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面部识别技术兴起:谁掌握你的头像信息?

《大西洋月刊》近期刊文称,面部识别技术正在快速发展。今年6月,美国政府发起了一项对话,探讨对面部识别技术的监管,但最终未能取得建设性的成果。关于面部识别技术的应用是否需要取得被识别对象的许可,业内目前有着激烈的争论。

1.png

以下为文章全文:


知名作家毕克纳(Frederick Buechner)曾在一本书中写过,在早上起床之后,他常常会在洗手间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脸。“令我困惑的是,我的脸看起来总是一样。眼睛、鼻子和嘴,这些五官构成的不同表情有着很多的局限。而最惨的悲剧也不过是让人们把眉毛皱得更深一些。”


毕克纳认为,亲朋好友和生活中的其他人大多通过面容来了解自己。他表示:“我被迫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在很大程度上,我的面孔就是我自己。”


对于人类的面孔,Facebook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去年夏季,Facebook人工智能团队宣布,其面部识别软件已经通过了关键测试,从而接近人工水平的准确度。上周,Facebook又取得了更大的进展:Facebook人工智能负责人延恩·勒昆(Yann LeCun)表示,通过另一种算法,即使照片中没有人脸,对照片中人物的识别准确率也高达83%。这一软件主要分析人物的发型、姿态和体型。


毕克纳的说法只是泛泛而谈,但对计算机安全和身份识别来说也有着重要意义。我们的面孔代表了我们自己,而这是Twitter帐号、社会安全号码,甚至法律意义上的姓名所替代不了的。尽管互联网用户的数据被大量收集,但这些数据通常只与人为的识别信息有关,例如浏览器Cookie和电子邮件地址。在互联网上,代表我们身份的信息仍是数字和字母,而这些都有可能变化,最多只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欺诈和家庭暴力的受害者还可以向政府申请更改社会安全号码。


然而,人类的面孔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我们的面孔无法改变。如果希望改变面容,使其无法被识别,那么我们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而且这很难办到。对我们来说,面部特征和其他生物识别信息是无可取代的。一旦我们的身体特征信息被掌握,那么我们就无法再逃脱。


那么,我们应该做些什么?2014年,美国商务部就如何监管面部识别技术举办了研讨会。这一讨论的正式名称是“多利益相关方隐私保护流程”,由美国总统的技术政策顾问机构美国电信和信息协会(NTIA)主导。来自消费者权益组织和科技行业的代表参与了这一讨论。


目前,这一讨论仍在进行中,但消费者权益组织已经退出。隐私保护组织,包括电子前线基金会(EFF)和美国消费者协会于6月份退出了对话,它们认为科技行业在这一问题上存在根深蒂固的问题。例如,科技行业及其游说者不愿承认,在一些最极端的情况下,需要消费者许可才能使用面部识别软件。因此,这一对话并无意义。它们的退出也引起了媒体关注,这或许是由于,关于数字隐私的谈判失败听起来太过超前,甚至像是科幻小说。


阅读这些报道令人不禁思考这一对话的真正意义,以及面部识别技术究竟已经发展至什么阶段。Facebook人工智能团队开发的算法是否已可以全面使用?如果不是,在这一步之前,我们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更令人关注的是,导致目前僵局的症结究竟何在?消费者权益组织和科技行业代表的分歧究竟在何处?对面部识别软件的监管应当如何执行?如果面部识别技术变得更强大,那么谁将掌握我们的面部识别信息?


多种面部识别技术


面部识别技术有多种。第一种方式最简单,即面部探测。例如,手机摄像头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嗨,这里有一张脸。”随后,摄像头会对人脸进行自动对焦。第二种方式被称作面部描绘,即识别面部的某些特征。这种技术不但能识别出人脸,还能识别出这张脸属于30多岁的白人男性。(这种软件可以带来“智能广告牌”。例如,德国的一块视频屏幕只会在女性走过时播放啤酒广告。)


其他类型的面部识别技术有着更深远的影响。一些软件通过面部识别技术去验证用户身份,只有在摄像头完成识别之后才能解锁笔记本或手机。不过,面部识别技术带来的最大影响在于识别陌生人的面部,即通过数据库去匹配陌生人的面部信息和姓名。


这种面部识别技术引起的争议最大,而这也是美国政府举办研讨会的目的所在。首先需要指出的是,这种面部识别也有着两种不同形式。第一种是在线的、经过计算机增强的形式:软件能否识别你上传至Facebook的一张照片?而第二种则是离线的“户外”形式:软件能否在你路过时拍摄照片,进而识别你的身份?


