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政策法规

美国科学家因为数据造假获重刑

10.jpg

因为学术造假导致牢狱之灾的科学家比较罕见,最近美国前学者Dong-Pyou Han可能带了个头,他因为伪造研究数据申请国家研究经费而于2015年7月1日获判刑57月,3年监外监视,被罚款720万美元。这一案件收到非常高的社会关注,也吸引了一个美国参议员的兴趣,对Han的判决引来美国对学术欺诈如何处理的讨论,从是否应该起诉到应该由NIH进行惩罚等。


事件回放:2013年10月,爱荷华州立大学前助理生物医学教授Dong-Pyou Han被辞退。2013年12月,为伪造自己研究的抗艾滋病病毒疫苗具有活性,Dong-Pyou Han被揭露故意将人血加入兔血。并因此他的小组从NIH获得大约1900万美元研究经费。


Dong-Pyou Han的抗艾滋病疫苗研究造假曝光后,负责监督NIH研究经费的James Bradac说,这是他了解的NIH近20年内最恶劣的学术造假事件。2014年6月,因为采用伪造研究结果骗取研究经费,Dong-Pyou Han以4项联邦项重罪被起诉。2015年2月,Dong-Pyou Han在联邦法庭认罪。


Dong-PyouHan曾宣称兔子在接种艾滋病疫苗后产生了能够中和数种艾滋病病毒株的抗体,他也借此获得NIH1000万美元研究经费。2013年1月,另外一个实验室发现其造假行为,证明兔子血清中所含抗体为人类抗体。随后NIH介入调查,最终Dong-Pyou Han承认是他将人IgG注入兔子血清伪造实验数据以获得NIH经费支持。2013年,爱荷华州立大学确认Han利用伪造许多疫苗实验结果欺骗获得NIH经费后,Han被强制辞职。在调查得出结论前,Han在一封给大学的忏悔信中表示,他托词几年前为掩盖不理想的研究结果,对结果进行了处理。


美国负责监督调查NIH项目的学术不端学术诚信办公室,决定禁止Nan三年内不能申请NIH经费。这也是基于初步调查结果可采取的最严重惩罚。如果没有受到爱荷华州共和党参议员Charles Grassley的注意,可能此案到此结束。


参议员Grassley过去曾经参与调查过生物医学科学不端行为。2014年2月参议员Grassley给学术不端学术诚信办公室的信中,他写到“因为一个博士故意篡改研究结果而造成纳税人百万美元被浪费,停止三年申请经费的惩罚实在太轻了。”办公室收到参议员来信,回馈说能采取的最严重惩罚是终身禁止申请NIH经费,但是这种惩罚是对特别恶劣的案件,例如开展危害人类的研究。


2014年6月,经过广泛的媒体报道和参议员Grassley的呼吁,美国联邦检察官对Han提出诉讼,随后Han被捕并接受审判。2015年2月,他承认伪造研究数据骗取NIH经费两项重罪指控。


前学术诚信调查办公室副主任Alan Price说,对Han这类欺诈案进行刑事诉讼非同寻常。本来没有想到结果会这样,参议员Grassley的呼吁对整个案件的发展产生了关键影响。


这一案件引起一些涉及学术不端学者的担忧。参考这个案件,只有极少数涉及学术不端的科学家不会受到指控,他们的不端只影响到其他科学家的职业和一般的科学。密歇根大学科研诚信专家Nicholas Steneck说,我们习惯热衷于重大案件,往往忽视对更普遍问题的关心。Grassley也认同,他很担心,如果没有公众的参与和关注,其他同类案件可能不会接受合理审判。如果一些监督研究资助政府机构能采取更严厉的处罚和更认真的调查,议员们根本不需要参与这些事。


多数美国经费资助机构,包括美国国家科学基金都设置负责学术不端的监察长。这些官员全权负责撤回学术不端的学者研究经费、惩罚禁止政府资金资助和移交司法机构的工作。但是美国健康和人力服务局,包括NIH和学术不端办公室,这些权利是分散的。学术不端办公室不能直接调查疑似欺诈或学术不端的案件。只能对各研究结构的调查过程进行监督。对证据明确的欺诈或学术不端,学术不端办公室才可以采取禁止申请经费或移交司法机构,或提交上级监察长。


美国健康和人力服务局的学术不端监察长能启动对疑似学术不端和欺诈的调查,但是他多关注医疗保险欺诈等案件,且无权实施禁止经费申请等行政处罚。NIH和学术不端办公室告诉记者,他们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被NIH资助的科学家面临刑事处罚。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的学术不端监察长的权限比较大,能独立调查该机构资助的研究项目,每年该机构都有一些刑事案件。大部分是挪用研究经费和采用欺诈手段申请研究经费。


