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蚌埠带“量”的坏效应

无奈放弃多年辛苦打拼赢得的市场,对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都是极大地损失。而那些应标的企业,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一方面担心蚌埠的中标价会因为价格联动影响到其他市场;另一方面,以价换量始终是个未知数。


吕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因为自己所在药企的单品种未能满足25%的降价要求,他们企业的所有药品都被永久性关在安徽蚌埠市区所有医疗机构的门外。


“说实话,我们很心痛。对企业来说,每一片市场都是寸土寸金,但降价幅度太低,我们难以承受,只能被迫退出市场。即便这一次我们应标了,但下一个城市的招标规则有可能要求单品种降价30%,我们又该如何去面对?”作为国内某家药企的招标负责人之一,吕莹无奈地告诉《E药经理人》。


4月23日,一份名为《安徽蚌埠市公立医疗机构药品带量采购联合体公告》的文件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该公告称,山东丹红、江苏奥赛康、广州白云山、北京四环医药、天津红日药业、GSK、哈尔滨松鹤、大理药业这8家企业的所有药品永久性不得进入蚌埠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销售,理由是这8家企业列入单品目录范围内的药品降幅未达到25%。但是,这一纸行政命令既无法律依据,更无相关制度可循,也是国内药品招标史上从未有之的惩罚规则。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行为简单粗暴,有悖于市场公平竞争原则。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则评论这一行为是公然以行政手段干预药品采购谈判,人为设置市场交易障碍,实属强买行为,涉嫌违反我国《合同法》和《反垄断法》。


无奈放弃多年辛苦打拼赢得的市场,对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都是极大的损失。而那些“屈服”应标的企业,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一方面担心蚌埠的中标价会因为价格联动而影响到其他市场;另一方面,以价换量始终是个未知数,绝大多数企业只能忍气吞声。

b600.jpg

企业的委屈与无奈


4月10日,蚌埠市卫生局官网上发布《蚌埠市公立医疗机构临床用药单品种带量采购询价公告》,明确提出申报企业在询价采购过程让利幅度和金额不得低于25%(与省中标价相比,具体数额由评审专家确定),低于25%让利的产品均不被接受,投标截止时间为4月21日9时。列入此次单品带量采购询价目录的产品有30个,出自26家药企。


但是,关于这些“指名带姓”的30个单品究竟是通过何种方式遴选而出,不得低于25%的标准究竟是如何得出的,相关招标文件只字未提。蚌埠市卫计委医政科负责人对此的解释是:本次纳入单品目录的30种药品,其降价25%的幅度是通过专家集体论证得出来的数字,被政府认为完全在企业可承受范围之内。


显然,所谓的“企业可承受范围之内”完全是政府的一厢情愿。


奥赛康、大理药业负责招标的相关人士均表示,他们经过成本核算后发现,如果单品种降价25%,只能亏损经营。


更让药企们措手不及的是,4月19日蚌埠卫生局官网上赫然出现了《致蚌埠市单品种带量采购相关药品生产企业的一封信》(以下简称“一封信”)。这封信规定所有列入单品种目录范围内的药品其降幅未达25%的,其生产企业所有药品永久性不得在蚌埠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销售。“所有药品永久性不得”这几个字用大一号的红色字体醒目地标出。落款为蚌埠市公立医疗机构药品带量采购联合体。


与此同时,蚌埠市卫计委发布通知“请各医疗机构做好补报品种的准备”,因为带量采购品种询价反馈的情况很不理想。4月22日公布的最终单品带量采购结果显示,只有13家企业的16个产品拟成交。


在“一封信”的“恐吓威胁”下,另有5家企业在现场宣布品种成交结果后,主动申请同意按询价要求列入成交目录。这5家企业分别是广东世信药业、无锡凯夫制药、武汉人福药业、海口市制药厂、广西梧州制药。


很有可能,“一封信”只是为了逼迫企业“投降”的一种极端手段,但最终仍然有8家企业“宁死不屈”。


人福医药集团战略发展部副总监姜正汉告诉《E药经理人》,“我们考虑到这次的单品是一个成熟的、竞争性产品,才被迫以价换量,这对我们只是一次小流血。但如果是我们企业的特色产品、新药产品,我们是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一点牺牲的。”


对企业而言,市场竞争激烈且相对成熟的药品在医院做推广的力度可以适当减弱,成本便能得到一定的压缩。


“所谓的带量采购,其实就是砍价。”姜正汉说,医院即便承诺一定的采购量也是虚的。“因为所有在医院销售的产品都是与临床推广有直接关联性的,如果完全依靠自然销售的药品,承诺的采购数量才比较有效。”


人福药业之所以应标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蚌埠只是一个地级城市,各省的价格联动参考的是省级中标价,所以并不会因此影响安徽省外的招标价格,但是安徽省内或多或少会有一定的影响。“蚌埠的这次招标采购是一个暗扣,采购价格名义上还是中标价格,最后都是通过返利的形式实现。”姜正汉表示。但根据九州通医药集团营销总顾问耿鸿武对《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的分析,他认为价格联动在未来是全国范围内的,蚌埠市的中标价必然会影响到企业产品在安徽省外的中标价格。


