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医药行业在保护创新与反垄断之间寻找平衡!

健康,无疑是咱老百姓目前最关心的头等大事。随着我国人口的老龄化与老百姓收入水平的逐步提升,国内医药产业近年来增长迅速。

1.jpg

作为创新密集型产业,要想让老百姓获得更好的医疗,我们必须保护专利人权益,但由于健康属公共利益范畴,国家又必须限制企业利用专利垄断谋求天价医药收费,保障人民的生存权。而为了破除跨国医药集团的垄断地位,国内的医药企业也在不断尝试挑战跨国集团的专利权,并引发了一连串的中外医药企业专利纠纷。


本周在我国的医药产业范围内,就发生了三件有影响力的大事,他们都与专利有关,但性质却截然不同,分属“保护”、“挑战”,与“限制”。


专利保护


医药行业应及早建立许可人制度


2015医药知识产权保护发展论坛近日在京举办。医药行业知识产权保护面临怎样的困境?“救命产业”该如何“自救”?参与论坛的专家进行了讨论。


“医药行业是创新密集型的行业,是发明专利相对集中的行业,其创新成果的保护尤其重要。”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审查协作中心副主任原琪说。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李顺德介绍,目前我国医药知识产权保护面临两大阻力:一是违法成本太低,是对侵权者的变相鼓励,二是医药研发和生产脱节,成果转化过程容易出现问题。据介绍,由于研发药品必须找到药厂拿到生产文号后才能注册商标、生产上市,研发的药品极容易被厂家占为己有,谋取暴利。


如何解决医药知识产权保护发展难题?与会专家认为,首先要加大对侵权行为的惩罚力度。同时,通过制度设计保护医药创新。专家建议,可尽早建立药品上市许可人制度,让药品研发单位能真正拥有药品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和处置权。通过打造信息、技术等共享平台,让医药研发成果能够和市场充分对接,快速实现产业化。在增强执法力度层面,要建立药品专利保护的联动机制。


专利挑战


国内药企首次挑战外企专利成功


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日前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拜耳公司的盐酸莫西沙星氯化钠注射液的专利全部无效,该专利被无效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专利中记载的技术已在先发表于核心期刊。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旗下方正医研究所作为本案的专利无效请求人,成功的赢得了这场专利诉讼。

1.png

事实上,这场历时三年的专利诉讼案让国内企业仿制盐酸莫西沙星氯化钠注射液将不存在专利壁垒。在此次专利诉讼成功之后,方正医研究院正加紧研发国产盐酸莫西沙星氯化钠注射液,有望将其国产化并率先登陆上市。


这是国内制药企业主动挑战跨国药企专利并获得成功的第一案例!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盐酸莫西沙星氯化钠注射液专利案的这一判决,一方面证明了我国制药企业的药物研发能力不断增强,另一方面也能看到我国法律在专利权保护与破除垄断两方面的平衡。但对于商战的双方来说,这是一场更具未来市场利益的争夺。


专利限制


中国拒绝吉利德丙肝天价药专利申请


中国已经拒绝了吉利德科学公司有关其高价丙型肝炎药物的专利申请,美国一家机构称,此举可能会引发其他国家考虑拒绝这个有争议的药物的专利申请。

1.png

吉利德最畅销的药物Sovaldi已经引火上身,在美国该药物每粒售价为1000美元,一个典型的12周疗程需要花费84000美元,其专利已在美国、印度和欧洲受到了挑战。


在中国采取这一行动之前,印度专利局决定在一月份拒绝了吉利德公司对Sovaldi的专利申请,并认为其创新性不够。吉利德公司将对此进行上诉。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全球有多达1.5亿人受到慢性丙型肝炎病毒感染,其中大多数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世卫组织最近将Sovaldi添加进其基本药物目录,并敦促其降低价格,尤其是在中等收入国家。


医药行业的发展关系着人类的生存与健康,我们当然希望能够有越来越多先进的,能够帮助人们对抗病痛的医药出现,而要实现这一愿望,所能够依赖的就是科研人员不断的创新。


现代专利制度是激发科研人员创新热情的保证,但任何一部法律都一定会存在缺陷,并且随着时代与科技的发展呈现出不同的漏洞。为了确保更多的人能够享受现代医疗所带来的福利,各国都必须不断探索专利人在权利使用上的合理性,只有兼顾私权与公权的平衡,医药产业才能够在专利制度的庇护下,行的更远。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