隐私保护专家一般认为,在线面部识别技术的发展要远远领先于线下技术。例如,Facebook人工智能团队的算法专注于在线的照片。这一算法能够判断,两张照片中的人物是否是同一个人,而准确率高达97.25%。平均来看,人类在同样的测试中准确率为97.5%。


关于线下的面部识别技术,许多公司都声称取得了突破,但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去证明。一家名为Face Six的以色列公司表示,全球30所教堂已使用该公司的面部识别软件Churchix去跟踪教区的居民。不过,在接受Fusion记者的采访时,该公司拒绝透露具体详情,因此该公司的宣传并未得到充分的验证。另一家名为FaceFirst的公司则宣称,当有案底的小偷来到商店时,该公司的技术能立刻识别并发出提醒。


不过,即使不在Facebook工作,你也可以接触到强大的面部识别技术。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卡耐基梅隆大学教授阿里桑德罗·阿奎斯蒂(Alessandro Acquisti)发现,对于一家匿名约会网站上的用户照片,通过在谷歌(微博)图片搜索中进行反向搜索,将可以得到许多这些用户的身份信息。通过另一项试验,他还发现,在一所大学校园中,通过将安防摄像头拍摄的图片与Facebook资料照片进行比对,可以识别出约1/3路人的身份,甚至成功预测这些人的兴趣和社会安全号码。


换句话说,结合Facebook、摄像头和谷歌图片搜索,户外的面部识别软件可以实现预想的功能,而成功率约为33%。


在电子邮件中,阿奎斯蒂表示,目前有3大因素制约了面部识别技术的效果。首先,我们目前还缺乏足够庞大的头像数据库,从而识别美国城市街头的随机路人。其次,如果数据库足够庞大,那么计算机判断的结果可能会出现“假阳性”,即对象未能正确识别。第三,目前计算机的速度还不够快。“即使利用云计算技术,将一张头像照片与包含数十亿条信息的数据库进行比对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


不过他表示,这些障碍不会永久阻碍面部识别技术的发展。


“请注意这一点,我所提到的这些挑战都不是‘系统性的’。我的意思是,随着时间推移,科学研究将可以克服每一个挑战,直至全部解决。”他在电子邮件中表示。社交网络的发展正在推动头像数据库的壮大,而在区分相似的面孔方面,算法正在不断优化。此外,单位计算资源的成本正在逐渐下降。


换句话说,面部识别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并不需要巨大的科技进步。阿奎斯蒂表示,当面部识别技术与来自社交网络的元数据,例如位置、性别、身高和IP地址相结合时,一些突破将会发生。这将使识别变得更简单。计算机面对的问题不再是:“识别路上随机的陌生人”,而是“在这座城市的这个时间点,识别这个纤瘦、5英尺11英寸的男性”。


阿奎斯蒂表示:“从技术角度来看,成功实现户外的大规模面部识别将是不可避免的。不过社会是否将接受这种技术则是另一个问题。”


隐私保护问题


参与对话的乔治城隐私与科技中心执行主管阿尔瓦罗·贝多亚(Alvaro Bedoya)表示:“假设有人从街头走过,那么毫无关联的公司难道不应该先征求他们的意见,随后再去进行身份识别?”


贝多亚表示,这一点正是消费者权益组织退出政府主导的对话的原因。他认为,这一对话并没有太大的建设性,因为科技行业不愿承认,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被拍摄对象的许可是必要的。贝多亚此前曾是美国参议员阿尔·弗兰肯(Al Franken)的首席法律顾问,曾协助安排及推动NTIA的研讨会。


NTIA的发言人对对话的破裂感到“失望”,但未来该部门仍将继续就这一问题展开讨论。电商贸易协会NetChoice的政策顾问卡尔·萨博(Carl Szabo)仍在代表科技行业参加这一对话。他认为,在许多情况下,这样的许可是不必要的。


他表示:“你、我,以及所有人都有权在公共场合拍照。面部识别可以当场完成,也可以在几天后或几个月后进行。如果某人在公共场合拍照,并将照片应用于面部识别技术,那么他们是否应当首先获得许可?他们是否要追出几条街,让照片上的人填写一份许可表格?”


