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天津开发区:布局千亿生物医药产业

从最初的企业少、规模小,到现在的超过550家企业进驻且不乏跨国及行业内全国百强企业——经过约30年的积累,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生物医药产业已逐步形成规模,并设定下在2020年完成1000亿元产值的目标。在各地区生物医药产业竞争日益激烈的形势下,千亿目标是遥不可及还是胜券在握?

1.jpg

牵手“修正”


见到王泳江时,其参与负责的修正药业集团(下称:修正药业)与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下称:天津开发区)的二次签约已告一段落。


从2014年12月20日首次签约到2015年5月8日再度签约,间隔不到半年,修正药业先后将生产基地、华北销售总部等多个投资项目落地在天津开发区。预计该批项目建成达产后,将实现产值380亿元。


“修正药业的项目是经过一年的谈判才确定的。”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促进四局生物医药产业科科长王泳江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当时修正药业面临的主要情况是产能不足,已有的厂房难以满足市场的需求,想找一个地方解决这部分产能。这是最开始接触时修正药业的想法。”


但之后的签约内容远超出这个预期。


“最早谈的时候,只是谈一个中药提取的车间,可能投资规模在一两千万元的样子,但在谈判过程中,他们认可了天津开发区的整体投资环境,决定把更多的产品放到这边来生产,所以我们去年年底签约时的投资规模就达到了30亿元,预计达产后销售收入可达130亿元。”王泳江说。


紧接着,“在我们完成首次签约之后,他们董事长对我们开发区予以了肯定,又提出了新的投资计划,从而促成我们今年5月的第二次合作签约。”王泳江表示,再度签约的两个投资项目,预计达产后共实现产值250亿元,届时,天津开发区将成为修正药业在华北地区最重要的基地。目前该项目的整体设计已进入收尾工作,今年7月即可开工建设。修正药业董事长修涞贵曾两次亲自到场签约。


虽然修正药业最终选中天津开发区,但王泳江明白,作为中国制药工业百强企业,当初摆在修正药业面前的选择应该不在少数。


“修正药业的选择空间很大,不一定非要来我们这里。”王泳江坦言,“修正药业是从南到北都看了一遍,接触了很多开发区,经过认真地比选和考虑后,才做出的决定。可以说,我们开发区是在众多开发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


“我们确实考察了全国很多地区的开发区,包括沿海的江苏和浙江、华南的广西、西北的甘肃等。”修正药业集团投资决策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廖永新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最终选址在天津开发区,可以用“天时地利人和”来形容。


所谓“天时”,“一方面是国家经济政策调整以及京津冀一体化的大形势,另一方面,今年是集团成立20周年,是我们在产业布局上大跨步发展的一年,这两个时机凑在了一起。”而“地利”则是,“天津开发区的地理位置优势明显,距离北京近,海路陆路交通便利。”至于“人和”,“天津无论是市领导、开发区领导,还是招商局的同志,对民营企业尤其像我们这样正在发展壮大想要迈一个台阶的民营企业非常重视和支持,他们的热情和成熟的服务体系都是吸引我们的因素。”廖永新说。


据廖透露,接下来,修正药业还可能把集团的销售总部也搬到天津开发区。


“天津开发区可谓是三个概念的叠加:京津冀一体化、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滨海新区)、自贸区。”王泳江表示,“有些老板在投资的时候,会考虑这些,因为这些因素后面隐藏着很多政策许可,尤其生物医药这个行业,企业会特别关心这些。”


环保门槛


相关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我国生物医药产业集群化分布进一步显现,已初步形成以环渤海、长三角为重点,珠三角、东北、川渝等地区快速发展的格局。与此同时,不同地区乃至同一地区内不同生物医药产业之间的竞争也正在上演。


每年的全国药品交易会,都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生物医药产业的招商展示信息。其中多位负责招商的人士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现在的招商形势有改变,特别是对生物医药企业,环保标准越来越高,企业投资成本也越来越高,随着各地区生物医药产业数量的增多,以前只要有实验室或厂房等硬件就可以,现在还要拼软实力……好项目每个地方都想要,竞争还是很激烈的。”


“据我们了解,全国约有150多个挂着生物医药牌子的区域,今后的招商,竞争会更加白热化。”王泳江分析。其实,在过去的招商中,也曾遇到挫折,“一些项目最终没有选择我们。那段时间,尤其上海及其周边的开发区,对我们招商产生很大压力,好在我们很快调整了战略和定位,发挥优势,错位竞争。”


不过,有竞争并不意味着零门槛。


天津开发区生物医药产业2014年产值为210亿元,注册企业550余家,拥有医药研发机构30余家,已形成以药品原料药制剂、中药及天然药物提取、CRO医药服务外包、医疗器械和大健康等为主的多产业集群,进驻企业包括诺和诺德、葛兰素史克、修正药业、金耀集团、石药集团、中新药业、康希诺、瑞奇外科等。