前学术不端办公室主任David Wright说,刑事处罚的作用值得怀疑。一个学者如果被禁止申请国家课题项目,即使是短期,也意味着学术生命被判死刑。


在现实中没有人知道科学家中到底有多少人存在这种问题。Price曾经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个匿名调查,了解这类问题对他们学术事业受到影响的程度。但白宫中断了这一项目,说成本太高,而且人们不太可能作出回应。


事件回放:2013年10月,爱荷华州立大学前助理生物医学教授Dong-Pyou Han被辞退。2013年12月,为伪造自己研究的抗艾滋病病毒疫苗具有活性,Dong-Pyou Han被揭露故意将人血加入兔血。并因此他的小组从NIH获得大约1900万美元研究经费。Dong-Pyou Han的抗艾滋病疫苗研究造假曝光后,负责监督NIH研究经费的James Bradac说,这是他了解的NIH近20年内最恶劣的学术造假事件。2014年6月,因为采用伪造研究结果骗取研究经费,Dong-Pyou Han以4项联邦项重罪被起诉。2015年2月,Dong-Pyou Han在联邦法庭认罪。


Dong-PyouHan曾宣称兔子在接种艾滋病疫苗后产生了能够中和数种艾滋病病毒株的抗体,他也借此获得NIH1000万美元研究经费。2013年1月,另外一个实验室发现其造假行为,证明兔子血清中所含抗体为人类抗体。


随后NIH介入调查,最终Dong-Pyou Han承认是他将人IgG注入兔子血清伪造实验数据以获得NIH经费支持。2013年,爱荷华州立大学确认Han利用伪造许多疫苗实验结果欺骗获得NIH经费后,Han被强制辞职。在调查得出结论前,Han在一封给大学的忏悔信中表示,他托词几年前为掩盖不理想的研究结果,对结果进行了处理。


美国负责监督调查NIH项目的学术不端学术诚信办公室,决定禁止Nan三年内不能申请NIH经费。这也是基于初步调查结果可采取的最严重惩罚。如果没有受到爱荷华州共和党参议员Charles Grassley的注意,可能此案到此结束。参议员Grassley过去曾经参与调查过生物医学科学不端行为。2014年2月参议员Grassley给学术不端学术诚信办公室的信中,他写到“因为一个博士故意篡改研究结果而造成纳税人百万美元被浪费,停止三年申请经费的惩罚实在太轻了。”办公室收到参议员来信,回馈说能采取的最严重惩罚是终身禁止申请NIH经费,但是这种惩罚是对特别恶劣的案件,例如开展危害人类的研究。


2014年6月,经过广泛的媒体报道和参议员Grassley的呼吁,美国联邦检察官对Han提出诉讼,随后Han被捕并接受审判。20152月,他承认伪造研究数据骗取NIH经费两项重罪指控。


前学术诚信调查办公室副主任Alan Price说,对Han这类欺诈案进行刑事诉讼非同寻常。本来没有想到结果会这样,参议员Grassley的呼吁对整个案件的发展产生了关键影响。


这一案件引起一些涉及学术不端学者的担忧。参考这个案件,只有极少数涉及学术不端的科学家不会受到指控,他们的不端只影响到其他科学家的职业和一般的科学。密歇根大学科研诚信专家Nicholas Steneck说,我们习惯热衷于重大案件,往往忽视对更普遍问题的关心。Grassley也认同,他很担心,如果没有公众的参与和关注,其他同类案件可能不会接受合理审判。如果一些监督研究资助政府机构能采取更严厉的处罚和更认真的调查,议员们根本不需要参与这些事。


多数美国经费资助机构,包括美国国家科学基金都设置负责学术不端的监察长。这些官员全权负责撤回学术不端的学者研究经费、惩罚禁止政府资金资助和移交司法机构的工作。但是美国健康和人力服务局,包括NIH和学术不端办公室,这些权利是分散的。学术不端办公室不能直接调查疑似欺诈或学术不端的案件。只能对各研究结构的调查过程进行监督。对证据明确的欺诈或学术不端,学术不端办公室才可以采取禁止申请经费或移交司法机构,或提交上级监察长。


美国健康和人力服务局的学术不端监察长能启动对疑似学术不端和欺诈的调查,但是他多关注医疗保险欺诈等案件,且无权实施禁止经费申请等行政处罚。NIH和学术不端办公室告诉记者,他们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被NIH资助的科学家面临刑事处罚。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的学术不端监察长的权限比较大,能独立调查该机构资助的研究项目,每年该机构都有一些刑事案件。大部分是挪用研究经费和采用欺诈手段申请研究经费。


前学术不端办公室主任David Wright说,刑事处罚的作用值得怀疑。一个学者如果被禁止申请国家课题项目,即使是短期,也意味着学术生命被判死刑。


在现实中没有人知道科学家中到底有多少人存在这种问题。Price曾经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个匿名调查,了解这类问题对他们学术事业受到影响的程度。但白宫中断了这一项目,说成本太高,而且人们不太可能作出回应。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