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科学家创业?《Science》职业专栏提示需要提前知道的几件事

当前的创业大潮让很多年轻人,尤其是那些拥有专业技能和想象力的年轻科学家,看到了实现梦想的机会。然而创业对于很多人来说也充满了神秘感,在他们的印象中,创业者都必须拥有过人的胆识、独特的技能以及推销自己和自己的产品的能力,创业所包含的风险也让人犹豫不决。

1.jpg

《Science》的职业专栏刊登了几个关于年轻科学家创业过程的故事,并总结了一些创业成功所必要的因素,X-MOL团队编译如下,希望能对准备科技创业的朋友有所启发。


第一个故事里,主人公的创业始于偶然。当年麻省理工学院的化学工程师Armon Sharei正在攻读MIT的博士学位。他的研究项目是开发微流体枪,想把一些“东西射入细胞”。虽然这种枪没有研制成功,但把分子挤压进入细胞这个想法看起来很有前途。Sharei把一个气压系统和微流体芯片连接起来,并用它来输送目标分子。当时他想,“好吧,看起来我们可以开始做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我们用它来做什么呢?”


2013年,经过一些法律咨询并在导师们的帮助下,Sharei和他的朋友Agustin Lopez Marquez创办了SQZ Biotech公司。从那时起,他们陆续赢得了很多顶级荣誉和总数55万美元奖金,另外还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00万美元,随后的经营产生了可观的收入,并规划了一条通向新型药物投放治疗技术的道路。“我相信科学,并希望努力推动它,”Sharei说。


对于该公司的CEO Sharei和主席Lopez Marquez来说,科学创业并不是买彩票,需要不断向前推动你的想法。他们开始时从自己的积蓄、亲戚、导师(包括麻省理工学院的化学工程师和发明家Robert Langer和Klavs Jensen)筹集了10万美元。然后Sharei和Lopez Marquez把自己的想法送到麻省理工学院的技术转移办公室,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的创业之旅。


第1课:撰写商业计划书


商业计划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普遍了。现在的共识是:它是有用的,但往往会需要反复改写但最终有可能毫无作用。尽管如此,麻省理工学院坚持要SQZ Biotech提交一份计划,既要突出科学思想的重点,又要提供申请专利的理由。


幸运的是,Sharei曾经为之前那个不成功的流体枪点子写过一个课堂作业,他用基本相同的市场分析和经营模式修改了这一计划。该计划的策略是在短期就把产品销售给实验室的研究人员,然后把努力推进其在医疗中的应用作为长期目标。


第2课:得到正确的专利


“科学创业者最早可能出现的失误之一是申请专利中的错误”,参与过20多个创业公司的MIT化学工程师Robert Langer说。对于SQZ Biotech公司的情况,“这个概念是如此的简单,”Lopez Marquez说,“我们确实需要强有力的保障。”


这些创业者申请了一个强大的国际专利,花费为12万美元,这对于这个羽翼未丰的初创公司来说太贵了,但麻省理工学院帮助支付了这笔费用。作为在校园中取得的发明,大学获得专利,并将其授权给公司,同时保留在今后收取使用费提成的权利。


第3课:参加大赛


在寻找便宜办公室的过程中,Sharei和Lopez Marquez听说了一种称为MassChallenge的比赛和组织。MassChallenge仿照麻省理工学院的“100K竞争”模式,邀请所有申请的创业者,争夺进入决赛的128个位置。SQZ Biotech赢得了其中一个位置,这样Lopez Marquez和Sharei在波士顿的海边获得了为期3个月的免费办公空间。


这两个创业者惊讶地发现,他们获得的奖励远不止写字楼。MassChallenge还提供了一个共同的工作环境,企业家们在其中可以分享技巧和联系方式。有一个大腕云集的导师群,并有机会被邀请演讲,还有来自赞助商的软件之类的赠品,并且,SQZ Biotech在这里成功搭建了持续得到商务、法律和投资帮助的社交网络。


第4课:资金会以多种形式出现


随后,SQZ Biotech成为MassChallenge共1600个申请人中的四大“钻石级”获奖者,获得了10万美元的比赛奖金,另外还从空间科学进步中心得到20多万美元以把这项技术用于国际空间站。这一金额也是MassChallenge史上最高金额。


赢得比赛还使SQZ Biotech在投资者中更有信誉。在接下来的一轮融资中,Sharei和Lopez Marquez不得不为天使投资设立100万美元的上限,因为更多的投资可能会造成不切实际的期望。然而,从其它来源有更多的钱进来。Sharei的研究小组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400万美元用于采购。Lopez Marquez将公司产品的样品销售给实验室的科研用户。他正将SQZ Biotech打造为一个技术平台,为新一代疗法的研发铺平道路。


投资、基金以及与研究相关的销售相结合,使该公司开始能够专注于治疗方法的研发。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公司的规模扩大了一倍以上,全职员工从5个发展到12个。公司从Sharei作过博士后的哈佛医学院搬出,进入了马萨诸塞州大学在波士顿的生命科学创业孵化基地。


第5课:科学不是万能的


分子生物学家P. Shannon Pendergrast创立Ymir Genomics之初,公司仅仅是个名字而已。他的两个兄弟,Scott和Stephen,都已经是创立并出售了数家公司的计算机科学家,他们两人谋划创立一个新的企业,想要支持他们的兄弟——专门从事RNA技术研究的P. Shannon。