悦康药业咬牙选择中标的真正原因是,他们列入单品带量采购目录的60mg奥美拉唑钠冻干粉针剂终于有机会可以迈进蚌埠市94家公立医疗机构的大门了。在此之前,迫于医院对产品规格的限制,悦康药业的这一产品尽管在安徽省中标了,却一直未能打开销路。


事实上,在全国的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安徽省素来都是中标价格的洼地,但悦康药业也没有想到省一级的中标价之后还会有市一级的带量采购。“在2014年安徽省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企业为了挤进这个市场,价格厮杀已经相当严重,这次再降价,我们几乎无利可图,但也要勉强做下去。”悦康药业的招标负责人桑伟表示,“我们的其他产品好不容易中标了,丢弃了市场挺可惜的。”


桑伟所说的其他产品,参与的是与单品带量采购同步进行的是打包竞争性磋商带量采购,其投标主体为商业流通公司。蚌埠市规定参与投标的企业让利幅度与省中标价相比不低于总金额的15%。


这一采购规则中,投标主体是“市内”还是“市外”待遇截然不同,其中带有一定的本地保护主义倾向。


比如,市外投标企业2014年销售额不低于20亿元人民币,本市企业2014年销售额不低于4000万元人民币,二者在规模上相差50倍。履约保证金的缴纳上,市外成交企业每家2500万元,市内成交企业每家500万元。而蚌埠市总体的打包竞争性磋商带量采购金额为2.78亿元,按照规定的5家市外供应商来计算,仅保证金这一项,蚌埠市就可快速获得1.25亿元的现金流。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这一行为不免有借第三方平台变相强制性融资的嫌疑,“一般情况下,保证金最多100万~200万元左右,如此巨额的保证金实数罕见。”

b2600.jpg

大出血之后


最终,蚌埠市的单品种带量询价采购有20余种药品中标,药价降幅25%;打包竞争性磋商采购共确定市外5家、市内5家共10家配送企业做为中标供应商,涉及药品2600余种,打包带量采购相同药品较现行市场平均价格下降17.24%,最大降幅22.5%,让利金额8000余万元。


但是,药价大幅下降的背后,是业界对于当地患者用药安全以及用药保障的担心。


在国内一家大型制药企业的招标负责人看来,这8家企业始终不肯屈从降价,也是因为他们本身相对强势。他认为,政府敢于做出这样的决策,背后肯定有一个专家团队在出谋划策,专家团队认为即便是有企业退出市场了,这些产品都可以找到相应的替代品。“因为一旦把企业列入黑名单了,以后要是真必须用人家企业的产品,政府会显得很没面子。但是,我很担心他们是否能够找全所有产品的替代品。尤其是GSK这类原研厂家的产品还有一些独家产品,他们将来如何收场还不得而知。”


《E药经理人》就上述疑问多次试图联系蚌埠市卫计委以及采购联合体时,均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即便有一部分企业中标了,但后来发现生产供给赔钱,于是就会限量供给,尽可能少供给,只要达到公立医疗机构不制裁的量即可,甚至断供;另一种企业是中标后,直接断供。


安徽历来是医改政策的风向标,这一次也不例外。接受《E药经理人》采访的多位人士均表示,降价将是大势所趋,只不过其他省份会在降价幅度上更理性,不会像蚌埠市这般极端。


北京中睿信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资深营销顾问刘煜认为,如果单一货源承诺,真正做到带量采购,企业降价30%都有可能实现。“国家要求2017年严格做到医药分家,带量采购很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临床使用量大的、竞争充分的、竞争激烈的品种才会做带量采购。独家产品更多会做价格谈判,是否带量不好说。”


“以后大家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了。”上述大型国企的招标负责人不仅感慨。


这位负责人最近正忙着参加陕西省宝鸡市的带量采购招标。此地同样有企业因为无法满足降价要求而放弃当地市场的情况发生,尽管宝鸡的降价幅度相比蚌埠要温和得多。该负责人跑了很多个市场后发现了一个现象:医院口服药的用药比例明显上升,并且对大处方都做各种形式的处理,医保控费的信号越发强烈。“以前都是按通用品划分采购目录,现在有地方按病种来划分,而且各地都在研究制定新的医保支付标准。”有消息称,医保基金的压力已经在各省蔓延,蚌埠的药品招标大幅降价于此有必然关系。


5月22日,蚌埠市下辖的三县公立医疗机构临床用药带量采购竞争性磋商文件正式发布,与市一级的规则相同,同样都规定投标总体让利幅度不低于总金额的15%,只不过,供应商的保证金不再区分市内市外,统一按照100万元的标准来缴纳。这一次,是否将掀起新一轮的腥风血雨,亦或是历经蚌埠的降价大洗礼之后,企业承受力有所增强。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11月全国实施药品集中采购,能把总医疗费降下来?

“药品集中采购”只是医改第一步

医保部门能否制约药品采购

药品采购预算禁超医院业务支出25%-30%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