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社论:停止滥用抗生素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近日发布首份中国抗生素使用量和排放量清单,为控制抗生素的滥用、环境抗生素污染,提供了可靠的数据和理论支持。

1.jpg

这项历时10年的研究表明:这项历时10年的研究表明:在人口较密集的中国东部,大江大河流域抗生素环境浓度普遍偏高,且排放量密度是西部流域的6倍以上,有的比西方国家的标准水平高出十倍以上;而广东珠江流域的抗生素排放密度为全国最高。


研究报告还披露,2013年中国抗生素总使用量约为16.2万吨,其中人用抗生素占到总量的48%。确实,中国医生开出了比外国医生更多的抗生素。中国医生常常出于谨慎考虑、患者的压力驱使等因素而开具抗生素处方,一些比较小的医疗机构受技术能力限制,也比较倾向支持医生多使用抗生素,以此防范医疗风险。此外,出了医院,在许多中小城市及更低层级的乡镇,抗生素可以堂而皇之地在药店零售,这是助长中国抗生素滥用的另一重要原因。


但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畜牧养殖业使用的抗生素比医疗卫生系统使用的抗生素数量要高出一大截。畜牧养殖业为降低成本、简化程序、追逐利润而大量使用抗生素,且因其行为不直接涉及人体,监管措施常常形同虚设。这些进入动物体的抗生素一部分残留在体内,一部分排出动物体,进入自然界。残留在动物体内的,被人们食用以后,可能产生蓄积;进入自然界的,有些半衰期很长,可能通过饮水或者其他途径被人体再度吸收,会给人体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干扰人体微生物环境的稳定。


抗生素滥用对个体的影响还不是主要的,其可能的严重后果将由整个人类来承担。在自然界,抗生素可以杀灭细菌,细菌当然会“想法”逃避被消灭的命运,它们可以采取变形、增加保护层、分泌对抗物质等形式周旋;自然界的抗生素多了,就给了细菌们更多的“练兵”机会,它们会变异逃遁,再把自己的本领遗传给后代。潜在的危险在于,当人体被已经变异的细菌的“重子重孙”感染时,已有的抗生素可能再无用武之地,人体就危险了。


任凭抗生素滥用和广泛污染,超级细菌的出现应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一言以蔽之,要重塑抗生素使用的“生态环境”。作为人均抗生素使用量最大的国家,中国应向先进国家和地区学习,将抗生素的人均使用量降低到合理水平。重要的是,要建立起完整的抗生素环境检测体系,特别应对畜牧养殖行业加大整治规范力度,让那些滥用抗生素的人无利可图。另外,也有必要对事态的可能发展做出研判预警,建立对超级细菌及时发现和控制传播的机制。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