三兄弟于是在2012年创立了Ymir Genomics,因为他们认为这个源于北欧创世神话的名字听起来很酷。“我们创建了公司,没有技术,没有专利,没有商业模式,”P. Shannon说。


公司创立后,P. Shannon用了一年时间阅读文献,以寻找想法。他抓住了三个正在融合的分子生物学的发展趋势:不编码蛋白质的microRNA、高通量测序、细胞封装RNA的微囊泡,最终找到的方向是挖掘公共数据库中的RNA序列从而发现用于药物开发的生物标志物。


Scott和Stephen写了一个计算机程序,发现了一系列新的microRNA。“但它们还只是存在于程序中,”P. Shannon说。“我们不知道它们是否真实存在。”


第6课:租实验台


2013年初在波士顿,一间不包括细胞培养通风橱、离心机、测序仪的空实验室,每月运行费用约2000美元以上,租赁实验室需要签订1年的合约。P. Shannon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继续将公司局限于计算机?还是动用数百万美元继续深入研发?“但是,如果计算机程序没有效果怎么办?”他很担忧。


他在互联网上搜索,发现了麻省理工学院附近Cambridge BioLabs(CBL)。CBL是Johannes Fruehauf运营的一个新型的实验室孵化基地,Fruehauf自己也是一个MassChallenge的获奖者。通过2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Fruehauf曾经为其第一个初创公司Cequent Pharmaceuticals租用和装备了一个实验室。为了有一定收入来源,Fruehauf将部分实验台空间和设备转租给其他企业家。


Fruehauf的此举很成功,因为他拉到强大的赞助商团队,并于去年3月推出Lab Central作为CBL更关注研发方向的“升级版”。这两者都位于所谓的“波士顿创新超星系”,这里包括麻省理工学院和一大批生物技术和制药公司。


“这就是剑桥的特点,”Fruehauf说。“人们走出学术界,起步、引导、吸引一些风险投资,得到一些基金资助,并利用这个机会成功。”


这三兄弟于是利用了这个机会,他们在这里租用实验空间,首先在CBL,后来在Lab Central。两年里,这个兄弟团队只花了他们启动预算的四分之一。他们发现了两种从尿中提取生物标志物(RNA和蛋白质)的技术可以推向市场,比目前的试剂盒更好更便宜,并且性能提高100倍。该团队目前正在使用这种技术来推进自己在医疗应用方面的战略。


与此同时,P. Shannon发现与其他企业家共同工作的好处。在Lab Central这样的地方,租户都不像商业对手,而更像协作的学者。创业者交换物品、方法、试剂和关系网,P. Shannon说。他们唯一守口如瓶的一点是他们的关键专有信息,他们所谓的秘密“配方”。


第7课:组建一个优秀的团队


2013年,正在攻读罗格斯新泽西医学院硕士学位的分子生物学家Sourav Sinha听说了一个叫“乳腺癌启动挑战”的比赛。由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赞助,这个挑战比赛提供了NCI已经搁置的专利和技术。参赛者没有必要发明一种技术,他们只需要一个有科研和商务专长的组合团队。“想法会改变,”辛哈说,“但人真的不会变,你团队里的成员可以真正决定你的成败。”


因此Sinha联系了他在达特茅斯的本科同学Riley Ennis,Ennis还是一个大一新生时,就创办了研发癌症疫苗的Immudicon公司。他们两个咨询了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抗体公司Adima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生物技术企业家Errik Anderson,然后写了一份商业计划书,并加入了比赛。


今年三月,Sinha的团队获得癌症研究员Nadya Tarasova开发的技术的授权许可,涉及将抗体与强效的化疗药物用于靶向癌细胞治疗。一个月后,Sinha和Ennis推出Oncolinx。2014年五月,Sinha完成了他的硕士学位,并开始作为公司的CEO全职工作。


第8课:生物技术公司可以是虚拟的


今天,Oncolinx是Sinha称为“虚拟生物技术商业模型”的实例。该策略是将抗体-药物偶联技术授权给制药公司,由这些公司将其链接到现有的肿瘤靶向抗体。


Sinha希望把实验计划提交给临床研究组织(CROs),把药品说明书提交给临床生产组织(CMOs)。CRO会用CMO制作的药物进行从临床前到二期临床试验的药物开发试验。该数据提交给美国FDA和制药公司,而这些制药公司会用自己的平台进行后续试验。


“虚拟生物技术商业模型”利用了已经到位的基础设施。像Oncolinx这样的公司,正在替代传统医药企业风险很高的初期研发部门。回报“不可限量”,Sinha说。用努力而非金钱来投资,以及利用已经到位的资源,允许小公司减少风险,这使得它对潜在的商业伙伴更具吸引力。“我知道有几个生物技术企业家是在他们的卧室中穿着睡衣运行他们的公司,”Sinha说,“而且他们非常成功。”


第9课:创业=经验


Sinha的野心不仅仅是在穿睡衣的同时实现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作为在实验室工作了一辈子的人,我本能的想法是——最重要的是科学,”Sinha说。“这是真正伟大的体验,把自己放在有其他企业家的群体中,可以学到很多,来推动自己的想法取得成功。”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