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美国远程医疗陷入控费两难境地

在美国医改法案的推动下,满足控费需求的远程医疗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由于远程医疗能够直接降低诊费,这种模式得到了保险公司和雇主等主要支付方的认同。但随着市场规模的发展,远程医疗的控费效果却遭到了一定的质疑。在目前Medicare旗下成立的ACOs下,实际节省的医疗费用并不高。而且,目前在美国市场有论点认为远程医疗在短期内反而会推高整体的医疗费用。

1435633036763598.jpg

Rand Corporation的分析师Ateev Mehrotra去年在国会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作证说,尽管远程医疗能节约单次的诊费,但却使得Medicare的受益人更多的使用这种服务,从而推高整体的费用。Mehrotra认为,远程医疗这种更多容易获得的服务如果不能真的提升用户的健康,将会造成资源的浪费,从而推高成本。他认为远程医疗的优势——便捷,也是其阿喀琉斯之踵(Achilles' Heel)。


从上述分析来看,远程医疗确实在中短期内面临一个两难的困境,特别是在美国即将到来的大选年,这对远程医疗或将造成一定的政策不确定性。


从常理来推断,无论是Teladoc这种不落地的远程医疗,还是基于区域的以慢病和康复为核心的远程问诊,其对传统医疗体系都带来了很大的补充。在疾病预防、康复和慢病管理上,都能提供有力的支持,带动医生对病人的及早干预,从而整体上降低疾病的发生概率,减少整体的医疗费用。但是,这种新型的商业模式却可能带动病人对这种服务的滥用和效果评估的不明确。


首先,受制于就医的便捷性本身并不高,美国的就诊往往需要时间预约,这导致一些等不及的病人去使用昂贵的急诊室。但由于急诊室自付费用过高,一般人还不太敢于去频繁使用。而远程医疗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响应,病人也无需浪费等待和交通所需的时间,这会带动一些原本并不会发生的门诊使用。


这在职工诊所已经获得了明证。在某些公司内部设立的职工诊所,员工为了某些个人因素去过度就诊,比如身体不适开病假,为自己和家人配药等。而对Medicare覆盖的某些老年人,也会发生过量使用,特别是那些有轻微不适就来就诊的人群,这在中国的老年就医人群中也可看到类似的迹象。


其次,远程医疗自身面临的不确定性导致药物滥用和诊疗效果评估无法明确。由于类似Teladoc这种模式是陌生医患就诊,这导致医生无法明确病人的状况,所以在类似平台大量开具广谱抗生素,这使得药物有滥用的可能性。


同时,因为陌生医患,病人很有可能产生误诊而产生再次就诊,这就会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而对于基于熟人医患的区域性远程医疗,疾病健康管理的效果在短期内是难以体现的,需要一个较长时期的数据积累才能明确远程医疗确实降低了整体的医疗费用。现在一些全科诊所虽然出现了年度医疗支出的大幅下降,但这只是基于线下的一个全面评估,还没有一个单独基于线上的评估分析。


当然,从中长期的趋势来看,远程医疗的发展肯定会大幅度降低整体的医疗费用。但就中短期来看,远程医疗的发展仍有来自政策和市场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如何来防止来自用户的过度使用、误诊和药物滥用这三点。随着规模的扩张和发展,市场将找到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从而推动远程医疗良性发展。但在整体发展的过程中,政策仍将是具有决定性因素的左右市场的力量。因此,对未来美国远程医疗市场的发展,仍需审慎的乐观。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