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美国也有"病人黑名单"!

中国医患关系日趋恶化,为减少这种矛盾和冲突,甚至有地方提出“非法扰乱正常医疗秩序被行政拘留”者将被列入失信黑名单,并得到许多医生拥护。那么,美国有这样的黑名单吗?


在美国,病人有自主权,可以自由选择医生。医生也可以在特定的情况下解除医患关系,这些情况大致是诸如病人屡次不配合治疗或门诊随访,病人无理由的要求过多药物处方续签或明显觅药行为(drugseekingbehavior),病人和家属使用不正当语言或暴力危害医务人员,病人不付或没有意愿支付医疗费用。医生终止与病人的医患关系需要在书写病历中说明情况,并且要向病人发出正规书面信件,解释终止原因。


某些情况下,医生不能轻易终止医患服务,比如病人正处在急性发病期或者此医生是当地唯一专科医生,停止治疗会影响病人健康。此时,医生需要延迟终止日期或者为病人找到第三方医疗服务者。

black300.jpg

美国的“黑名单”


在美国,可以说没有医生和医疗机构会承认“黑名单”的存在。这里或许应该换个词语来使用,叫做“不受欢迎的病人”。


其实每个诊所和医疗机构都有这样一份病人名单,他们大多是很难缠的病人,由于上面提到的那些特定原因被医生终止医疗服务。诊所在门诊预约时都会经过名单筛选,被拒绝的病人将不会再次出现在诊所内。


需要提到的一点是,在美国,急诊室是不能拒绝病人的,病人受到联邦的“紧急医疗和积极劳动力法案”(EMTALA)的保护。它要求医院不论病人的移民身份,不论病人是否有钱,都要为病人提供所需的急诊医疗服务。


医疗活动有其规范化的操作,医患关系也有尺度来衡量。不以规矩,不成方圆。规范化的医疗实践下,广大群众才能获得最优利益。


沟通技术需要考试


在美国医学院专门设有这样的课程,贯穿于医学院4年学程中。医学生毕业进入住院医生培训前必须通过的美国医师执照考试(USMLE)也有专门的考试项目,即临床技能考试(ClinicSkill),它要求医学生对10个模拟病人进行问诊体检并在规定时间书写病历。


临床技能考试打分的一项重要指标是“沟通和人际关系技巧”(communicationandinterpersonalskill),它包括提问技巧(QuestioningSkill),信息共享技巧(Information-sharingSkill),职业态度和融洽(ProfessionalMannerandRapport)。


在住院医生培训中,沟通和人际关系技巧的提高融汇在日常的工作和学习中。即使做了主治医生以后,如何改善医患关系的学习也从未间断。去年我们医院还组织全院重新学习了AIDET策略,即Acknowledge,Introduce,Duration,Explanation,Thankyou。


在这里举一个我经手的病例。当时我还在做心脏科专科训练,一天下午门诊有个40多岁的男子来看我。一进诊室就嚷着要求我把他的起搏器拔除。我耐心的询问缘由。原来他半年前在我们医院装了心脏起搏器,最近听到各种起搏器对生活不便的传言。他已经看过当时给他装起搏器的电生理主治医生,他的要求被拒绝了。他还把这事告到了医院的患者关系部。他今天来是碰碰运气看是否有医生愿意帮他拔除起搏器。


我调出了他半年前在医院的病历,给他出示了心电监护的5秒心跳停止图像,告诉他如果没有心脏起搏器的保护,心脏停跳还可能再发生,万一出现在开车时,有可能出车祸或伤害到他人的生命安全。经过30分钟的交谈最后他接受了心脏起搏器的现实,也感谢了我做出的努力。


第二诊疗意见


医患之间不可避免会有矛盾的产生,医生和患者之间并不是每一次都能达到统一的协定。如果有病人对自己的医疗实施有异议时,或者需要做出重大决定时比如癌症治疗,很多时候他们会寻求第二方的独立医疗意见,我们称为第二诊疗意见(SecondOpinion)。


在美国,大多数医生都能很好理解病人的权力,配合病人要求,提供病人所需的医疗资料,为第二诊疗意见的执行开绿灯。第二诊疗意见的使用一方面保护了病人的健康利益,另一方面也避免了医生可能的医疗差错。


病人寻求第二意见很多时候不是不信任医生,只是想多一个方位看问题。我曾经有个病人,先前看过两个心脏科医生,一个说要做冠脉搭桥,一个说可以做支架,我是他的第三诊疗意见。他带来了全套的检查结果。我看过了他的冠脉造影CD后跟他说,我的意见是冠脉搭桥。他欣然的接受了我的意见,说现在是2比1了,他自己终于可以做出决定了。后来这个病人在他看的第一个医院做了搭桥手术。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不靠医改,钟南山发起“医患医保同决策”

美国中学生的医患关系教育

网民如何看待医患关系

名人们对医患关系怎么看?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