Jones还谈到了一项行为试验,其目的不是为了患者,而是心脏病专家。该试验的目标是帮助Scripps发现什么样的结果能推动供应商采用互联网医疗技术。这项试验是由一家主要的保险公司和一家大型制药公司赞助。

27.jpg

“我们在临床试验中使用互联网技术,并尝试做出非常有创意的设计,打破尽可能多的规则,”Jones说,“(在这个试验中),我们从患者索赔数据中进行招募,并通过他们的保险公司推荐给参与者。然后由他们再来招募心脏病专家。当然如果他们的心脏病专家不希望参与试验也没关系,我们会为他们提供另一位心脏病专家。该试验的目的是探讨在目前最先进技术的条件下,什么样的信息能改变心脏病专家的行为。


因此,它实际上是一项关于心脏病专家的行为试验。我用它来举例,是因为它打破了教科书中的每一条规则。试验的出发点非常新颖:你如何能让非技术出身的医生们采用那些基于技术的治疗方法?”


Jones认为,像MDLive和Walgreens二者的合作伙伴关系,有着从根本上改变医疗系统的潜力。“Walgreens已经成功地把他们的APP塞进了3500万人的口袋中,”他说,“现在,APP中还添加了远程医疗的相关内容。从何时开始,远程医疗开始成为一种常态?远程医生不是作为现实医生的替代品,而是首要的求助对象?这是否是因为像Walgreen这样的零售商将此类APP装入了3500万人的口袋?我们还需要回答这些问题。”


最终,如果互联网医疗技术的目标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颠覆医疗行业,传统的监管和报销渠道则更多的是在帮倒忙。从最近的例子来看,一些公司正在某种程度上规避这些传统渠道,以证明该技术的疗效,然后再迫使监管机构跟上潮流。


Jones接着举了NightScout的例子。Nightscout(云中CGM)是一个开源的DIY项目,它由一群已为人父母的黑客开发,允许用户实时通过智能手机、电脑、平板电脑从网络浏览器访问Dexcom的CGM数据和Pebble的智能手表。该项目的目标是允许用户利用现有监测设备远程监控I型糖尿病的血糖水平。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曾接触Dexcom,要求他们让用户停止此种黑客行为,Jones说道。


“幸运的是,Dexcom的用户回击美国FDA:你可以尝试把我们打倒,但我们将告上国会,告诉他们FDA是如何阻止我们拯救自己的孩子。”Jones说,“然后FDA退缩了。这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例子,让我们看到数字化是如何让一项解决方案得以以民主的方式存在,并不断进步。”


同样情况的还有 tricorder X Prize。Jones说,比起在发达国家缓慢发展,他觉得成功的设备应首先在发展中国家使用,因为那里的监管壁垒较低。而对于报销,Jones并不认为互联网医疗企业家应该涉足CMS,“我认为现实情况是,在现今的美国,你要么扎根于消费者市场或自保雇主市场以得到报销,或者去到类似ACO的高危人群,”


“而且,在支付结构的危险部分达到只有30%到40%之前,你都不能够盲目地扩大规模。这将是十分碎片化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