对于生物医药企业,“无论规模大小,开发区都欢迎。但这并不代表没有门槛限制,我们的门槛在于环保,企业在环保方面要符合要求。即便是在我们允许进行精细化工生产的南港工业区,废水废气等也不能随意排放。”王泳江表示,“我们希望进驻的企业有较高的产品利润率和环保自律,平心而论,如果企业的利润率比较高,它对环保的支出也是可以接受的。来这边的企业,几乎都会谈到环保,只要在这方面没什么问题,我们是敞开大门欢迎的。”


“我们也谈过环保问题,天津开发区对这块的要求非常严格。”廖永新进一步说明,“修正药业目前在天津开发区有两块地,将来有关药物提取涉及环保问题的厂区,要按照开发区的要求,放到南港工业区。这对企业来讲很不方便,也增加成本。但天津开发区很重视环保建设,要求这两块必须分开,考虑到当地的环保标准,我们也就分开来做了。”


由于天津开发区对进驻企业的环保要求是一致的,因此,即使不同行业的企业建在一起,“也不会相互干扰,企业不用担心干扰自己的邻居或被邻居干扰。”王泳江说。


而一旦跨过这道环保门槛迈进天津开发区的大门,企业便可享受到开发区提供的便利与服务。也因此,这里不乏生物医药企业“规模由小变大”的案例。


“例如康希诺。它刚来的时候只有三四个人,在国际生物医药联合研究院,后来从研究院孵化出来,在开发区租了一个标准厂房,再后来被礼来投资,在开发区买了地,现在正在自建基地。”王泳江感慨。公开资料显示,康希诺于2013年引入美国礼来公司(全球十大制药企业之一)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并在2014年成为全球第三家、亚洲第一家成功研制埃博拉病毒疫苗的企业。


千亿目标


国务院2012年发布的《“十二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指出,将生物产业(包括生物医药产业、生物医学工程产业等)列为重点发展方向和主要任务之一,并要求在“十二五”期间,产业规模年均增速达到20%以上,且力争到2020年,生物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之一。


在这个大背景下,天津开发区生物医药产业也制定下自己的五年目标:2020年实现产值1000亿元。


天津开发区批准建立于1984年12月,至今已有30余年历史。目前,开发区内存活时间最久的生物医药企业——天津哈娜好医材有限公司已成立29年,并在2012年完成资本重组,投资总额为1554万美元。


“现在很多生物医药企业发展壮大起来了,可刚开始的时候企业规模都很小,当时开发区的医药企业只是做一些保健品或医疗器械,以出口为主。”王泳江回忆称,直到1994年诺和诺德的加入。诺和诺德总部位于丹麦,其在用于糖尿病治疗的胰岛素开发和生产方面居世界领先地位。


“应该说在一些节点上,开发区对诺和诺德在华的发展提供了协助。”王泳江解释说,“因为那时外资药企进入中国市场面临诸多限制,比如生产许可证的审批、产品定价和医保申请等,各个环节、各种理由都有可能把它挡在门外。为此,我们开发区做了许多工作。”


付出终会有回报。据天津电视台报道,自诺和诺德落户天津开发区以来,截至2014年5月,其已六次增资扩产,投资总额从最初的1700万美元增加到了6.4亿美元。


天津开发区每年新增的投资中,大约有80%来自现有企业的增资,生物医药产业也是如此。“增资的过程是企业基于对产品市场以及未来销售预期做出的整体判断,在这个前提下,开发区的环境和服务能够让企业感到满意,所以当他们再次投资时,大多数没有选择去别的地方,而是在这里直接增资。开发区的服务在这个环节有着不起眼但却至关重要的作用。”王泳江说。


在老企业的增资和新企业的投资下,2010年前后,天津开发区生物医药产业逐渐形成规模且产值过百亿。“这是长期积累的成果。当时,诺和诺德、葛兰素史克、施维雅等厂区已经建成多年,产能也已稳定下来。”王泳江表示,生物医药产业的建设周期相对较长,在项目建成后,要经历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等一系列认证,“通常情况下,从企业开始跟我们谈、租厂房或建厂,再到正式达产,需要5年时间,这之后,便可稳定增长。”


同样的道理,对于与1000亿元产值目标之间的790亿元差距,“包括修正药业、诺和诺德、金耀集团、瑞奇外科等,现在有相当一部分生物医药企业的新项目正在建设或刚经过前期准备进入试产阶段,预计5年内,这些企业可以爆发几百亿元的产值。”王泳江表示,“这些项目都是抓在手里的,只不过需要时间变成实实在在的产值。”


下一步需要做的是,“不仅把服务做好,使企业的产值承诺最终兑现,还要去抓大项目、好项目。我们相信,千亿产值不是遥不可及的目标。”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