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医患谁容易啊?

yh.jpg

我是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药剂科的药师。2015年6月23日我值夜班,凌晨两点左右,正与睡神攻坚之时,耳边恍然传来一声:“兄弟,打扰了……”我抬起头,是一个皮肤黝黑、结实又干瘦的中年男人,怯声憨笑着:“兄弟,你能卖给我几个纸箱子么?”“卖不了……”“一两个就行……”


坦白说,在这个时间点,又如此无营养的对话,已经让我有点从背后冒火了。但看着他油栗色略带沟壑的脸颊上显得格外白亮乌黑的眼睛,我好奇地问:“你要它干什么用啊?”“我就是想要两个纸箱子,拆了垫在地上,让孩子睡一会,不那么凉。”那双眼睛里已经盈满了奢望的期待。


我突然有种被轰鸣到了一般的惊顿。顺眼望去,在医院大厅的柱子边,一个同样干瘦的中年女人有着相似的风霜面庞,在她旁边散落的几个塑料袋子中间,两个年纪不大的孩子躺在地上不老实地小睡着……“从那边转过去,门口等我。”我赶忙起身,收拾着能腾空的所有够大够厚的纸箱,统统给了他。回报我的,是夫妇俩一脸不可思议又受宠若惊的感谢。其实,那一刻,我们看到了彼此的不易,何堪为难?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美国中学生的医患关系教育

网民如何看待医患关系

医患沟通有哪些诀窍?

看台湾名医如何处理医患关系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