被拍摄对象的许可成为焦点问题,这一点令人惊讶。任何传统道德都无法忽视用户许可,而这样的许可也是合同概念的核心:在实际开展活动之前,双方需要规定相互的权利义务。


在实际操作中,对于在面部识别之前是否需要征求对方的同意,科技公司目前分成了两派。Facebook及其最新的Moments应用表示,如果用户不愿被纳入该公司的面部信息数据库,那么需要主动提出。这意味着,这些信息默认将会被纳入数据库。另一方面,微软则表示,在进行面部识别之前,会征求用户的同意。


谷歌表示,目前还没有在消费类产品中采用面部识别技术,而是仅仅进行了“头像分组”,即把类似的头像照片放在同一个本地分组中,而用户也可以关闭该功能。2013年,谷歌还禁止了谷歌眼镜的面部识别应用。


消费者权益组织表示,它们已准备好同意,用户许可并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很重要。例如贝多亚表示,消费者权益组织并不希望面部识别成为必需的“安全”设置,例如商店利用这一技术去识别小偷。在最后的对话议程中,权益组织提出了最极端的一种情况:对于街头的陌生人,在进行面部识别之前,企业是否应当征求他们的同意?


萨博表示,NetChoice对于这一问题不持立场。不过他认为,如果在每次进行面部识别前都要征求对方的同意,那么“情况将变得非常复杂,从而失去了面部识别的意义”。他随后通过一些例子来解释这样的复杂性:“在通过面部识别技术来识别小偷之前,商店是否应该征求小偷的同意?在警方通过这一技术寻找走失儿童之前,是否应当征求儿童本人的同意?当我们在手机通信录中对亲朋好友进行面部识别分组之前,是否又应当挨个征求他们的同意?”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萨博提出的一些假设与消费者隐私保护无关。萨博的第一个问题关于面部识别在安全领域的应用,而贝多亚和其他权益保护人士认为,这种情况下对方同意并不是必要的。他的第二个问题关于警方如何利用面部识别技术。而作为不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人,走失儿童的许可可以由家长代为做出。


与萨博的暗示不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和消费者权利专家并不认为,在公共场合拍摄照片之后,某人“自然有权使用面部识别技术”。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律和哲学教授拉弗朗斯·艾伦(LaFrance Allen)表示:“一个普遍观念是,某一实体可以合法地在公共街道上拍摄人们的照片,但不能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照片用于广告或商业目的。纽约州、加州,以及其他许多州都有这样的立法。”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信息安全教育公司TeachPrivacy CEO丹尼尔·索罗夫(Daniel Solove)则表示:“宪法第一修正案并未给予在任何时间、以任何方式拍摄他人照片的权利。面部识别并不是出于表达的目的拍摄照片,而是出于许多可能的目的使用人们的身份信息。”


如果认为,面部识别技术应当获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那么就意味着,几乎所有传感器或设备都有权获取数据。索罗夫反问:“如果一款设备能拍摄人们的裸体照片,那么又会如何?法律目前对个人数据有着广泛的监管。”


透明度更重要


回到关于用户许可的问题。如果面部识别摄像头被部署在各种场所,而“大规模的户外面部识别变得不可避免”,那么企业要如何获得用户许可?城郊的商场和城市道路上是否会遍布摄像头机器人,拍摄过往行人的照片,随后要求他们填写许可表格?


