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大学附属医院联盟,移动医疗的新“圈地运动”?

医生集团、三甲医院联盟,中国大学附属医院联盟,各路诸侯都在以不同的方式争夺移动医院的宝贵资源——医生!这场如火如荼的移动医疗新“圈在运动”才刚刚开始。


7月4日,由健康界发起的中国大学附属医院联盟在兰州举行了启动会。该联盟旨在为大学附属医院创办一个交流平台,让业内人士共同探讨大学附属医院关心的问题,以期共同面对未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浙江大学附属第四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吉林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深圳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兰州大学第二医院等来自全国20多家医院的代表出席了本次启动会。会议由轮值主席——兰州大学第二医院院长李玉民主持。

cog.jpg

健康界传媒总编辑赵红表示,大学附属医院是医院中的“王牌军”,在中国的医疗服务体系中充分发挥着引领作用,希望中国大学附属医院联盟成为让行业内人员讨论并达成共识的重要平台,联盟旨在让大家在一起就医院变革、创新、管理以及文化建设等方面进行平等互动的交流,形成学术管理和领军人物的俱乐部。“希望联盟在未来还可以与国际名院和名校进行跨界交流,让各自的优势得到充分的展示,并且相互学习,从而得到提升,与此同时,让相关部门通过这个松散的联盟,发现系统中最关心以及需要得到改进的地方。”赵红说。


李玉民认为,大学附属医院有共同的背景、面临共同的机遇和挑战,特别是在公立医院改革、分级诊疗、人才培养等诸多问题上,大家都有共同讨论的话题,中国大学附属医院联盟的启动,将充分促进大学附属医院间的交流和发展,意义重大。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刘玉村表示:“中国公立医院改革绕不开大学附属医院。如果大学附属医院不参与公立医院改革、做的不够好,国家医改的目标是实现不了的。”


在启动会上,与会嘉宾们就分级诊疗、人才培养、医教研协调发展等问题展开探讨。


长久以来,大学附属医院在人才培养上存在诸多问题,诸如课程设置重技术传授轻人文精神、继续教育良莠不齐、教师队伍建设被忽略等。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院长孙虹认为,在人才培养上,大学附属医院主要承担医学教育层面上对人才的培养和医院内部员工培养两个方面。包括专科、本科和研究生在内的医学教育课程设置重技术传授,而轻人文精神、科学态度和职业道德培养是业内众所周知的问题。此外,医学院校存在学生自我中心观念日益增强、教师敬业精神日益衰退、师生关系日渐淡漠、学生管理日渐松懈等现状,亟待对学生和教师加强人文修养、医德教育和医患沟通技能的训练。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与研究生教育长期纠缠不清。”孙虹说,研究生教育和医生培养两者不能兼顾,因为无法区分培养出来的人才到底适合做科学研究还是做医生。三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之后,一名学生的科研能力仍是不够的。完成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或者硕士学位之后,并不等于这个学生具备了科研能力。如果这名学生在攻读硕士阶段进行更多的科研训练,以后成为科研能力很强的人,必然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做不好,因为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在谈及医学继续教育,孙虹表示,目前各个机构良莠不齐。几乎所有医学院校都有大学的继续教育学院,此外还有社会办的项目,以及一些专科和大专水平等各种形式的继续教育项目。“继续教育项目是以培养岗位胜任能力为核心,有针对性地开展职业综合素质教育和业务技术培训。如何去协调学会和协会、怎样监管继续教育项目培训、如何发证等,这些都存在很大问题。”


另外,在大学附属医院的人才培养上,教师的培养时常被忽略。多数情况下,做医生的收入会比脱产教学高,导致很多医生都不愿去当教师。孙虹说,这也是未来应该加大重视力度的问题。


刘玉村也对医学院校人才梯队建设萎靡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现在医疗圈里自己的孩子都不学医,县长以上干部家庭的孩子也不愿学医。在过去,邓小平、乔石的女儿都是北医毕业的。”刘玉村说,现在鲜有显赫家庭再让子女学医,这是中国社会的悲哀,何时真正优秀的家庭里有人愿意学医,才能代表这个行业进入良性循环。


当天下午,医院院长们在李玉民院长的陪同下,参观了兰州大学第二医院的门诊、MDT会诊中心、病房、内镜中心、健康管理中心、临床技能培训中心,以及将在年底修缮完成的古建筑——至公堂。大家随后还倾听了兰州大学第二医院的历史传承、人文内涵和发展规划。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无忧说 | 原来,移动医疗是在替医生打工!

用游戏化方式增强移动医疗黏性

移动医疗正在“颠”着,远未颠覆

移动医疗 “千帆竞渡”,自我培养名医才有前途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