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致命“浪漫病”:我们只能依靠50年前的药物吗?

段子手们喜欢把人类这个物种分为普通、文艺和特二儿等类型。从一种与人类同生共长、上演了上万年爱恨情仇的病菌角度来看,这种分类也不无道理。今天要侃一侃的是颇具“文艺范儿”的一种病菌及其导致的“浪漫病”。

1.jpg

“文艺范儿”的古老病菌


这种病可能是历史上极少数和“浪漫”有关联的疾病:18-19世纪,欧洲很多文学青年崇尚它,因为患上这种病的人,通常都拥有消瘦的身材、忧郁的眼神、还会不时咳嗽,掩住口的白色手帕上会出现一点殷红。


你猜出是什么病了吗?对,就是结核病!


现代人很难想象,当时这些病状居然成了文人骚客追捧的文艺范儿。甚至诗人拜伦还说过,如果要死,希望死于结核病。


被这种“文艺范儿”病菌寄居的男人,有写过“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浪漫诗人雪莱、也有奋笔挥出“横眉冷对千夫指”铿锵作家鲁迅;被寄居的女人,有宅男的梦中情人茜茜公主,还有被称为“人间四月天”的林徽因。这个名单从古至今还可以很长:肖邦、契诃夫、卡夫卡、席勒、济慈、劳伦斯、奥威尔、约翰•哈佛、萧红、李嘉诚、俞敏洪……


浪漫面具之下的致命杀手


就像硬币有两个面,文艺浪漫只是结核病的一面,而另一面就冰冷暗黑多了—— 它是迄今为止杀死人类最多的传染病!


19世纪,在抗生素发明以前,欧洲有1/4的人死于结核病,而结核病也因此被称为“白色瘟疫”。


结核病的两面性,被艺术家形象地呈现在两幅著名的油画里: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和莫奈的《卡米耶∙莫奈》。


这两幅画主角的原型都是结核病患者。维纳斯的模特原型叫西蒙内塔•韦斯普奇(1454-1476),据称是佛罗伦萨最美的女人。


维纳斯的诞生


而卡米耶∙莫奈则是画家莫奈的妻子,莫奈除了会画睡莲,也忠实记录了妻子因结核病死亡的瞬间。结核病与人类的关系是如此的纠结,既有最美好的文艺形象,也有最恐怖最残忍的毁灭!


当然,结核病这个致命杀手也并非只是“天妒红颜”,巴黎圣母院里的钟楼怪客也未能幸免。


因此,无论高低贵贱、善恶美丑,只要你还呼吸,就有可能感染结核病。


抗生素的发明带来转机


既然是病,就得治!抗生素发明以前结核病是如何治疗的呢? 一位结核病医生特鲁多(1848-1915)留下了如下的话:“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话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天空飘过五个字——“这病就没治”!


在过去,富裕的人(包括特鲁多本人,也是结核病人)通过阳光、营养和休息来治疗,如今闻名世界的瑞士达沃斯曾经就是结核病的疗养胜地;穷人们则相信结核病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需要国王借助上帝之手的抚触才能治愈,法国国王腓力四世(Philip IV, 1268-1314)曾经一次 “抚触”治疗了1500个结核病患者。这场大戏,一面是很傻很天真,一面是无知者无畏!


真正的转机是1943年链霉素的发明。现在我们都知道,新药上市要经过临床对照试验的检验,链霉素治疗结核病就是历史上第一个临床试验。这个试验不但推出了第一个真正的抗结核药物,也奠定了所有新药上市的科学标准程序和流程。随着1950年代多种抗结核药物的发明,结核病的治疗迎来的春天,人们乐观地认为可以就此治愈结核病。结核病也因此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白色瘟疫”卷土重来


然而,故事结束了吗?也许仅仅是另一个开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因为耐药结核病的出现,1993年4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史无前例地宣布——全球结核病进入紧急状态。


这时,人们才发现当今世界还有1/3的人体内携带结核菌,每年900万人发生结核病,其中有50万是极难治愈的耐多药结核病(MDR-TB)。这时,人类才意识到,对抗结核病我们仍在使用130年前发明的显微镜诊断病人、90年前发明的卡介苗给孩子免疫接种,以及50年前的药物治疗病人。


显微镜只能诊断出不到一半的患者,而且不能诊断耐药情况;卡介苗可以保护孩子不得脑膜炎,但是不能防止肺结核;当前的药物要用6个月才能治好一个普通结核病病人,24个月只能治好不到一半的耐多药结核病病人。耐药结核病仿佛又将要把人们拖回抗生素时代前的梦魇!


对抗古老痼疾,唯有创新


盲目乐观、忽视公共卫生的投入是人类社会的通病。人们也屡屡为自己的短视付出沉痛的代价,非典(SARS)、埃博拉(Ebola)、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耐药结核病一次次触痛人们的神经!


有识之士在反思的同时,更不忘行动!过去10年,盖茨基金会在结核病研发领域投资超过10亿美元,支持新诊断工具、疫苗和治疗方案的研发。在基金会和其他伙伴的支持下,目前以GeneXpert为代表的新型分子诊断工具已经上市,可以更快更准确的诊断结核病和耐药结核病;一个全新的治疗方案(PaMZ)已经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预计将在5年内上市,将会把耐药结核病的疗程从2年缩短到半年;疫苗领域也有更多的候选产品陆续进入临床试验。


那么中国呢?中国同样是一个结核病大国,疫情严重性仅次于印度。过去20年,中国在结核病的控制方面干得不赖,每年结核病疫情下降4%,下降速度领先全球(约2%)一倍。即便如此,中国目前每年新发病例还有约100万,其中耐药结核病约10万。


好消息是,中国已经把结核病作为三大重大传染病之一来控制,用创新加强结核病控制。中国疾控中心在中国卫生计生委-盖茨基金会项目的支持下,创建了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全球推广的“耐药结核病控制模式”。同时,杭州的一家中国诊断企业优思达也获得了盖茨基金会的资金支持,致力于开发适合本土使用的质优价廉的结核病分子诊断工具。


无论多“文艺范儿”,只要害人,咱们就不能饶过它!而要根本性控制结核病——这一致命的“浪漫病”,唯有创新才是出路!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