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肿瘤代谢的另一种机制

Emory大学的研究团队发现,一种主要的黑色素瘤突变会改变癌细胞代谢,让其依赖生酮作用中的酶。这项研究发表在七月二日的Molecular Cell杂志上。
  1_看图王.jpg

B-raf基因的V600E突变可以促进细胞生长,这种突变存在于绝大多数黑色素瘤和一些结肠癌、甲状腺癌中。以B-raf V600E突变为靶标的药物vemurafenib,可以显著缓解这些癌症患者的病情,但在一段时间之后癌细胞总能发展出耐药性。这项研究可以帮助人们解决癌细胞对药物的抵抗,甚至开发出替代性的新药。
  

研究人员发现,B-raf V600E突变会刺激癌细胞生产更多的HMG-CoA裂解酶。而且只有携带V600E突变的黑色素瘤依赖这种酶,其他黑色素瘤细胞没有这样的依赖性。
  

HMG-CoA裂解酶是生酮通路中的一部分,在血糖低的时候机体会通过生酮作用分解脂肪获取能量。低碳水化合物、高脂肪含量的膳食可以激活生酮作用,这一过程往往发生在肝脏。
  

研究显示,B-raf V600E突变能够启动癌细胞中的生酮作用生成乙酰乙酸(acetoacetate)。乙酰乙酸结合B-raf V600E突变会刺激细胞增殖。“这种效应使V600E突变成为人类癌症中主要的B-raf突变,”文章的通讯作者,Emory大学的Jing Chen副教授说。
  

在癌前病变的细胞中,B-raf可能受到许多随机突变的影响,而V600E突变给细胞带来了某种进化优势,Chen说。V600E突变改变了B-raf的结构,使乙酰乙酸可以结合上来,并促进B-raf的致癌信号传导。这形成了一种加速细胞生长的正反馈体系。
  

“研究者们逐渐发现,特定突变能以不同于Warburg效应的方式改变癌细胞的代谢通路。我们的研究为这一理论提供了支持,”Chen补充道。
  

研究人员还研究了B-raf V600E突变引起的一种白血病,毛细胞白血病。他们发现,这些患者的白血病细胞拥有高水平的HMG-CoA裂解酶和乙酰乙酸。研究指出,抑制HMG-CoA裂解酶或者竞争乙酰乙酸,有望解决癌细胞对vemurafenib这类药物的抵抗。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