或许并非如此。贝多亚表示:“获取用户许可有多种方式。”


他认为,在线环境中获得许可可能会相对容易。“当一家公司要求获得你的位置信息,那么你会看到一个弹出窗口显示:‘我们能否使用你的位置信息?’当谷歌和微软试图说服你接受面部识别时,我认为他们也会发起类似的对话。”


贝多亚表示,在离线环境中,企业有其他的选择。如果一家商店希望在顾客到来时进行面部识别,那么可以要求用户通过一个网页注册。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这家商店将扫描所有顾客的头像,但只有签约同意的顾客的头像才会得到最终的识别,而这些顾客将可以成为VIP。在来到商店时,VIP顾客将被分配个人助理。


贝多亚还设想了在整个社会范围内自愿退出的项目。他在乔治城大学的学生正在与麻省理工学院的工程师合作设计一个项目。在这一项目中,当用户在本地的机动车辆管理局录入照片时,可以注册为“请勿标记”。这一项目的运转方式可以类似于器官捐赠项目,并将生成一个庞大的“黑名单”,取消头像照片与姓名的关联。


他表示:“在这里,无论什么人希望使用面部识别技术,都需要将他们的数据库与这一黑名单数据库进行匹配。如果有头像照片匹配成功,那么就需要把这些人的信息从数据库中删除。”


那么,是否可以从监管层面强制企业获得用户许可?自2009年以来,美国国会就没有再通过与消费者隐私保护相关的法律。自那时以来,加州已通过了27项新的法律,保护消费者隐私。而在过去10年中,伊利诺伊州和德克萨斯州也通过了法律,要求在进行生物信息识别之前获得用户许可。如果美国更多的州通过类似法律,那么这一法律在美国联邦层面的通过将更容易。这将对美国的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公司,产生更大的限制。


“我并不认为人们应该放弃。”贝多亚表示,“科技行业的最佳行为方式是获得人们的许可,只是目前华盛顿特区的行业游说者决定采取更激进的姿态。”


萨博在电子邮件中表示,NetChoice认为,相对于监管,提高透明度是解决面部识别争议的最佳方式。“我们希望商店能更明确地提示面部识别设备的存在,以及数据将如何收集及使用。”他表示,“如果企业的做法不具有吸引力,那么消费者将会做出回应,而这样的做法将被放弃,否则企业将会遭遇损失。”


对于“一些隐私保护组织”退出对话,他表示遗憾。“我们希望这些组织能回到谈判桌前。即使一些利益相关方缺席NTIA的流程,我们也不会停止探索在面部识别隐私保护领域可行的方式。”


微软也有着类似的克制态度。不过该公司表示,将不仅仅专注于透明度。“我们认为,利益相关方流程很重要,因此我们也参与了这一流程。如果业内一致同意面部识别需要用户许可,那么我们会表示支持。”


政府的角色


那么,政府在这一过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面部识别数据库包含了5200万条头像信息,其中1/3是美国人。尽管这一数据库规模很大,但仍然不及商业数据库。一方面,数据库中的每个对象只有一张照片,而面部识别软件需要通过更多的照片来不断优化。除了最匹配的一个对象之外,这一数据库还会列出“50个可能的对象”。Techdirt报道称,这一数据库只有80%的准确率。


不过,电子前线基金会仍然担心商业和政府资源的融合。该组织律师珍妮佛·林奇(Jennifer Lynch)表示:“几年前,作为对《信息自由法案》的回应,我们发现,FBI向Facebook等社交媒体公司发出的标准搜查令会索取你上传的所有照片,以及你被标记出的所有照片。未来,我们可能会看到,FBI试图获取相应的面部识别数据。”


可以想象,面部识别技术被用于跟踪一些恶名昭著的罪犯,例如间谍、逃犯和杀手等。不过,使用面部识别技术去打击轻微违法也不再遥远。实际上,美国许多州已经开始了这样的执法。


目前,交通摄像头系统已经可以发现超速车辆,扫描车牌,并向车主发出罚单,从而成为了电子警察。这些电子警察通过计算机算法去执法,不会有任何偏见。如果赞同对超速行驶的执法方式,那么我们是否会支持在城市的高犯罪率地区安装面部识别系统,并向乱穿马路的违法者和街头流氓自动开出传票?


这也是我们需要为这些技术制定规则的原因。根据当前的法律,“这些眼睛、鼻子和嘴”,即所有代表你外貌的元素,已经不仅仅是你个人的问题。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