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肿瘤免疫领域竞争态势

肿瘤免疫领域竞争态势


默沙东的PD-1抑制剂单抗Keytruda (pembrolizumab)于2014年在美国上市,获批的适应症和Opdivo一样也是用于不可切除或转移的黑色素瘤,在近几年的ASCO年会的IO领域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2015年3月,该药物基于1期KEYNOTE-001 (NCT01295827)临床试验在实体瘤的数据,通过“早期药物上市计划”在英国以同样的适应症上市。该上市方案基于2014年6月的MAA申请,且在2015年5月EMA的CHMP也支持该药物用于一二线治疗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


临床试验结果在2014年召开的50届ASCO会议上公布,在未经Yervoy治疗或Yervoy治疗后复发的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中,总缓解率分别为40%和28%。Keytruda用于NSCLC治疗的首个临床数据也在此次会议上公布。

1.jpg

2015年6月,FDA接受了该药物用于铂类化疗方案(或者存在EFGR或ALK突变,FDA已批准的相应治疗药物)治疗中或治疗后进展的晚期NSCLC适应症的补充申请。


在第51届ASCO会议上,默沙东公布了Keytruda用于多种肿瘤的临床数据,包括用于PD-1阳性的晚期小细胞肺癌、食管癌和卵巢癌的1b期临床KEYNOTE-028 (NCT02054806)的初步数据。值得一提的是,在一项用于经既往治疗并进展的转移性肿瘤患者的2期临床试验中(NCT01876511),研究者分析了PD-1抑制与DNA错配修复缺陷的关系。


在MMR缺陷的结直肠癌患者(CRC)和MMR-缺陷的非CRC患者中,首要终点客观缓解率分别为62%和60%,而在MMR完全的CRC患者中为0%。同样,MMR缺陷的患者疾病控制率也高。之前研究者曾注意到高突变发生和对于PD-1抑制剂的响应正相关,因此假定有一部分的肿瘤患者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更加敏感。这一研究结果刚好验证了之前的假设。


接着这一研究,默沙东又开展了在转移性CRC患者中的KEYNOTE 164 (NCT02460198)临床试验。分析师一致预测该药物销售额将从2015年的5.06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39.22亿美元。


IO领域另一个值得关注的PD-检查点抑制剂是罗氏的PD-L1抑制剂atezolizumab,该药于2015年4月开始3期临床,用于经PD-L1选择的未经化疗的IV期NSCLC患者,与顺铂(或卡铂)联用培美曲塞对照(NCT02409342),或者与顺铂(或卡铂)联用吉西他滨对照(NCT02409355)。之前一项在563名NSCLC患者的研究中,atezolizumab的总反应率为20%,而且在保存的组织中PD-L1的表达和对抗PD-L1的治疗响应也呈现了一定的相关性。在PD-L1表达高的患者中观察到了最佳缓解率(50%)。分析师一致预测该药物销售额将从2016年的1.16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23.26亿美元。


PD-L1肿瘤表达水平和有效性


目前这类药物在进行的临床试验时,入组的患者是否需要对PD-1表达进行筛选引起了人们进一步探讨。在上述提及的Opdivo的临床中,研究者都分析了PD-L1的表达情况,CheckMate 057临床中,在PD-L1表达的NSCLC患者中,死亡风险显著降低27%,且缓解率显著升高;在Opdivo用于黑色素瘤的临床中,无论PD-L1是否表达,缓解率都无太大差别。


然而,在CheckMate 067的亚组分析中,对于PD-L1表达</= 5%的患者,联用组和Opdivo单药组的中位PFS都是14个月,而Yervoy单药组的PFS为3.9个月。与之相反,在表达水平< 5%的患者中,联用收益显著优于Opdivo单药,中位PFS分为11.2个月和5.3个月,Yervoy单药组为2.8个月。


这些数据表明了研究PD-L1表达水平和临床收益相关性的重要性,尤其是因为IO复方治疗带来的高药费问题,药费话题在51届ASCO年会也引起了激烈的讨论。BMS和默沙东通过和安捷伦的合作,管线中都有免疫组化的伴随诊断试剂。然而,ASCO的专家告诉Reuters,与基因变异水平检测不同,蛋白水平并不能作为指导肿瘤治疗的可靠指标,因为检测会根据肿瘤组织活检的位置和肿瘤扩散的程度而有所不同,而且,制药公司开发的检测方法也并不会受到和药物一样的严格法规标准的监管。


相关阅读:

PD-免疫抑制剂继续主导肿瘤免疫领域

免疫卫士也会“疲劳”

免疫疗法治癌 应用广泛

免疫疗法有望成抗癌新“标配武器”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