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破坏式创新与医疗变革

在Uber进入市场并产生颠覆性的效应后,各类行业都明显受到了较大的思维震撼。很多个人和公司都在思考下一轮的颠覆是否会发生在自己所处的领域,自身的危机感日益强烈。回到医疗行业来看,随着各国医疗费用的快速上涨,政府和市场的控费需求日益强烈,这已经并将继续推动整个市场的巨大变革。在一个大变局的时代,破坏式创新在医疗领域是否有机会,整个医疗领域是否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革?

20.jpg

按照自熊彼特开创、克里斯坦森改良后的破坏式创新理念,所谓行业的创新可以分为来自外部冲击者的完全改变原有路径的破坏式创新和主要来自内部的突破原有技术或商业模式的突破式创新。Uber显然是属于前者,而通过互联网的工具来改造现有业务流程并提升效率则明显是属于后者。


在医疗体系大变革的今天,破坏式创新和突破式创新究竟孰优孰劣是一个较为难于看清的问题。在近日刊发的哈佛商业评论上有一篇文章鼓吹了破坏式创新的作用。这篇题为《个性化技术将颠覆医患关系》的专栏文章主要区分了目前医疗领域内的两种创新:一种是掘金者,主要是医疗行业内的纵向整合,主要是优化并降低由30%的病人所产生的80%的医疗费用。


另一种则是破坏式的外部进入者——Bartender,主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和个性化的信息和技术,Bartender可以重构医疗的现金流并在医疗领域内创造真正的价值。


就文章本身来看,其认为的破坏式创新更多的是从构建新型医患关系的角度来分析,比如作者所举的WellDoc和AliveCor,都是移动医疗的工具,能够让患者在治疗过程中更具有主动性。不过,作者虽然指出了未来医患关系变革的趋势,但却忽视了其内部的核心动力以及医疗的本质。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成熟,移动医疗早就有所发展,但市场规模始终不大。随着美国医改在2013年的展开,支付方对服务方的压力越来越大,这迫使医院和医生进行转型,而移动医疗只是在这个转型过程中出现的较为引人注目的创新之一。而且,移动医疗的发展在本质上依旧离不开医生的服务。在高度专业化的医学领域,病人是不可能通过完全自助的方法来给自己治疗疾病的。只要医疗的核心还是问诊,任何的创新都还是要回归到医生的服务上来,这决定了所谓的Bartender并不能重构医疗体系。


从总体上来看,医疗领域的破坏式创新很难出现,因为核心供应方的医生不可替代,只可能是在改变原有商业模式的前提下进行的突破式创新。


以美国为例,随着支付方推行价值医疗,强调以病人为中心和按照结果付费,美国基础医疗市场的变革加速了。受到再就诊率的罚款和多机构协同下的客户流失这双重挤压,大量小型单体诊所被迫关闭。


而作为外部进入者的沃尔玛等零售巨头则大量通过开设低价的零售诊所来满足普通小病患者的需求。从形态上来看,定制已经成为美国基础医疗的核心发展模式,这包括针对个人的Concierge Care、针对企业的On-site Care以及针对保险公司定制的模式。定制决定了美国医生独立执业的黄金时代已过,医生们纷纷加入各连锁医疗机构来更好的为病人提供服务。


在人人都来谈颠覆的时代,大众往往忽略了市场真正的变革。价值医疗所引导的基础医疗变革是美国医疗市场的核心变革,正是这一变革适应了支付方控费的需求,才能让数字医疗这一控费工具获得更快的发展,而非相反。


尽管这一变革不是破坏式的,不像Uber那么具有颠覆性,但却真正改变了市场竞争的结构。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才能明白医患关系的变革并不是技术推动的,而是支付方在改变支付规则后所产生的后果,技术只是医疗服务方为了满足控费需求所借助的手段。技术的商业化成功还在于核心游戏规则的改变。


总之,在价值医疗的引领下,美国医疗服务市场正在快速经历一轮大变革。在这场变革中,外部进入者获得了一定的市场机会,连锁零售诊所逐步取代了传统的小型独立执业诊所,这让服务更标准化和一体化,医疗服务的可获得性更强。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医疗服务的本质,也无法颠覆原有的商业模式。技术所推动的数字医疗更多的是与线下医疗协同为用户提供服务,并不存在谁替代谁的问题。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