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MERS防控战如何赢到最后

世界卫生组织(WHO)截至6月23日的报告显示,全球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已有1348例,死亡至少479 例。波及26个国家,其中韩国的防控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1435549994557822.jpg

目前,韩国MERS确诊患者增至180人,死亡人数增至29人,死亡率高达16%,并且出现第四代感染者。严峻的疫情,使其在防疫管理上一些长期忽视的问题暴露无遗。


一直以来,韩国确实较少遇到新发传染病的暴发,因此在应对机制和能力方面难免力有不逮。


5月下旬,首例MERS患者确诊后的17天,韩国国民才收到预警短信。“传染性不强”“发生第二代人传人的可能性不大”,相关部门对疫情的低估,客观上造成民众的不重视,进而对隔离措施采取抵制态度;任由MERS患者进入他国,更为后续的防治工作预留了隐患。为了控制社会恐慌,韩国政府初期也采取了尽量避免公开相关医院和患者信息的方式,这种信息不透明反而让民众无法更好地远离风险源。凡此种种,均指向尚不健全的应对突发传染病的预警机制及宣传策略。


对于新发传染病,最有效的防控措施就是隔离,这是中国应对重大传染病疫情的重要经验和手段之一。而韩国在疫情暴发初期,并没有执行系统完善的隔离政策,比如在疑似患者隔离、隔离病房设置、强制隔离的对象以及亲友探视条件等问题上既没有重视,也缺乏规范性指导意见。疏松的隔离措施和不严厉的隔离监管纵容了隔离对象频频“逃脱”,也使得MERS疫情迅速扩散。其较为突出的例子就是医院内及医护人员感染风险的增加。


此次疫情,韩国政府在医疗系统管理及对医护工作者保护等方面存在较多失误。疫情中医护人员感染率较高,医务工作者缺乏自我防护方面的政策规定指导。另外,韩国针对MERS患者诊治的医院也不够集中统一,容易造成疫情扩散的不利局面。WHO就曾表示,人口密度过大以及韩国病人习惯到多个医疗机构求诊的就医行为,可能是导致疫情难以控制的原因之一。


相比之下,经历过SARS和H7N9洗礼后的中国,则具有较为丰富的经验。目前看来,中国应对MERS疫情的防控措施比较到位。5月27日,国内出现首例输入性MERS病例后,立即引起国家和疾控部门的高度重视,并派出专家组赶赴惠州市指导防控。同时,在公安、检疫等多部门密切配合下,迅速将MERS病例密切接触者全部追踪到位。整个防控过程严格控制传染源,杜绝了感染源扩散的可能性。


此外,在检疫方面,按照疾控应急预案“两小时内逐级上报、三次严格排查”的要求,从检测到得出结果仅需要5个小时。民航方面,航空局加强了对各航班尤其是涉及疫区、疫情航班的消毒和应急处置能力,检疫、边检、卫生等部门积极配合,共同处置突发事件。一些地方还明确了MERS定点救治医院,可将确诊病例或疑似病例进行集中诊断、医治和管理。


前不久,国家卫计委及时修订并形成了2015年版《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防控方案》,进一步对防控工作予以细化、规范。同时,该方案要求根据疫情变化和评估结果及时更新,以利于更有效地应对MERS疫情防控。


从这些方面来看,我国在防控MERS上的措施已日趋完善。这场防控疫情的战役,最终成效如何,将更多地取决于能否坚决落实,加强宣传以及在抗病毒防治药物领域作好技术储备。更为重要的是,应对各类传染疫情,须尽快应用各类新成果,莫让MERS科研成果“滞留”实验室。


此前,笔者所在的复旦大学科研团队已研发出抗MERS的多肽抑制剂HR2P-M2,并与美国科学家合作开发出高活性的全人源中和抗体m336等,在MERS感染的动物模型实验中均显示很好的保护效果。清华大学及中科院微生物所的相关科研团队等也研发出多个抗MERS的高活性全人源中和抗体。


但遗憾的是,由于经费缺乏等原因,这些候选药物目前还停留在实验室研发阶段,除了紧急救命的情况,尚不能马上用于MERS疫情防控。因此,有必要建议国家从战略高度出发,在政策和经费等方面给予有力支持,让这些研究成果加快进入临床,为今后可能出现的MERS疫情暴发作好充分的准备。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