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外学者开始入华攻读博士后

Lorenzo Finci在波士顿大学医学院完成了他的生物物理学博士后,做出了一个非常规的举动。中国诸多科学家都去美国和欧洲做继续博士后工作,而Finci却来到了北京。他从未到过中国,不会这里的语言,但是他对信号转导分子机制的兴趣驱使他来到北京。Jia-huai Wang在哈佛医学院从事阐明神经受体结构的研究。

1.jpg

Wang准备在北京大学成立新的实验室,而Finci抓住了这个机会。“我认为这是一个学习神经结构学的机会,而且我将会试着从生物物理学的角度去理解大脑是如何被连接起来,”Finci说,“身为来自异国的博士后的好处是有机会接触了解其他国家的科学家们如何对待科研实验。”


事实上,Finci只是这群到中国来继续科研之路的美国或者欧洲科学家之一。从马德里自治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在伦敦帝国学院完成他的博士后,Miguel Esteban曾在英国申请讲师职位和在美国继续第二博士后两个选择之间摇摆不定。不过他的职业生涯轨迹出现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他被英国文化协会选中,加入英国科学家组成的代表团,参加了在广州举行的中英青年科学家会议。


虽然他最初并无访问中国的兴趣,更不用说移居到中国,但他对中国快节奏发展留下深刻的印象,立刻被中国“勾住了魂”。“我认为,如果你愿意尝试,勇于创新,精力充沛和有决心,那么你在中国就会生存得非常好。这是我第一次访问中国的感受,也是我如今大部分时间有的感受。“Esteban说道。他现在是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GIBH)研究所,中科院的主要研究者。


虽然流动到中国的外国科学家可能仍然是涓涓细流,或许更值得注意是在外国培训后的中国科学家正在返回中国的趋势,以及博士生们选择留在中国继续博士后工作。中国的博士后制度成立才30年,当初为了响应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李政道的建议,以加强中国的研发基地。如今已经有超过11万博士后被培训。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由于中国的一些政策举措,如千人计划。千人计划是北京大学神经科学家Yi Rao和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家Yigong Shi的建议下于2008年推出。他们两人都在放弃了美国优越的职位回来中国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2011年,相关千人青年人才计划启动,为了吸引年轻科学人才回国。这两个项目都提供了优厚的薪酬和空间供海归科学家在中国追求自己的目标,也吸引了博士生返回或留在国内继续博士后研究。


事实上,随着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政府在科学和技术上投入越来越多的钱。研究的支出一直稳步增长,2009年的4360万美元到2013年的8950万美元。虽然这些数字与美国或欧洲的支出水平比仍然相形见绌,但资金增长的速度也是显著的,相比于西方国家相对停滞的增长速度。这种资金的流入也被那些考虑在中国读博士后的人纳入考虑中。例如,中科院今年开始实行国际奖学金项目,其中包括慷慨支持国际青年科学家在中科院下属机构1至2年的博士后工作。


“人们通常并不需要担心资金。博士后可以申请奖学金如果他们想要的话。因此可以专心于研究。“Yang Yang,她在美国完成博士血液后回到中国,在上海神经科学研究所(ION)继续博士后学业。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归国科学家们带回的最前沿的理念和方法,中国学者去海外做研究的需求可能会逐渐减弱。事实上,一些博士后视留在中国,与高知名度科学家交流为一个优势。“我走访了很多候选实验室,因此在选择我的博后导师之前我已经非常了解我的导师了。如果我选择国外的实验室,可能这么做就比较困难,”Xin Xu,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IMCAS)的博士后说道,“另一个优点是,我能一直与我以前的研究小组保持联系,这意味着我可以从我的博士导师那里得到帮助。”


熟悉的助学金制度和文化也是重要因素。据Yang Yang说,“人们需要知道申请基金的方法,它与美国完全不同。同时也适应科研环境也只需要更短的时间。”其他实际问题可能会影响做出留在中国的决定。由于在70年代末中国实施了“独生子女”政策,大部分毕业的博士是独生子女,因此没有兄弟姐妹能够帮助照顾他们的父母。“我的父母无法出国的话,我宁愿选择留在中国方便照顾他们,”Yang Yang说。此外,当博士后完成他们的培训,他们就有资格获得理想大城市如北京的居住户口。


然而,似乎大多数中国科研人员仍然选择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寻找博士后位置。“主要的趋势是,中国博士生很大一部分是流向发达国家如美国,而中国对于非发达国家的学生更有吸引力,”Jingyu Lang,上海生物研究所千青年人才计划调查员说。不像在美国或欧洲,中国的博士后被看为是一个学位,而且由全国博士后管理委员会监管。中科院成员Qilin Zhou指出,博士后在发达国家是科技创新的主要力量,但在中国博士后们普遍需要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完成他们的研究,这表示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一个令人兴奋的工作。因此,很多老板都寻找研究生作为他们研究的主要力量。虽然身为遍布研究生和技术人员的实验室中的博士后可以锻炼自己团队领导能力,但与从国外归来的博士后竞争工作,国内的博士后们普遍有担忧。


尽管如此,许多人对未来感到乐观。Yang Yang表示说:“我只能说,这对于在中国工作的一个年轻科学家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时刻。所有支持和机会,让我从来没有后悔回来。”Finci正在申请在中国另一个博士后的位置,他十分渴望看到他能得到什么机会。Esteban指出,中国国家资助机构目前正在改变,为外国科学家量身定制的计划将很快被实现。在他看来,更注重吸引有前途的外国博士后或青年教师水平的科研人员,在对于中国未来科研事业的发展上,可能比中国当前吸引非常经验有名望的教授算是更好的一个策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